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怎么来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机变 书名:霸绝苍穹
    
    ?来者自是皇宫之内前来传旨的内待。《》 .

    按照承平大帝以前的习,人事的任免升降,必须是很正式的场合,而且派出来的也肯定是御史。内待当御史,这种风俗是风姬复活之后发生的事

    自风姬复活,帝都的这些臣子们越来越难以见到承平大帝的面,形与当初的临冬城如出一辙。虽然帝都很有些旧臣怀疑承平大帝已经被风姬所掳,但是他们又没有逮到什么确凿的证据,再加以见不到承平大帝,这个怀疑始终都只能沦为私底下的一种猜测。

    而最根本的原因,则是风姬是个从来不出深宫步的人,连她长什么样子,帝都绝大部分的高层都没有见到过,更不要说对风姬的行踪有什么了解。

    大家都只是风闻风姬的功力奇高,据说随手一指,都能让帝都于一瞬之间倾灭,而且后来这个传闻越传越玄,发展成风姬想要倾灭也毫不费吹灰之力。

    因为对于风姬的能力未知,朝间和坊间各样的传闻,越发的让风姬这个形象模糊和神秘,在帝都一部分人的心里,帝都似乎有了风姬在,甚至连传说之中的神界,都得听命于风姬。

    风姬在帝都的影响可以说是如中天,越来越有成为精神支撑的倾向,在坊间甚至出现了只要有风姬在,就无需承平大帝存在的倾向。

    这种倾向的可怕,只有那些帝都的旧臣们知道。他们很清楚这种况继续下去之后,延绵了一千年的格林帝国,极有可能于一瞬之间就灰飞烟灭。

    但是他们这些人在风姬如此强力的影响之下,却不能拿出任何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格林帝国,在一点点的被风姬的影响力蚕食掉。

    这个传旨内待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格林帝国往的雄风已经不在了。

    天域老人静看着街面上发生的一切。他的眼光始终落在这个脸皮白净,看上去根本就没有进行过一点霸气修行的内待上。

    看来天域老人对这个内待的兴趣很浓,可是这个内待看起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内待罢了,和一般的宫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所不同的只是这个老人的气度较之于一般的宫人,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罢了。

    拿着长嘴壶小二蹑手蹑脚的又走到了二楼,讨好似的弓着腰,举起了长嘴壶,一道长长的水流便从小二手里的长嘴壶里飞出来,直接落到了天域老人已经喝干的茶杯里。

    “没想到,你这还有这手。”天域老人当然是早就知道小二上来,只是他没有有任何表示罢了。现在小二露了这一手绝活,这种人间的手艺,天域老人也觉得很有些意思。

    “看您老这话说的,我这点本事,放您老这里,还不是跟小儿科似的。”小二谦恭的说道。

    “我是说真的,呵呵。小二,我跟你打听个人。”

    “哟,您老有什么就尽管吩咐就行,还跟我打听什么。只要我知道的,我会连肚子里的渣都一起吐出来。”

    小二这是为了表示他对天域老人的尊敬,天域老人的那些黑玉,放到人间说价值连城,绝对是对黑玉的污辱。这是无价之宝,小二虽然不识货,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个很值钱的东西,所以对天域老人的尊敬那也是从心里透出来的。

    天域老人笑了一笑。

    外物,只要送的有意义,他倒是觉得这块黑玉真的就物有所值了。

    “小二,你看,那个奉着圣旨的白净老人,应该算是帝都的一个大官了吧?”

    “哎哟,您老的眼光可真是准的很啊。这个人,可不得了!”

    “说说。”

    “这个人据说是皇宫的内待。但是与一般的内待不同,他做了承平大帝专门的传旨内待。所有大帝发出的圣旨,全部都是他一口传达。”

    “就没有别的人传达?”

    “以前还有几个人,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只剩下这位传旨大臣了。而且这位大人,从来都不管是皇宫还是宫外,不管什么场合一路照传不误,因为许多以前皇宫之内我们不知道的事,现在通过这位大人的传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天域老人点了点头,一幅有成竹的样子。

    “小二,这位传旨大臣,以前你们有没有见过?”

    “您老这话就算是问到点子上了,也问对人了。这种事,您老换是问任何人,如果不是在这帝都里呆的时间很长,根本就不会知道这种事。也是您老问我,我才敢直言。这种事,说的不好,会被杀头的。”

    “说吧,要杀头,杀我的。”

    “不!不!看您老这话说的,您这不是骂我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吗?老实说,这位传旨大臣我在以前也没有见过,但是自帝都发生了那件事之后,这位传旨大臣便出现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小二的一番话说的其实中间半个标点都没有,这么长的话,他几乎是做一句话直接连贯着说出来的。他对天域老人的评价看来是很在意的。

    天域老人的心里又暗自的一叹,想起了迷雾天域里曾经的盛景,而现在只有一条天路伴着他。在重重义这方面,神真的不一定会有人做的这么好,且不管这个人是什么份。

    天域老人听完小二的话,似乎对某件事更加的确证。

    “应该不会错了。这个包裹着帝都的诡异的能量流,看来终于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释了。”

    “您,您老,在说什么呢?我怎么感觉没有听懂?”小二一脸迷茫。

    “呵呵,小二,这些事就是说出来你也不一定会懂。小二,沏完这壶茶,你就远走高飞吧。”

    “啊?”

    “是的。必须要远走高飞,帝都以后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是非之地,依你现在的本事,想在这么复杂的环境里活下来的可能实在太小了。”

    “哦。那我就谨记您老的吩咐。”小二很顺从的向着天域老人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天域老人看这小二竟然连原因都不问,就这么完全无条件的相信了他的话,对小二的满意度一下子提升了不少,大有超过阳鼎天之势。

    小二退了出去,估计下去之后就去准备行装,要远离帝都了。

    而街面上,圣意已达,因阳鼎天护城无方,着革去护卫队中队长的头衔,连小队长都没得做,直接降为普通护卫,并且因为护城无方,是有罪之,需要待罪立功,考虑到皇恩浩,便着阳鼎天在护卫队里继续为国家出力。

    这个结果让阳鼎天既感到意外,又觉得是理之中的事。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被扒的这么彻底,他以为这中间一定还会需要一点过渡,至少得让他干一干小队长之类的东西,再被弄成普通成员。现在倒好,小队长没有干到,还成了待罪之了。

    天域老人弄出来的火头还在烧,传旨大臣看也不看那些在街面上翻滚不休的护卫队成员,似乎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传旨,至于街面上人的死活,与他倒是毫无相关。

    白净脸皮的老人,将圣旨卷成了筒状,轻放到了阳鼎天高高举起的双手之中。

    “臣阳鼎天遵旨。”阳鼎天的声音出奇的大。

    传旨大臣传完圣旨,完成了他的任务之后,头也不回的转便走,四个等级颇高的霸气修炼者护着他。临到街头时,脸皮白净的老人转了一下头,与天域老人看过去的眼神正好撞了个满怀。

    两个人的眼神一碰撞,天域老人一直很平静的体,微微的震了一震。

    而天域老人也很清楚的看到,这位传旨大臣的体也震了一震。

    白脸皮老人匆匆的拐过街头,一晃就不见了。天域老人端着茶杯的手,定在了空中。

    “哈哈哈哈……”天域老人在传旨大臣已经远去了一段时间之后,忽然的爆出了一阵大笑,接着又像是喝了一杯极苦的茶水一样,不断的摇着头,脸上却显现出一种悲戚之色。

    天域老人的笑声在继续着,只是他笑到最后,已经有些哭腔,谁也听不出来那竟然是一种笑声了。

    “天意,莫不这就真的是天意?”天域老人问着自己,又像是问着帝都之上的,那片看起来有些不真实的天空。

    天域老人闷闷而颓废的,重重的往椅子上坐倒了下去。

    “老头,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一道声音从天域老人的对面传来。

    天域老人这一惊可是差点连苦胆都惊出来了。

    “眼睛瞪这么大干吗?这我们分别似乎没有多少时间吧,难道说真有什么时间快进慢进之类的事?我离开霸天大陆已经这么久了?”

    “郑……郑潜!”

    “啊,是我啊!”

    “你,你是怎么到帝都的?”

    “怎么到帝都?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到帝都的?这里可不是一般的人能进的来的啊。”郑潜道。

    “我是说,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又是怎么让我一点也没有察觉的?”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说。不过,那个传旨来的老头是谁,我可是早就到了这里,看你老半天了,你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那老头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你……他……”天域老人竟然难得的有许多的话,竟然被堵在嘴里说不出来。~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

    请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霸绝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