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命运始端

    “住……住手!”白磐一直静静看着,总觉得事的真相绝对不会是自己等人想的那么简单,急忙叫住柏莫卡。

    可尽管他反应不慢,柏莫卡的反应更快,女孩手中的十字已经不偏不倚砸在帝王命的头上,男子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生死不明。

    但这并不代表白磐的阻止无效,十字落下时,停顿了零点几秒,那却可能挽救了帝王命的命。

    女孩不悦地看着白磐,生气道:“为什么叫住我?刚刚你不是看到了吗?这个家伙凶大发,杀了翎樽!”

    何枫荀第一个冲到叶悠黎前,想检查少年的伤,可叶悠黎双手紧紧捂着左眼,痛苦地咬着牙齿,就是不肯松开手,汗水浸湿了衣服。但从此看来,何枫荀反而松了口气,对众人道:“他没死,只是左眼可能已经瞎了。”

    得到叶悠黎未死的消息,柏莫卡才收回十字架,看着帝王命哼道:“算你命大,到时候再找你算账!”

    此时却说叶悠黎,在玉针刺中自己的那刻开始,脑海中浮现了不少奇特符文与文字,随后,他看到了一个6岁的男孩,那一双漂亮的眼睛中的左眼散发着妖异的光,正逐渐放大,将叶悠黎彻底笼罩——那只眼睛看到的许多景象如同走马灯在少年面前闪过。

    叶悠黎看到了壮年时期的帝王命,男孩将一枚九色不知质地的针交给帝王命,中年半蹲在地上,伸手摸着一个6岁男孩的头,认真将针包裹好,收入怀中。

    男孩脸上带着笑,目中却带着一抹歉意与不舍,他轻声道:“岳爷爷,人在做,天在看……我这么做,无疑是害您,可我无法亲自去完成这个任务了。我活不过六岁了,‘他们’都计划好了,我只能拜托您了。帮我将这个交给您觉得聪明又值得信任的人吧!这样,或许能继承我左眼的力量,改变九族其他和我一样的人的命运。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您……岳爷爷,一直以来,您待我就像亲孙子一样,可惜我已经没办法报答您了,对不起,爷爷……我真的很希望是您的孙子,来世,我希望能成为您的孙子。”

    ——那是什么?为什么感觉那么悲伤?听着男孩的话语,少年感受到那个男孩的感,是那样不舍,却又充满觉悟。

    剧烈的痛楚渐渐麻痹叶悠黎的神经,他“看着”过往的信息,处其中,那些感,是他记忆中从未有过的。

    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着他,叶悠黎意识到,自己似乎在海里,海水与夜晚的星空产生奇幻的色彩——“眼睛的主人,曾经这样浸泡在海中?为什么感觉那么舒服?”

    少年伸手想抓住看到的景色,却发现自己的手发出同样的光芒,渐渐消散在海水中,一道影站在海面,看着自己,星光下,只看到那人的笑靥,他说着什么,但在水中的叶悠黎听不见一个字,看嘴型,少年认出对方说的话:“萧若零哟,时间将至,多年的沉睡……你该醒了。”

    叶悠黎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不止,本能的,他意识到自己该去做些什么了:九子的命运将被连接在一处——由音弥开始。

    少年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正用真元为自己疗伤的年轻僵尸,另一边,白磐等人正讨论如何处置SL的叛徒帝王命。

    何枫荀注意到少年已经醒来,暗暗送了口气,还不等他开口,叶悠黎抬手阻止他,虚弱道:“我没事了……”

    “我才不管他是什么SL的什么人,反正敢在我眼皮底下杀人,哪怕他是杀人未遂,我也不会放过他!”此时,柏莫卡严肃地说着什么,不肯退让。

    而白磐似乎有些觉得柏莫卡可笑,他挥手道:“你这个柏莫卡真是不可理喻,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不能随便去人命,这里不是你家,这是法制社会,你敢对我们贤圣国的任何一个人动手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柏莫卡冷笑道:“谁要管你!法制社会就可以许罪犯逍遥法外吗?迂腐!”

    眼看这两人便要打起来,叶悠黎捂着左眼摇晃地站起来,低沉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行了,住口。”

    少年的声音不大,却意外的有一种震慑力,在场众人顿时安静下来,叶悠黎走到帝王命边,边检查他的伤,边道:“他并没打算伤害我,胡琴语的妖丹就在那边办公桌的抽屉里,何大哥,接下来妖狐就麻烦你了。”

    发现帝王命伤得并不重,叶悠黎放心地喃喃道:“不要随便把责任交给别人,至少……您要看着我将它完成,到时候到了曹才好向您那位曹的小少爷交代吧?”

    叶悠黎不管帝王命是不是还清醒着,他知道,这个男子此时的心一定是欣慰的——男子的嘴角正挂着淡淡地笑意。

    柏莫卡看着少年半晌,不甘心地跺脚道:“喂!即使他没能杀死你,也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吧?他这是杀人未遂,一样是重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在旁的白磐却一脸的坏笑,打断少女的话:“当事人都不计较了,你还瞎掺和什么?柏莫卡。”

    面对针锋相对的白磐,少女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而叶悠黎见帝王命没事,也懒得管那二人,跌坐在地上,左眼依旧隐隐作痛,他有些担心,这只左眼可能会瞎,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何枫荀将妖丹打回胡琴语体内,见女子生机渐渐稳定下来,返回叶悠黎边,蹲下笑道:“怎么样?需要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势吗?”

    叶悠黎并未依言躺下,而是好奇与何枫荀的僵尸能力:“……你的能力是什么?为什么你的妖气给人那么舒服的感觉?”

    何枫荀扬起眉头,惊异道:“你不知道?觉醒后的僵尸的能力与生前未死时所喜好的东西是息息相关的。我生前是学医,自然修炼方面与医生有关,而且觉醒时又遇到了一位前辈,传授了治疗类型的修真心法,我的能力便完全是辅助治疗这方面的了。”

    少年垂下眼帘,坐了下来,轻声道:“除了眼睛,其他的拜托了。”

    青年并没有多问,叶悠黎毕竟只是一个少年,对于未知的恐惧是无法避免的,眼睛的创伤可能会导致失明,下意识的避开眼睛也是出于本能。何枫荀轻叹了一声,运起了妖气。

    大厦楼下,救护车疾驰而来,医护人员向着楼上冲去,而一群年轻男女,正从他们边擦过……

    2088年7月721点06分

    SL中沉寂了一年的紫翎樽重新复出,不但惩戒了违反SL的法律的帝王命,还得到了传说中众组织信奉的神秘宝物。网络各地各个组织中暗潮涌动,开始了新一轮的交替,没人知道紫翎樽回归SL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唯一知道的是,他可能牵动着世界各种组织团体的目光。

    三个小时前,大街上,叶悠黎突然转看着白磐、何枫荀与柏莫卡,淡淡道:“该做的事也做了,我们就在这散了吧。”

    何枫荀一愣,还想再说什么,白磐却已经向叶悠黎告辞了:“那我走了,下次要是又有什么有趣的事,记得叫我。”

    柏莫卡也耸了耸肩转离去:“真是不好玩,早知道就不跟你来了!”

    看到两个人完全没有犹豫地离去,何枫荀忍不住问叶悠黎:“这样就行了吗?我们不是同伴吗?”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你我道路不同,一起反而麻烦。不一定要一起行动才是同伴,只要自己明白自己该怎么去做就行,有缘自会相聚。”叶悠黎压了压帽檐,回答青年,不自觉的,他的语气和缓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僵硬冰冷。

    此话一出,何枫荀也不再执着,从少年的话语中,他最终感受到了叶悠黎冰冷外表下的一抹

    直到何枫荀也离开,叶悠黎深吸了口气,做好心理准备,放下了一直捂住眼睛的手,此时若是有人去看他的左眼,便会发现,他的左眼瞳色发生了改变——是正常人的黑色,深邃而神秘。

    叶悠黎隐隐猜到异变:“从帝王命将那支针插入我眼睛开始,浑都不自在了……也只能做一步算一步了,一切都会在音弥发生吗……看来,如果我想打听某些秘密的话,还需要去学校呆一阵子了。”

    想到便行动,少年穿梭在人群中,四周的喧嚣无法影响到他,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人,带着淡然从容的气息。

    可偏偏就是这般置事外的处世态度,往往才是招惹麻烦的标志。一个30岁左右的青年男子正看到这样的叶悠黎,悄然来到少年边,将一个不大的包裹勾在了叶悠黎的后腰衣角之后,迅速离开了。

    他却没留意,帽檐下的一双眸子瞥了一眼后腰的包裹,又跟随他的影移动:“……哼。”

    却说那青年,低着头,喃喃道:“这样谁也得不到了,这样也好……那样东西落到那群人手中只会带来一场腥风血雨……还不如让它从此在那群人眼前永远消失。”

    “呵呵……你果然将那东西偷走了啊……”还不等青年松口气,一只手抓住了钳子般捂住了他的嘴,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拖入小巷,那笑声让青年忍不住战栗起来。

    对方将青年甩到地上,冷笑道:“喂,将那东西交出来吧!你应该知道盗走那东西的代价是什么。现在给我或许还能给你个痛快。”

    青年闻言大笑起来:“给你?让你来统治所有帮会吗?可惜,你的野心永远也不会实现了,它不会再出现在任何帮会的眼前了!”

    后者似被青年的话激怒,他似笑非笑道:“哦?如此一来,就不能轻易让你死了将你的家人一并处置了吧……没用的玩具我不需要。”

    青年连连冷笑,他死死瞪着暗处的男子,低声道:“家人?我早就没有家人了,我更不知道那东西的去向。哈哈……不管是什么帮会的BOSS,都别想得到它!”

    他突然想到什么,有些遗憾道:“但如果是SL的BOSS,或许可以,要是他的话,一定可以的颠覆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吧?以他那种思想……他是与众不同的存在……如果是他,那东西也可以用于真正需要它的地方吧?”

    男子冷冷看着青年,从衣服内取出一柄无声手枪,缓缓举起对向青年,嘲笑道:“SL?呵呵……别白做梦了,那种想传说一样的组织,不过是小鬼幻想出来的梦,一个编造出来的梦幻一般完美的组织你也相信,你还真是无药可救了!去死吧。”

    翩然无声地,另一道影落入男子眼帘,正面将手插入枪口中,淡淡的声音透着一抹寒意:“真是抱歉了,‘不过是小鬼幻想出来的梦、一个编造出来的梦幻一般完美的组织’中刚好就有不识趣的成员喜欢多管闲事,不但想从你的枪下救人,还想让你的手枪走火。”

    黑影惊觉时,手枪已经被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用一只手打落到一边,一记脑镚儿毫不客气地打在了黑影的额头,将他弹的倒飞出去——目光所及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俏生生站在银色月牙前。

    这人一脚将黑影踩在地上淡淡道:“这个世界真小,你被不可能存在的组织的成员击倒了。”

    他的语气平淡反而让黑影有种深受侮辱的感觉,黑影奋力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可神秘人的脚却像一座大山,重重将他踩在地上,他又惊又怒,忍不住大叫起来:“不可能!什么传说中的组织,根本不是真的,一定是冒牌货……冒牌货,你这个冒牌货,你敢动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可神秘人像完全没听见,将一个物件丢向青年,漠然道:“我不喜欢随便收别人的东西,还给你。”

    青年接住那物件,仔细看去,苦笑道:“竟然是你……你也是某个组织的人?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人不属于任何组织……”

    原来青年手中拿着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勾在叶悠黎衣角的小包裹,而那神秘人不是别人,便是叶悠黎。

    叶悠黎对于青年的无奈不以为然,他的脸上依旧看不到任何表:“难道对于你来说,SL也是个很讨厌、令你像马上逃开的地方?”

    后者一愣,摇了摇头,不解地问道:“不,我很向往SL……你为什么这么说?”

    少年看了眼小包裹,向青年伸出拳头:“你的包裹上不是有着和我一样的记号吗?SL的外围成员——赤荆蛇。”

    青年在看到叶悠黎拳头上的戒指时,登时瞪大了眼睛,意外又感叹:“紫……紫翎樽?真叫人难以置信!”

    被叶悠黎踩在地上的黑影听着两人的对话,一时间有些头晕了,今天本以为可以得到那样东西,却没想到碰上了棘手的家伙,而那家伙似乎就是SL的真正成员!

    叶悠黎收回拳头,对青年就像一位前辈教训晚辈:“SL的内定特殊戒指只有1000枚,你若想在SL中展示你的才华,第一点就别乱丢自己的徽章。哪怕现在它只是普通的徽章,对于SL的成员来说,那就是证实份的识别证件。”

    赤荆蛇痴痴看着叶悠黎,喃喃道:“竟……竟然能看到了SL最上面的四位干部之一……没想到会是这种况下遇到四人中最神秘的紫翎樽……”

    叶悠黎收回脚,四处打量了一番道:“他的道被封住,二个时辰之内无法动弹,就交由你来处理。SL中绝对不许出现杀人犯,你也不会因私人恩怨而侮了SL之名吧?”

    赤荆蛇听到叶悠黎前面的话时,看着黑影露出了一抹古怪,可少年接下去的话,青年的表显得更加古怪了,他低下头道:“我知道了……但是,紫翎樽你不想知道他抢的是什么东西吗?这里面……”

    叶悠黎连看也未看一眼,便打断青年的话:“那东西与我无关……”他轻轻说着,微微偏头斜睨青年,继续道:“既然对你来说很重要就好好保护,随随便便交给别人最为无能。”

    青年一呆,看着叶悠黎离去背影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他苦涩地笑道:“SL中讹传在那紫之四人必将一战,从中将会诞生一位银之级别的最强者……即使不是SL的BOSS,紫翎樽,换做是你的话,有资格成为它的主人……看来花这么长的时间,总算有回报了。”

    说着,他打开了小包裹,其中呈现出一副简易轻便不知质地的软质银色手,手自主飘于半天,向着叶悠黎的方向疾而去。

    须臾,手紧贴着叶悠黎双手,迅速融入少年的手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叶悠黎措手不及,脑海中突然多出了不少关于社会中各个组织的信息,不管是处于明处、暗处、,甚至连世界陆地分布图亦有。之后,让少年吃惊的是,就连修真界的各个实力的势力分布,修真有关的一切信息与各个星系星标亦涌入了他的脑中——那双手就像一本压缩型袖珍信息库,无所不知。

    突然涌入的信息让叶悠黎不由己打了一个激灵,大脑因经受大量信息而七窍流血。

    看着手上的手,连叶悠黎也错愕了:“这个手……好像储存信息的玉简……但是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庞大的信息量……又怎会流落民间?这不是连修真者都不一定能拥有的东西吗?”

    少年回头看向了青年,青年的形正在消散,他的笑在叶悠黎所见过的人中却是最开心的:“紫翎樽,不必吃惊吧?你猜到那是我祖传的宝物,却不知像我这样的存在便是它的器灵转生,这一世,我为择主,已经在人世间逗留千年。如今完成使命,也就是我回归母体的时候。1000年……我终于等到有缘人了……希望此物能帮到你,请接受其中的信息成为此物的主人吧!就当是一位老人的临终遗愿吧?”

    即将完全消失之际,青年化成了一个白发白胡须的邋遢老头,嬉皮笑脸的出现在少年近前,拍拍少年的肩膀,笑道:“无憾了……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将……”

    “……凭什么就只有你们开心,完全不会顾及别人的心吗?装什么帅,都是一群臭老头……”看着那话未说完影便彻底消失在空气中的老人,叶悠黎捂住了自己的口,莫名的痛,明明是才认识的人,自己明明像傻子一样被一个老头骗了,为什么当他消失的时候,心脏会觉得难受?还会突然想到帝王命与他那位可能已经早逝的小主人?少年没有注意到,一行清泪从左眼流出。

    明月高挂,音弥学院外,少年仰望着月亮映照下的巨大建筑物,低头看着手上的戒指,与附着在手上,形成如同胎记似的手,喃喃道:“SilverLeaf……已经有十年了吧?仅仅沉睡的这一年时间,究竟是这个世界改变了,还是我改变了?”

    21点06分,叶悠黎深吸了一口气,踏进了音弥学院,而另一方面,包括贤圣国在内的各国的网络,SL的网页沉寂一年,再一次成为了各个巨头关注的对象,似乎就在这不知不觉中,一个契机让一场命运之争开始倾斜。

    个人电脑前,一个少年摘下通往网络虚拟模拟世界的眼镜,似笑非笑的在电脑某个网页上敲下了一行字——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尘旅天意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