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格林帝国的希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高英杰对找到索头,原本是不抱有什么希望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是,从他登上旗舰的时候起,那个令他讨厌的感觉就一直沒有再出现过,而索头也被他顺利的找到了。

    分解索头是必须要习得高家独创的结索之法才能得以实施,高家是望海城的王族,世代与大海为伴,结索之法的产生也是为了应对出现的特别的况。而普通的况,铁索连环这个方法足以应对了。所以,这个结索之法是高家的不传之秘,现在高英杰要传给楼无心,是犯了家规的。

    高英杰当然也知道有违家规,但是现在事态紧急,而且要解开索头,必须要求解索之人有一定的实力。放眼整个舰队,能和他一起干这件事的,除了高英杰,几乎就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

    楼无心也大致猜到这样的结索之法,是高家很珍贵的一个技能,现在高英杰要传给他,肯定是冒着一定的风险的。只不过现在的势有些紧急,他也顾不得去赶高英杰这个,一切以解决眼前的危难为重。

    楼无心本的底子就很好,学习能力自然是不在话下。高英杰带着楼无心绕着旗舰走了一大圈,在层层叠叠的铁索之中,手把手的教楼无心怎么识别索头的位置所在。如此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楼无心对高家的这个结索之法也大致有了个了解。

    “楼大人果然是天纵奇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掌握到我高家结索之法的要领,很是难能可贵。”高英杰赞道。

    楼无心一抱拳,“是高大人教的好。”

    “呵呵,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相互吹捧了。现在既然你已经习得我高家的结索之法,那么现在我们就开始吧。”高英杰道。

    “可是,如果我们将旗舰的索头解开,别的楼船怎么办?”楼无心问。

    高英杰脸色一整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大海上讨生活的人,就像战士一定会战死沙场一样,我们都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觉悟了。”

    楼无心立即明白了高英杰这是要打算要牺牲掉那些楼船來确保承平大帝的平安无事。承平大帝是帝国的希望所在,他倒帝国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沒有了,楼无心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让一次就牺牲掉那么多的水手,而且这些水手还是高家最精锐的船员,想來,高英杰此刻的心里一定是如刀割一般的疼痛吧。

    楼无心默叹了一声。在这东海之上,也就是一片战场啊。这里的每一个水手都是一位勇敢而杰出的战士。

    “难得高大人的这片心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不要浪费了那么多兄弟的牺牲。”

    高英杰很沉重的点了点头,如果抱有希望,他何尝愿意牺牲掉这些生死与共的兄弟。但时势人强,承平大帝的安危关系到一个帝国,他们这些人的命与整个格林帝国比较起來,就显的微不足道了。

    二人的上各罩着不同颜色的霸气,分头在旗舰之上寻找起索头來。

    一片冰雹的嘣嘣之声中,就见二人像是两盏急速夜行的发光体一样,分两个不同的方向绕着旗舰奔走了起來。

    如此又过了约两个时辰左右,当高英杰和楼无心再次会面的时候,二人都已经是满头大汗,上的光芒也一时黯淡下去了不少。高家的结索法,特别是要解开旗舰上的索头,很需要花费一些霸气。二人的实力在霸天大陆虽然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流高手,但是也架不住这么长久的耗费。

    二人各自都气喘吁吁,双手撑着膝盖。

    “我这边都解完了,你那边如何?”在解索头这事上,高英杰毕竟还是要高出楼无心一筹,稍事休息了会,他就缓过劲來了。

    “应该也完成了。”楼无心道。

    “好!现在就需要我们俩合力了,成败在此一举了。”

    楼无心点头,他知道高英杰所说的成败在此一举的意义是最后的一道高家结索之法的最后一道关口。

    因为整个铁索连环的索头最后都汇总到了旗舰之上,而这松开这些索头之后,并不能完全就将旗舰与各楼船隔开。这些索头之中,还有一个总索头,这个总索头是需要高英杰和楼无心二人合力,才能解得开的最后一关。只要解开了最后这一个总索头,才真正的将旗舰与各个楼船分隔开來。

    楼无心的心里其实还有着别的疑问,但是现在不是提问題的时候,先解开总索头,再看高英杰下一步怎么办吧。

    二人纵起了形,落到了旗舰最粗的一根桅杆之上,这根桅杆上绕着的一些铁索有些异于其他楼船之上铁索。其他船上的铁索大约有手臂粗细,而这根桅杆上的铁索则有木桶粗细,并且在一片凄风狂浪中,黑幽幽的闪着光。

    “寒铁?”楼无心一惊道。

    寒铁是很难得到的一种稀有材料,其坚硬和韧都非常好,楼无心自己掂量了一下,凭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弄断这么粗的寒铁所铸的铁索,难度不小。

    楼无心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高英杰:“高大人,这……”

    高英杰一笑道:“我们的实力沒有可能弄断这些铁索,我们要弄断的这根桅杆。”

    “可是,这桅杆……”楼无心还是有点犯难。

    楼船全部都是用铁树做成,尤以旗舰为最好的铁树,而旗舰之上的这些桅杆,则是铁树里最为精华的部分,其坚固和韧也就可想而知。如果是只是一般的铁树,楼无心自信还是有办法将它弄断,但这个桅杆却与平常的铁树不同,而是铁树中的精华部分组成,材质自然会是平常铁树的数倍不止。

    “所以,才需要我们二人合力。不过,要弄断这桅杆也是有讲究的。你看到桅杆中间的那个节点了沒有?”高英杰的手向下一指。

    楼无心顺着高英杰手指的方向看去,哪里看到什么节点,整个桅杆分明就是一个整体。楼无心疑惑的看了看高英杰。

    高英杰一笑,让楼无心再仔细的观察观察,脸上稍有得意色。

    楼无心再次的将目光投向了刚才看向的桅杆位置,这一次楼无心看的很仔细,虽然视线不是很好,但楼无心怎么说现在也是个霸宗,注意力集中这样的基本科目还是很容易做得到的。

    如此一看之下,楼无心赫然发现了在桅杆的中间位置,有着一道极浅极浅的印痕,这道印痕浅的很难察觉,放在平时如果不是专注的盯着这个地方看,是根本不可能会发现的。

    楼无心由衷的佩服起了高家的造船之术的高明。

    “动手吧。”高英杰道。

    二人早有默契,弹急下,挥掌直推,双手正按在了那道极浅的印痕之处。两人的手上都泛着光,两道光芒顺着他们的手一点点的透进了印痕里,远看时,就像是这根桅杆将二人手里的光华一点点的吸尽了一般。

    陡然,桅杆里发出了一声脆响,这声脆响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在桅杆的四周带起了一股劲风,将铺天盖地砸下來的冰雹都开去了很远,桅杆的四周倒成了一片净空。

    脆响声随之不断的响起來,高英杰和楼无心的脸色也变的苍白了起來,一看就知道二人快要到达极限了。

    脆响密集的连成了一片,声音中间的间隔已经合于一处,这些密集的脆响便汇成了一声轰然的巨响。桅杆也随着这声巨响从中间炸开,上端直向着天空激而去,像是一发从炮筒里面出來的炮弹,直沒进了黑沉沉的乌云之中。

    桅杆断裂的部分向上激的力量非常之大,这是合了高英杰和楼无心的全部霸气一击,其力道可想而知。捆绑于桅杆顶端上由寒铁铸成的铁索,被桅杆甩了下來,在天空无序的漫舞之后,再各自带着劲风之声向下砸來。

    寒铁的重量本就很可观,再加以这些铁索又是如此的粗大,砸下來的力道也就非常可观了。这些寒铁索的索头落到了围绕着旗舰的楼船之上,将这些本來就摇晃不止的楼船砸的东倒西歪。

    高英杰和楼无心二人霸气耗尽,也从空中直坠了下來,重重的摔在了旗舰的甲板之上,护的那些微弱霸气根本就挡不了这沉重的下坠之力,二人实打实的摔了个五脏移位。

    二人的嘴角都漫出了一些血丝。

    高英杰重重的一口将口里的血吐了出來,而楼无心则伸出了舌头,将自己嘴里的这些血丝了回去。一阵冰雹落下來,打在二人的上,二人却表现出一幅浑然不觉的样子。

    “成功了!”高英杰笑道。

    “成功了!”楼无心也笑着应道。

    旗舰上的响动早就已经惊动了其他的水手,这些水手们看到了旗舰的桅杆直冲进了天空之中的乌云里,脸上都显现出了一种庄严而肃穆的神色。

    这是宣判!

    旗舰的桅杆飞出去,对于他们这些水手而言,意味着的只有一个结局:死亡。

    奔忙着的水手们停了下來,向着消失的桅杆行注目礼,在这一片狂风暴雨夹着冰雹之中,水手们的肃穆,显的无比的悲壮。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