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就是不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 郑潜现在自是个什么况?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要打败凰。

    凰对郑潜已经没有脾气了,一个将死的人还这么臭,你还能拿他怎么办呢?

    “等你形俱灭的时候,再来说打倒我吧。”凰只能这样回答郑潜。

    虽然这句话里明显的有很大的语病,凰也不知道是被郑潜气着了还是怎么的,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郑潜都形神俱灭了,还怎么来说打倒你?

    郑潜的体还在那自已不停的凹凸着,凹凸的程度也越来越大,凹进去的立即就是一个坑,凸出来的立即就是一座峰,大有体随时就会承受不住这种暴突和拉扯的力道而爆体的倾向。

    凰看郑潜的况已经不需要再放更多的精力到他的上,便将注意力转到天域老人的上。

    天域老人是迷雾天域的主宰,而她是这霸天之域的主宰,现在在这天地异象之中悬空而立的是两个天域的主宰。也只有一方天域的主宰,才会让别的神级人物探知不到神识的波动。这才是郑潜一直找不到凰具体方位的原因。

    但是天域老人不同,天域老人同为主宰,所以他对一方天域有没有产生主宰便产生感应。准确说,这份感应是两个天域之间的感应,然后传导到到了各自天域主宰的神识里去罢了。

    凰现,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天域老人,眼神里透着一份狂和贪婪,冒着光。

    天域老人暗自一叹。

    “凰,这么多年没有见,想不到你的野心较之于以前变的更大了。”

    “是吗?看来整个神界,最了解我的人,还是你。既然你这么了解我,应该知道我下一步要做的事是什么吧?”

    “呵呵……”天域老人苦笑着。

    凰是他的一段很久远的过去,他们之间也曾有过那种两相悦,海誓山盟。但是那段岁月在天域老人整个的人生轨迹之中,显的如此的短暂。

    神界与凡界中的人,都有与被的权利。在神界,兴许可以说的会更加的纯粹一些。但是,这个字眼,同样就像智慧这个字眼一样,被神界的某些神利用,成为了限制人类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

    为了限制凡界实力的发展,在人类的天赋里,就被赋予了的本能。因为有,就不会将所有的精力都用以提升实力,全部的人类如果都只顾着提升实力,这对神界的统治是一种很大的威胁。

    与此同时,这个东西又是认真宇宙真理的一个必要的桥梁,但所有由人类升到神级的人物,都无一例外的接受了一种观念:想升神级,必须斩断仇,将一个**锻炼成一具行尸走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矛盾:在凡界有家,可以限制升到神级的数量;而所有想升到神级的人物却都必须舍弃。这就斩断了升到神级的人类认知真理桥梁。就是升到了神级,也不会对神界的原有秩序产生太大的冲击。

    最后只有处于神界顶端的一小群人,才知道与实力应该兼容,才能够更好的认知真理,因此他们的实力也永远的处于神界的顶端而不会发生改变。

    凰和天域老人都是神界很古老的原居民,对这个道理自然很清楚,因此天域老人与凰的这段恋,就显的更加的纯粹。

    天域老人的野心没有凰的大,凰的野心成了斩断这段甜蜜往事的一把利刃。

    凰所恨的是天域老人没有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而天域老人则对凰的所做所为报有着一份排斥。

    天域老人跟凰处了那么长的时间,现在凰想的是什么,接下来想做的是什么,他很清楚。但是他又实在不愿意这样想。

    “凰,收手吧。”天域老人劝道。

    “收手?当初,神界皇族将我打入到凡界的时候,我怎么没有见到你来跟我说收手?现在我成了霸天之域的主宰了,你却跑来跟我说收手?你不觉得这很好笑吗?”

    “如果你此时收手,还有回头的可能;如果你不收手,这一次的七星连珠,就可能会成为我们的永别。”

    “哈哈哈……永别?我看永别的是你吧!”

    凰一阵大笑,笑的花枝乱颤。天域老人苦着他的猪肝脸,黯然神伤。

    帝都四周的由神水激起的龙卷风,从不同的方位向着帝都卷来。包括天域老人和凰在内,都已经能感觉到一些劲风如刀一样的割在体上。

    霸天之域的主宰是凰,在帝都周围形成了一圈能量保护,也是凰弄出来的。龙卷风能这么轻易的突破帝都周围的那圈保护,看来是凰已经将帝都周围的能量保护圈撤掉了。

    这些龙卷风,和压向帝都的浓厚的云层连接着,每一道龙卷风的上面,云层也同步形成了数个偌大的风圈在转动着,场面显的十分的壮观。

    “千年帝都,你真的想让它毁于一旦?”天域老人问。

    “帝都千年,与我没有半点价值。只不过是因为这里有着霸天之域,我才会选择这个地方呆着。蛇族也好,格林大帝也好,这些凡界的生命体,于我不值一提。”

    “据说风姬已经成为了神级人物,这难道对你也不值一提?”

    “风姬?你是说被蛇族奉为先祖的那个巫师小丫头?她已经被我收到了霸天之域中。”

    天域老人此时已明白了凰选择这个时点显现形的原因了。

    凰这是要摊牌,而且是后路都已经做好的那种摊牌。难道她等的就是神水大成?

    凰在帝都的这片霸天之域里隐藏了太久的时间,这份隐忍的功夫非常人所能及,特别是凰的格不是很安静的那种。可见凰为了要报神界皇族的仇,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

    这个时点上选择了暴露份以及方位,看来凰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也就是说现在她出来,是不怕神界皇族对她有什么动作了。至于神界的别的神,相信以凰的本事,是不会在意的。

    凰唯一忌惮的是神界皇族。

    这么多年凰一直躲着没敢出来捣乱,相信是因为她自觉得没有和神界皇族抗衡的实力。当了霸天之域的主宰之后,也没有看到凰马上就采取什么行动,这也说明了她还需要借助些别的力量。

    现在唯一与往不同的,就是见艺思仙的茶水变成了神水。

    神水的完成有两个条件:见艺思仙的完美,远古七鼎的过渡。这两个条件哪一个条件都是非常苛刻的,今天机缘巧合,却让这两个平时不知道要通过多少努力才能达成的条件都齐聚了。

    神水大成,凰看来一直等的就是这个!

    天域老人明白了凰的现,是早已经有所准备的现。这个女人的心机实在过深,她所做的每件事都不能用简单两个字来概括。

    “你就是有了神水,难道仅凭这个就能对付得了神界皇族?”天域老人一针见血。

    “天璇,这些年没见,你的脑子比以前倒是好用了不少啊。”凰奇道,“以前的你,可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是谁让你开窍了?”

    “你不要转移话题,我问你你是不是一直等的就是神水的诞生?”

    “这件事,你不需要知道!但是,如果你想站到神界皇族一边,那么你就是我的敌人!这一次的七星连珠,是一个天赐良机,神界皇族霸着位置那么久,早就应该换一换了!”

    “那么,你准备拿他怎么办?”天域老人的手一指,指向了体正在不停的突来突去的郑潜,“你与神界皇族的恩怨我可以不管,但是这个人,与我有关,我不能不管!”

    “咦,天璇,你什么时候也会这么关心别人了?”凰有点酸酸的,“这个小杂碎,就让他死了吧。”

    可是凰又觉出了不一样的地方。

    他和天域老人这一番对话,断续的中间也有了点时间,要是按照常理推断,郑潜现在早就应该已经被炸成了气体。

    可是现实的况却是郑潜就像是块牛皮糖似的,拉拉扯扯的力道不小,却就是不见他爆体。

    这小子有点邪门!凰心里一沉。

    她选择这个时点出来,并且将帝都周围的能量保护区尽数撤掉,是因为她已经确信可以拿到神水,并且正好借着天地异象,完成神水的最后一道程序:灵气吸收。

    格林大帝选择这个地方建立帝都,是经过了一番细致的考察才决定的。这里的灵气是所有霸天大陆之中最为充盈的地方,所以在这里出现的天地异象,较之霸天大陆别的地方要强烈很多。

    神水需要吸收的天地灵气实在太多,而一时之间,想要将这么多的灵气聚集起来,就算是凰,也感觉有不小的难度。天地异象是凰认为最适合神水吸收天地灵气的时机,特别是这种大型的天地异象,就更能使得神水的功效大大的增强。

    没有灵气填充的神水最多只能算是个半成品。

    按照凰的计划,只要郑潜爆体,月鼎到手,神水再经过天地灵气的沐浴,她的胜券又增了几分。

    可是,恰恰是她认为最没有悬念的郑潜这儿,却出现了异常。

    这小子就是不死!这种不死就直接导致了凰整个计划的破产。

    “去死!”凰有些恼羞成怒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