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失踪人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郑潜让大白找一处无人角落里,落了下来。00ks.com(_泡&)他拍拍大白的颈。

    “大白,你这翅膀这么大,能不能收起来?”

    大白立即将翅膀往自己的体上一收,郑潜眼见着那双巨大的翅膀渐渐的融入到大白的体里。

    “跟虎妞的翅膀是一样的。真方便。”郑潜如此想着时,念及虎妞安危, 心下不又是一阵黯然。

    从九格迷宫和虎妞分别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能寻到关于虎妞的蛛丝马迹。使得郑潜对蛇族的仇恨加。但却一直没能找到一个好的突破口将心里的这份愤懑之发泄掉。

    都说人是容易遗忘的动物,其实这只是一个欺己欺人的借口罢了。能遗忘就不会有记忆,而记忆是可以尘封的。尘封不代表遗忘。会在某个特定的时点,因为某个特定的人或者物,将那份记忆唤醒。

    如果像郑潜这样,时时掂记着的仇恨找不到一个好的发泄口,那么这份仇恨也会发酵壮大,如果没有理智的压制,会变成疯狂。

    大凡触及虎妞的事,在郑潜这里几乎没有可商量的余地,只有一个字可以舒缓他压在心底的仇恨:杀!

    但杀谁呢?

    蛇族和王后就如凭空消失一样,能寻得的一点线索只有吉祥茶庄的那头八歧吞天蟒。不说八歧吞天蟒是蛇族的老祖,就是七绝生杀阵,都不是现在的郑潜一个三级霸师能破能杀的。

    无人可杀,是令人十分痛苦的一件事。

    当血漫过临冬城的大街小巷里,鲜艳的颜色触发了郑潜杀手的本。虽然他现在不至于滥杀无辜,可以却已经有抑制不住的杀人的冲动,从心里一阵一阵的涌了上来。

    当然,理智还是不断的提醒他,不要杀自己杀不了的人。顾及成本,这也是郑潜的一项本能。

    郑潜看着大白收好了翅膀,让它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郑潜徒步行走着,他想看看现在的临冬城到底乱到了什么地步,又是因为什么而这么纷乱不已。

    从他的边不时传来喝斗之声,那些正处于格斗中的人,对于乞丐一样的郑潜毫无防范。

    临冬城这些天的乞丐陡增,家破人亡者,家徒四壁者,遍布于临冬城的大街小巷。

    这一切的根源,都是跟现在没事人一样逛着街的郑潜有关。而这个罪魁祸首,也一点自觉没有。看别人斗的你死我活,手都不伸一把。只顾着躲一下再躲一下让过飞过来的乱刀乱枪,然后继续走他的路。

    越往前走,参加械斗的人就越多。把巷道占据的满满的。再也没有空隙能让郑潜从容的前行。

    叮叮当当之声中,郑潜立住形。大喊一声。

    “住手!”

    三级霸师带着霸气的大喊是很有威慑力的,更何况这又是郑潜憋着劲的全力一喊。参加械斗的两帮人马,仿佛被谁点了,保持着既定的姿势,整齐的于郑潜大喊的那一刻,急停了下来。被郑潜喊停的这条街巷里一时变的诡异非常,没有一点声息,仿佛是一个蜡像的展览馆。

    这诡异的场景将郑潜也吓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郑潜也不过刚刚冲破了气海闸门,对三级霸师能产生多大的危害毫无所知。想着要跨出去的脚,却像是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

    稍过片刻,仿佛道被解,械斗双方才恢复过来,继续完刚才没有完成的动作,一阵叮当乱响之后,才收起刀枪,纷纷看站在巷口的郑潜。

    “你妈的,找死啊?”

    “找死啊,你妈的。”

    两方代表的骂人水平,让郑潜狠狠的鄙视了一把,用脚指头想出来的粗话也比这个强。

    “你们打架怎么也没人管管?”

    “你想管?”

    “我倒不是想管,我只是想问问,临冬城怎么变成这样了?”

    “一个乞丐,不用管他,我们继续杀我们的。”

    “嗯。说的有道理,刚你那招,叫什么来着?来,继续用你那一招攻我。老子不信接不下。”

    众人又叮叮当当的打在一处。

    郑潜被直接无视了。

    卧槽!

    郑潜有点冒火夹杂着冒汗。

    他没跨出去的脚,这时反倒跨了出去,前面正有一对连霸者都没有突破的彪形大汉在互砍,上跳下窜的不亦乐乎。他们手中各自拿了一柄钢刀,看得出只是普通的马路货。

    郑潜信步上去,一手接下从上砍下来的钢刀,一脚踢飞横扫下三盘的汉子,手掌稍使力,“嘣”的一声,另一位留在郑潜边的汉子,他手上拿着的钢刀只剩下了半截。

    汉子眼瞪的很大,看看自己手里的半截钢刀,再看看郑潜拿在手上的半截,见了鬼似的往后大退几步。

    “你是什么人?”大汉一声断喝。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问题。老实回答就能少受点苦。”郑潜甩掉手中的半截钢刀。

    “你敢插手我们王家的事?”

    “王家?没听说过。”

    对答之间,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他们纷纷看着被一个乞丐到一边的大汉。在形体上和视觉上,那位大汉占有着绝对的优势。但是看大汉满脸的慌张之色和不断从脸上爬下来的大颗汗滴,实在不像是占了上风的样子。

    双方停住了相互的厮杀,各自归于本营。巷道里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群人,执着兵器,向着郑潜围来。

    先前的两位代表走了出来。到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这个乞丐只是用了一声喊就震住了两边的人马。心下才暗生警惕。反应神经迟顿的有些可怕。

    两位向郑潜一前一后的抱了一下拳。

    “请问大侠,是帮哪边的。”

    二人异口同声,存的心思也是一样的。

    “帮……帮哪边啊。这要看你们谁先回答我的问题了。”

    “大侠尽管问。”

    二人眼里放光了。

    “你们是谁,为什么这里打架?”

    “我们是城东王家。”

    “我们是城东李家。”

    “王家人掳走我们的人。”

    “李家人抢走我们的人。”

    二人都抢着说,话音搅在一起。

    “等等。一个一个说。你,先说。”郑潜指了一下王家的代表。

    “事是这样的。我王家人原本和李家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今年以来,我王家持续有人口失踪。我王家一向和气生财,只做些本份生意,平素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要说谁会干出这种事,就只有作为竞争对手的李家了。”

    王家代表如此说着的时候,满脸的愤恨之色,看形说的不是假话。

    而李家代表却一副受了冤枉的样子,满脸憋的通红,眼睛里凶光乱闪。

    “你放!”

    “你李家敢做就不要不敢承认。不然我王家几十口人精壮青年难道还能被蛇吃了不成?”

    郑潜心里一动。

    “现在,到你说了。你说说是怎么回事。”郑潜让憋的难受的李家代表说话。看他那样,再稍稍憋一下,就会憋成肝硬化。

    “王家这完全是血口喷人,我李家怎么可能会干出这种事?倒是我李家不断的有人失踪。被王家倒先倒打一耙。在城东和我李家有仇的,除了王家没有别人。我李家跟你王家不共戴天!”

    二人说着话就开始眼睛红起来,一番话也说得两家的人各各都血气上涌。纷纷亮家伙要战到一处。

    “住手!”

    两家代表顿了一下,方才没有立即动手。但这场仇怨,看来无论如何必须要用血来偿还。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

    “也就是近几个月的事。”

    “我们家族的人也是近几个月才开始失踪的。”

    “失踪的人当中,有没有老少妇孺?”

    “没有,全是精壮劳力。”

    “都是本族青壮年。”

    “看来,临冬城,果然是要变天了!”郑潜脸色下来了。他已经看到了一些事的真相。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