第一百七十四 地阴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帝都使者对白灵进行探测之后,发现他的探测对白灵毫无作用。

    他是正宗的七级霸师后期,丹田之内的那道巨闸也是指可破。只要破闸成功,他便可以升为霸宗了。

    纵使他如此实力,却不能探测出白灵的深浅。他觉得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

    另一个让他感到难为想像的事是,他听王后亲口向他汇报说,郑潜自爆,虽然死里逃生,但离死应该也不远了,任谁都没有办法救他回来。

    但现在看郑潜,活蹦乱跳的,健康的很,浑上下没一处破损,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要死的人。

    王后的脸色难看之极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她看到了郑潜的体竟然恢复如初。

    她是亲眼看到了郑潜吞食霸核之后自爆的。

    凝缩了那么多霸气的霸核被他吞了下去,并且产生了爆炸,怎么可能还没有炸死郑潜?

    现在看郑潜的样子,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壮实了一些,虽然王后探测之后知道郑潜的三级霸师的水平并没有变,但是不知为什么,王后感觉到了种很危险的感觉。

    这种感觉完全来自于女的直觉,并没有什么确切的根据。但王后相信她的直觉,她的直觉通常是可以救她的命的。而且,今天郑潜的边,更有一个她半点深浅都看不清的绝色少女。

    这个少女虽然看上去很清纯,但王后知道她比郑潜更危险。

    有了这样两层风险,王后的脚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着,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千凤楼里挪;她挪动脚步的动作做的很慢,不易察觉。

    “今天这么闹,你干吗想走呢?大家一起闹一下不好吗?”白灵说道。

    虽然王后的脚步挪动的非常慢,但是还是没有逃过白灵的眼睛。

    白灵笑看着脸色又变的难看了一分的王后。

    “你是什么人?”帝都使者向白灵的问道。

    “我是什么人没有关系。你只要知道他是什么人就行了。”白灵笑答,用手一指郑潜。

    “他?一个小丑而已,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使者早也探测过郑潜,知道郑潜不过是一个三级霸师而已。

    临冬城的三级霸师虽然不多,但不能和帝都相比。

    在帝都,一个三级霸师,仅相当于临冬城的霸者,只能说是刚入门槛,一般场合,根本都没有说话的资格。

    “他说一只手就能捏死你呢。”白灵朝着郑潜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他那手已经不是他的了。”郑潜依次将虎氏三兄弟扶到了墙角坐下之后,站起形,抬眼看着高高居上的使者和千凤楼的一群人。

    郑潜走到了街面,看着脸上露出不屑之色的帝都使者。

    “公主和虎王就是你抢的?”郑潜初来,还不知道这位是不是帝都使者。但看千凤楼对他的态度,应该没有错了。不过还是先确认一下的好。

    “是又怎样?”使者见到郑潜的不敬之色,心里起了很大的反感。他现在正在盘算着,怎么拖时间,以等到“天陨冒险团”赶来,他就处于绝对地优势地位了。

    “是嘛?不怎么样。只是你可能来得了临冬城,却回不了帝都了。”郑潜捏着拳头,周的霸气已经缭绕了起来。

    “公子,这位使者可是七级霸师,你行不行?”白灵问道。

    郑潜没有答,只是拳头捏的更紧了一点,看着使者的眼神更加深沉了些。

    白灵很清楚郑潜对虎妞的分不是一般的深,虽然现在表面上看郑潜没有什么不对劲。但是百灵知道,此时郑潜的心里早就烈焰滔天了。

    “公子,要不要我先把他弄残了,后面你再来出气?”白灵提议道。

    高居于千凤楼门楣之前的使者,听到白灵的口气竟然如此之大,似乎他只是这个小姑娘手中后个玩物似的,不仅勃然大怒。

    还没有等到郑潜答口,使者已经大笑起来,“把我弄残,我看临冬城这样的人还没有出生。”

    “以前就有,只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白灵向着使者一笑道。

    她对这个使者的无知报以很深的同。看来这个帝都来的人对临冬城根本一点都不了解。

    就是现在,正有几道蛮横的气息正关注着这里。看来王后想着不惊动的人,其实早在帝都使者领着雪狼营攻打虎贲团的时候,就已经被惊动了。

    虎氏三兄弟在虎门只算得是资质一般,但是虎贲团里有一个倍受虎门器重的虎良。

    能让深藏于虎门之内的老家伙们出来的人, 非虎良莫属。

    郑潜和百灵回临冬城时,先回了一趟虎贲团。

    在虎贲团里找到虎良时,才知道三兄弟为了夺人,单枪匹马来闯千凤楼。

    郑潜深知三兄弟根本就不可能是千凤楼的对手,急急赶来时,正遇着虎氏三兄弟处于生死一线的时候。如果再迟来一步,可能见到的只是三兄弟的骸骨了。

    “你们,所有的人,今天只有一条路可能走。”郑潜向着使者冷冷的说道。

    “什么路?”使者对白灵心存忌惮,但对三级霸师的郑潜,是一点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的。

    “死!”郑潜嘴里蹦出来一个很重的单音。

    “呵呵,哈哈哈哈……”使者狂笑,“就凭你?”

    使者这阵狂笑是气极反笑,不说在临冬城,也不说在帝都,就是在蛇族,也没有人敢放出这么大的话。他的背景,别说只是一个三级霸师,就是七级霸师也不够一看的。

    虽然说郑潜的上有点古怪,偶尔的能展现一下神迹,但是那毕竟不是常态。只要没有神迹相帮,郑潜三级霸师的实力,就只能是一个任他宰割的牛羊。

    神迹,对于一个蛇族来说,并不具备很强的威慑力。

    蛇族更感兴趣的是产生神迹的根源,而不是神迹本。所以,郑潜对于蛇族来说, 说是神使,倒不如说是一个非常珍贵的实验体来的更加确切一些。

    正是因为如此,帝都使者才会对郑潜的三级霸师的实力不屑一顾。

    如果他这次能生擒郑潜,但又是大功一件了。不过……

    使者看了看笑着的白灵。

    这个小丫头看来相当棘手。

    “对,就凭我!”郑潜说话的同时,人已经忽然从街面上消失,晃眼之间,郑潜的人已经到了帝都使者的面前,双掌用的正是“双雷贯耳”,一左一右的向着使者的耳门拍到。

    郑潜的手掌上透着了一股森冷的凉气,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手。未接触到帝都使者的耳门之时,那股森冷的凉气就已经让帝都使者感觉到了一阵心惊。

    这种况他没有见过。

    郑潜的双手拍过来之时,帝都使者为了表示他对郑潜的不屑,准备用包裹着体的霸气硬扛郑潜的一拍的。但那森冷凉气透过他的白色霸气,凉嗖嗖的刮到他的耳边,像是三九天里的起了阵寒风,让他的耳朵甚至都有了点生痛的感觉。

    帝都使者头侧了侧,但却不愿意放弃他对郑潜的不屑,稍一犹豫之下,郑潜的双掌已经拍到,正是他的脸颊的位置。

    “啪啪”两声闷响。

    郑潜的双掌拍在帝都使者的包裹着脸的白色霸气上。白色霸气起了一阵波纹。

    帝都使者不仅心里一喜,虽然那层凉气让他心生警觉,但是三级霸师的实力是摆在那儿的。看来他还是多心了。他的这层七级霸师的霸气,看来郑潜的是拍不破的。

    帝都使者的脸上露出了一阵喜色。

    郑潜的手接触到帝都使者霸气时,确实感觉到了一层很大反弹之力传来,要将他的一拍之力弹开。

    但是现在的郑潜的双掌是很多层的地龙甲组成的,坚固程度非同小可。而且地龙甲能称之为天珍,也不可能只有坚固一个属,那层寒之气,就是地龙甲的另一个属

    地龙因为寒,平时也都是呆在地里,只有受到刺激才会狂大。

    因为地龙长期处于寒之中,最外层的甲壳自然可以吸收很多寒的地气,而这些寒的地气,积月累,在地龙的甲壳上就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极寒之气,地气。

    这种地气最大的效果,是可以透过霸气防御,直攻体内。具体能透过的地气有多少,需要看对方的霸气的质地而定。

    比如说现在的七级霸师的帝都使者,他的白色霸气比王后的霸气就要纯粹一些,因此能攻到他体内的地气相对的就要少一点。

    而地气的攻击,却是不可察觉的。特别是对于同属一个层级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所以当帝都使者自认为自己扛过了郑潜的一拍之后,轻忽忽的一掌已经随之印到了郑潜的前,想将郑潜打飞出去。

    但是他很惊奇的发现,印到郑潜前的这一掌上的霸气,竟然不能透过郑潜的皮肤,透入到郑潜的体内去。仿佛郑潜的皮肤就像一块钱板似的。

    “你这体是怎么回事?”帝都使者一惊,飘闪开。

    郑潜一拍之后,并没有继续再紧跟着攻击过去,而是冷冷的看着飘开的帝都使者的上。

    郑潜从地龙甲重组体以来,也是第一次用这副体打架。刚刚的那一拍,他是带着一种试探质的,并没有出全力。

    不过那一拍之下,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了手掌上蕴含着的一层地气透体而入,攻到了帝都使者的体内去了。他不跟着攻击的原因,是想看看这个地气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他对这副体还不是很熟悉,在战斗之中挖掘体的潜能,是最好的方式了。机灵如郑潜,自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所以,现在他将这位帝都使者,当作是一个实验品了。

    帝都使者见郑潜并没有攻来,以为郑潜是被他的七级霸师的实力所震,不敢轻举妄动。正要说几句饥笑的话,但是却陡然感觉到浑没有来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这个哆嗦的感觉就像是寒天腊月间,一个人没穿衣服站在雪地里的感觉是一样的。

    “这是……”帝都使者有些惊愕了。

    更多寒冷的感觉从他的心底透了上来,这层层冷的气息,让他体抖动的更加厉害。他的牙关也不住的格格乱响起来。

    帝都使者虽然想极力的控制住这种颤抖,但是他却完全没有这个能力。

    帝都使者体的自发动作,让他在郑潜的面前抖个不停。

    千凤楼的众女的眼神里透出了满满的惊诧。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