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同样的选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在王城地底漆黑的地下通道里,郑潜喘着粗气搂着已经浑发软的娜塔公主。因为火把的熄灭,两人已经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完全凭手感和触觉来判断各自体零件所在的位置。

    公主的脸上散着高温,很容易就能感觉到。郑潜迎着一股股的浪,慢慢将自己的嘴唇向着公主发干的嘴唇压去。这个动作完全凭的只是一种本能,他看不到公主的嘴唇在哪,但他知道,那个微张着的,吐气如兰的地方,正是公主焦渴的樱唇。

    郑潜的手也没有闲着,一只胳膊承受着公主体的重重,另一只手掌里温软暖玉,郑潜只觉得一阵一阵的血流大力的撞击着自己的心脏,一种饥渴的感觉升上了他的心头,让他的呼吸变的更加粗重。

    “我要杀了你……”公主软软的声音响起来,却被一双厚实的嘴唇很粗暴的堵住。这是公主与异的第一次体验,已经软下去的体,因为郑潜的这一压,又忽然变得僵硬无比,直直的像躺在郑潜臂弯里的一根木头,任由着郑潜的嘴和手在自己的脸上和上到处游走着。

    公主的部以下很平滑,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所谓的凹凸有致,大约形容的便这是这样的体。

    触觉的柔软刺激着郑潜的手指和手掌上的每一道神经,他感觉到血流冲向自己的脑际,让他本就因体力不支而显得疲累的思维变的更加混乱。

    这个时候,他唯有一个想法,便是遵循自己的原始**,他的兽开始大发。已经伸进了公主内衣里的手,忽然很狂乱的撕扯着公主的上衣,边撕着衣服,他的搓揉动作却并没有被中断,撕扯和搓揉两个动作浑然一体,已臻化境。

    如果现在火把依然燃着,会看见郑潜的眼白处,已经爬满了血丝。

    郑潜的嘴唇压着公主的焦渴的双唇,舌尖不停的顶撞着公主紧咬的牙关。现在的公主虽然意乱迷,但是还有一丝理在提醒着她需要抵抗郑潜粗野的攻击,她的牙关在郑潜舌尖的攻击下,咬的更紧了。

    而郑潜的舌尖在数攻不下之际,更触发了他的狂野和凶蛮,他变压为咬,大口的啃着公主的嘴唇,舌尖与嘴相互配合着,仿佛向公主的牙关发起了冲攻。在郑潜猛烈的攻势之下,公主的紧咬的牙关终于被郑潜的舌尖撬开,郑潜如愿以偿的将自己的舌尖伸到了公主的口腔内,搅动着公主的舌头,贪婪而野蛮的吸着。

    被郑潜攻破了防线,公主的体愈加的坚硬。她几乎感到自己的呼吸已经变的极为困难,紧张,兴奋,恐惧,各种绪参杂在一起,将公主的心搅的如一团乱麻。如此境之下,做为一个少女,她只能毫无抵抗的迎接着郑潜急风骤雨式的抚和亲吻。

    这是她人生的第一次。公主忽然觉得一种心慌从自己的心底升起。而从这心慌之中,还有一种莫名的悲凉。公主时断时续的发着单音节的“唔……唔……”声,一串清凉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滚落了下来。

    郑潜狂野的动作,遇到公主清凉的眼泪时,仿佛像一盆冷水浇在了他的头上,让他顿时清醒了不少。这一串清凉的眼泪让他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下来,像是被某种法术定格了一样。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在郑潜的脸上。不是公主,是郑潜自己。

    公主被郑潜的这一记耳光惊醒,体也逐渐的恢复了一个霸者应有的柔韧。那记耳光的声音未落,公主也补上了一记耳光,并迅速从郑潜的臂弯里逃脱了出来。

    公主的衣服已被郑潜撕成条条缕缕,她将这个条条缕缕的衣服拢在一起,双手交叉护在前。

    一时,悲愤交集。她蹲了下去,在地上摸索着,一层淡淡的粉红色的光华开始在她的周流转。

    霸气,霸者的象征。公主要暴走了。

    郑潜无声的立在黑暗处。一任公主怎样的惩罚,他都会受。毕竟,是他侵犯了公主的体,也侵犯了公主一惯自持的权威。在刚刚,公主并不是作为公主,而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才会让他得逞。

    公主摸到了火把,火把边上,躺着她一直不离手的皮鞭。她拿起皮鞭,流转在周的粉红色光晕,顺着她的手,流到了皮鞭上。

    公主一手护着,另一手朝着郑潜的方向狠狠的挥出一鞭,而她的眼泪却在挥鞭的同时,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女人在任何时候都只是女人,无论她有多强,都改不了作为女人内质。现在的公主便是这样。

    皮鞭上传来的阻力证明着她这鞭已经抽到了郑潜的上。带着霸气的长鞭抽到人的体上,破坏效果比普通皮鞭强上数倍。但郑潜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公主那一鞭抽到的只是一团黑暗包裹着的虚空。

    “你这只流氓!”

    公主大概已经被气血冲顶,流氓都不论“个”,而论“只”了。

    郑潜依然默不吱声的立于暗处。公主不停的挥着她的长鞭,一鞭紧似一鞭,朝黑暗包裹着的郑潜不停的抽,眼泪不停的淌。

    现在的景完全是将刚才的景倒置。公主变成了急风暴雨,而郑潜却似处毫无抵抗之力。

    公主一个人发够了积在心里的怒气,丢开了皮鞭,便蹲在一旁,自己抹着眼泪。

    郑潜走到她的旁。

    公主能听到从他的上,有液体一滴一滴的清脆的滴落下来,敲击着地面,有一丝残余的液体又从地面溅起来,落到公主的脸上。

    “娜塔。”郑潜想说些什么。

    “不许叫我娜塔,你只是我的一只狗!你只是一狗,你给我滚,你这只不要脸的狗!”

    “公主,保重!”

    郑潜的脚步声有点蹒跚,一轻一重的声音落在公主的耳朵里,这声音仿佛透过了公主的双耳,敲到了公主的心里。她升出想喊住他的**,但是话到嘴边,又被她生生的咽了下去。

    走出了黑暗的通道,迎面一缕温馨的阳光照耀着郑潜。郑潜拿手在额头上遮了一下,刚从黑暗中出来,他还有点不太适应阳光的直

    沐浴在阳光里的郑潜,完全是一个血人。刚刚公主的带着霸气的皮鞭急抽,他没有动用一点霸气,单凭着自己的体硬扛。旧疤新伤混合在一起,正一缕一缕向下流着血。

    王城的地道出口,已经通到了城外,正对着王城后倚靠着的一片拖到天边的山脉。覆盖在山脉上的大片原始森林,像山峦穿着的一层厚厚的棉衣。

    郑潜迈步艰难的向原始森林里走去。他的记忆里,这些峰峦叠翠高耸入云的山峰总称叫横断山脉。因为它的奇、绝、险以及它的高度,就像横隔在天地之间的一面巨墙,由此而得名。这些覆盖在体上的森林也因为古木参天,终年难见阳光,而被命名为暗夜森林。

    横断山脉和暗夜森林的腹地,人迹罕至,郑潜现在既然是王国重犯,别无所去,只能向着暗夜森林的腹地里去了。

    走了一小段路之后,郑潜靠在一棵大树上,艰难的喘着气。他顺着树干让体滑坐到地上。

    “小鬼。你这是何苦呢?”霸神锤的话音里透着深深的同

    “呵,你不明白。”

    “我当然明白了。你以为我这么多年都白活了?”

    “老霸,她和小曼很像。没想到,同样的事,两世为人,我还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其实这你样做,不单是害了你一个人,而且也害了公主。虽然她可以因为气愤和尊严而不得不放你走,但是你想过以后她会怎么样?”

    “不管以后了。她是公主,不管过怎样的生活,都会比跟着一个重犯要好的多。她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

    霸神锤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