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混乱的临冬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被你害死了。00ks.com”郑潜看况躲是躲不下去了,只好从土坑里爬起来,站起了子。

    大白知道它做错了事,将头缩了回去,有点委屈的看着郑潜。

    没便宜可捡了。郑潜心里哀号了一声。

    “两位跑这深山老林里锻炼来了啊。”郑潜干笑着,没有一点水份。

    恨天和李鑫同时看到了郑潜,又同时脸色变了变。

    神使。正是他俩此行的目的。

    只是没想到两人冤家路窄,在这里对上。而李鑫对于千凤楼的人,向来是杀无赦的。

    郑潜的失踪,使临冬城乱了。五大庆过后,既然还不能见到神使露面,民意汹涌。

    王室在处理郑潜这件事上,先前做的是很漂亮的,成功的化解了民意对于王室的不信任,也成功的让人们将王室追杀神使这件大错淡忘。

    但这中间还缺少一个重要的条件,即是尽快的寻找到郑潜。

    可发动了雪狼营和虎贲团两大军团,搜遍了临冬城的周边,并且沿着横断山脉一直向着更远的王室九州六十县里寻去,传来的消息也没有一件是让王室感到心安的。

    国王立即又令谕统领营加派人手寻找,他渐高涨的民意呼声里,他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如果再找不着郑潜,恐怕会引起民变。

    神使这个职位过于紧要。而霸神锤展示出来的神迹更加重了临冬城居民对于神的狂。在民间,纷纷以家族为单位,或者以几个家族联盟的形式,组成了以神迹为图腾的社团。

    这种对于神的狂之风,甚至吹到王室的成员内部。也吹到了统领营的低级军官之间。

    民间不知道神使为什么没有出现的原因,便纷纷出现了各种版本的谣传,而有的谣传,矛头直指王室的无能。

    这样的谣传从民间流传甚广之后,也流入到了军营。

    雪狼营作为段氏的直系军团,对于王室的忠心不许他们有太多的私心,相对这种谣传对于他们的冲击力要小一些。但是虎贲团和另外的非段氏直系的半职业军士,对于这样那样的谣传,也出现了将信将疑的态度。

    这种态度在军营里不断扩散,大有军心不稳的势头。

    国王因此只能诏告临冬城民,神使因为仙功修练正值紧要关头,所以现的时间还要再向后拖一拖。却加紧了对郑潜的搜寻。整个统领营将士,几乎倾巢而出。

    一拔一拔的将士的出城,在临冬城里引起了更大的恐慌。

    临冬城和平了很多年,从来没有一次派出过如此多的军力。更多的谣传以更加迅捷的速度和更大的威势,淹没了临冬城。甚至有一说,这些统领大营的将士是被派去擒拿神使的。毕竟,郑潜受到雪狼营的攻击,在临冬城里是众所周知的事

    这种谣传的威力是非常巨大的,各大小家族组成的社团,为了自保和表达对神的虔诚,纷纷私自从外地购进了兵器。

    这在以前是临冬城绝对止的。

    民不可藏兵这是格林大帝一统临冬城时就定下的法条。格林帝国经过这么多年的统治,宠大的官僚体系也逐渐的和民间脱离,也结下了不少的民怨。在发生了几次暴乱之后,帝国中心决定从各附属国内彻底抽回派驻的官员,使各附属国实行自治。

    临冬城王室也正是借这个机会发展壮大起来的。

    几代王室的呕心呖血,才取得了今临冬城段氏的成果,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郑家余孤,就几乎要将这几代王室建立起来的民间威信毁于一旦。

    而这些况,从石头山上刚回来的郑潜半点都不知道。他对临冬城的印象,还停留在被雪狼营追杀将死时的状态中。现在见到吉祥茶庄和千凤楼的两位高手同时对他变了脸色,还以为他俩要联手对敌。

    郑潜心正盘算着要怎么脱时,却见恨天和李鑫同时朝他疾奔而来。

    “不行啊。得跑,同时应付两个三级霸师,恐怕实力不够。大白,跑啦。”

    大白听闻郑潜呼唤,从土坑中一跃而起,一双白色巨翅一展,郑潜纵上去。大白便疾冲而起,冲上了暗夜森林的上空。

    恨天和李鑫看着拖着晶亮光尾的大白在他俩的眼中变成一个小白点。恨天朝李鑫冷冷的看了一眼。

    “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李鑫抱着他的黑色大刀,没有应声。但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我不知道你和千凤楼有什么仇怨,但既见神使,我们还是大事为要。如果你要打,我恨天也一定奉陪。”

    李鑫在恨天说话之间,却保持着抱着他的黑色大刀的姿势,沿着大白行进的轨迹飘一般的出去了。

    “一点礼貌都没有。”恨天恨声的说了一声。

    前面的李鑫顿住体,却没有回头。

    恨天凝神以对,有龙渊剑在手,又同是三级霸师,他也没有惧怕谁的意思。

    李鑫默默的站直着,刀柄和刀鞘轻微的交击之声响了赶快来。仿佛大刀在刀鞘里跳着舞一般。

    恨天也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失言。但却不会为这句失言道谦。

    刀柄与刀鞘交击之声忽然戛然而止。

    李鑫顿住的形又向前飘了去。依旧留给恨天的只是一个黑色的背影。

    “怪人!”恨天解下了自己的酒壶,拔开塞在上面的塞子,仰脖猛的灌了一大口。

    喝完酒,恨天却继续将酒壶里的酒倒在自己的仰起的脸上,头发上,像洗淋浴一般的,让酒将他的上半完全湿透了才停手。

    摇了摇酒壶,还剩下最后一口酒,他将这酒倒进了自己的嘴里,很大声的将这口酒吞了下去。

    用手抹了一把满脸的酒,他露出了一丝苦笑。再一甩头,将酒滴甩的四散之后,便飞也似的朝临冬城奔去了。

    飞到半空的郑潜很满意的抚摸着大白的颈脖。这几乎是他无意中养成的习惯了。

    让他和两个三级霸师打,那不是开玩笑吗?

    只不过为了得到两把神兵利器而已,不值得那么拼命。郑潜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拼命的。

    “大白,走,我们去虎贲团看看,也不知公主怎么样了。我觉得段魂那小子虽然不像是什么好人,但也不太像说话不算话的人。”

    大白扇了扇翅膀,朝临冬城飞去。

    现在的临冬城内,几乎乱成了一团。

    因为郑潜的消失,大部分兵力都被抽调出去寻找他。而各社团暗中购制了后器之后,在没有绝对的兵力压制下,一些社团之间已经发生了群斗。

    群斗由小规模,迅速的升级为大规模战斗。社团根据各自的亲疏,加入了不同的阵营。一些小社团为了不被殃及,纷纷的抱团,组成联盟。于是临冬城里大小势力林立,城内械斗事件时有发生。

    这一切都被国王看在眼里。他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是任由这些社团乱斗,放任自流。只是派了一个信使去格林帝国中心,将临冬城的现状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同时,素来行事神秘和低调的千凤楼,也不知为何开始找起了吉祥茶桩的麻烦。

    郑潜正是在临冬城处处烽火的时候回来的。

    看着他离去没有多少时的临冬城,现在却几乎变成处处焦土地的模样,郑潜实实在在的吃了一惊。

    他让大白超低空飞行,朝着街巷里正在进行的一场械斗飞去。

    这场械斗的双方是两个规模比较大的社团,人数也密密麻麻的布满几条街,刀枪相撞的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街巷里此起彼伏的呼喝之声不断,更有不少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