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修真奇葩 血色彼岸

    等少女回过神来时,已经离自己的家不远了,她突然想起叶悠黎之前说的话,问道:“你不是有一个和你想去的地方吗?你这样帮我没关系吗?”

    叶悠黎闻言,回头看向少女,淡淡道:“比起那个,现在很晚了,晚上又很冷,你刚刚又是因为要救我而溺水,我早点送你回去我更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你一个人在街上很容易出事。”

    姬夏悦没想到叶悠黎冷漠的表面下心思那么细腻,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她靠在少年的背上轻声问道:“那你了?你不也是一个人吗?难道你就不怕自己会出事吗?我只是呛了几口水,可你的体却虚弱的很,还逞强的背着我到处跑,你这样做,我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少年的脚步顿了顿,姬夏悦并没有说错,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犹豫了一下,淡漠道:“对不起,我没想到这回令你那么为难。”说着,放下了姬夏悦,他的体力也差不多耗尽,整个人无力的靠在了路边的树干上。

    此时,比起上的伤与疲劳,因为长时间剧烈运动的缘故,他的心脏无法负荷地快速跳动着,一年期遗留下来的伤口裂开产生的剧烈疼痛让他浑痉挛,他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他慢慢坐到地上大口喘息着。

    女孩本还想劝叶悠黎去自己家处理一下伤口,突见少年异常,心头一震,她扶住叶悠黎,问道:“你不舒服?”

    叶悠黎大口吸着气,道:“没事……伤口裂开了而已……不用管我,一会儿就好。”说话间,他的牙齿忍不住打颤。

    姬夏悦闻言又好气又好笑:“伤口裂开了而已?你这一的伤可都不是轻伤,怎么可能不用管?都到着时候了,你还逞强什么?先去我家处理一下你的伤,你现在的况很糟,你况那么差,足以要你的命。”

    叶悠黎根本说不出话来,他已经呼吸艰难了。

    姬夏悦看着不忍,她拉住少年的一只胳膊,扶起叶悠黎道:“坚持住,我现在就带你回去……你……你暂时将命交托于我吧!我不会再像当年那样,眼睁睁看着事发生却无能为力。你很痛苦吧?要是受不了,我的肩可以借你靠一靠。”

    少女不住就回想起当年的乐叶,她还清楚的记着,当时乐叶的神是那么悲伤,心如死灰。一切就像重现在自己眼前,让她忍不住想去帮叶悠黎。

    少女的话让少年心头更加堵得慌,他勉强睁眼看向少女。少年心中激动,不由一口血喷了出来:“没用的……现在我连晕过去都做不到,靠着并不能解决问题……那样只会更难受……”

    叶悠黎浑骨头就像要散架一样,又疼又难受,姬夏悦默默听着少年有一声声越来越微弱的喘息,忍住没有捂住自己的耳朵:“当年……师父一定比他更痛苦……而现在我已经变强了,不会再让边的人受伤了……只要在我面前,就绝对不能让任何人随便死去!”

    少女深吸一口气,运起自己的修真心法,想令自己冷静下来。随着她的心境,一股淡淡的绿色光圈环绕着少女出现,渐渐覆盖叶悠黎,少年的气息渐渐平和下来,紧紧皱着的眉头也舒缓开来,陷入了沉睡。

    少女意外地看着少年,对于自己的心法,有了一丝明悟,一直停滞在瓶颈的境界似乎可以轻易突破了。

    之前,总以为只要自己变强了,就一定能保护重要的朋友们,现在,好像并不是变强打败别人才能保护边的人……

    心境的变化,让姬夏悦的思想有了改变,此时的女孩正处于一种奇特的境界。也许修为没有改变,但是对时空守护者给的心法与功法,已经有了新的认识和用法,那种奇特的感觉亦挥之不去,仿佛马上便能悟出什么。

    少女没有注意到,周的景物正慢慢发生了改变。正在姬夏悦闭目领悟之际,前面传来了一阵冷冷的机械的女声:“你们是什么人?为何闯入这里?”

    话音未落,就有一位在两米高的绝色女子凭空出现在少女的对面的不远处,冷冷盯着少女的脸,她的手中持着一柄巨斧,是那样令姬夏悦熟悉的斧头。

    短短眨眼功夫,她已来到少女前,低头俯视着女孩的脸庞,僵硬的脸庞出现了一抹疑惑:“为什么……你的上有那个存在的气息?你是矢父的什么人……说。”

    虽然女子没有任何绪,但举手投足间,自然而然的带着不容抗拒的皇者霸气。

    姬夏悦瞳孔收缩,几年前的噩梦再现,额头溢出了汗水:“矢父?我并不认识你口中的矢父,但你的样子……我却在几年前见过。”

    女子一愣,她垂下眼睑思索了片刻,才淡淡道:“你见过……?那个存在和你说了什么……”

    面对女子,姬夏悦根本无法兴起抵抗的心思,唯有老老实实回答道:“他将一个小册子交给我……”

    女子闻言,目中散发出异样的光彩,姬夏悦顿时感到上的压力轻了不少。

    女子语气变得和缓:“原来你就是时间与空间中的空间继承者……女孩……将来,你必将是运命九子中的一大助力,到时候,请完成属于你的责任与义务,你必将接受你这个世界的秘密,那时请不要怨恨任何人,保持你现在的心境,去守护真正的皇族……时间的继承者。将来……时空缝隙中平行夹缝的众生,只需你的一句话,必会成为你的盟友……小姑娘……你……可以带着你的朋友离开这个时空缝隙中的平行夹缝了。”

    姬夏悦这才发现,四周的环境与之前不一样了,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又掉进了时空缝隙了,但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又一次掉进时空的夹缝中,一次也许是意外,但连续两次就值得叫人怀疑了:“我为什么又来到这里了?”

    女子的手一晃,斧头消失,她见少女没走,还一脸的疑惑,察觉到了什么:“你……不是靠自主意识进来的……?”

    “当然不是……”姬夏悦认真的回答,连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体质特异了。

    女子的注意力却移到了一旁沉睡的少年上:“你……上次来……也是与他一起吗……?”

    姬夏悦马上明白了女子的想法,她连连摇头否认了女子的想法:“不是他,他既不是上次进入这个世界的人,也不能修真,他的体质无法适应。”

    女子深深望了叶悠黎一眼,喃喃说着少女无法听懂的话:“真皇灵子,半人半灵,天妒早夭,这样的存在为什么能活到现在?但凡这一类似的孩子不是都会在那群人的手中夭折吗?难道是有高人守护?”

    姬夏悦不解看向叶悠黎,问女子:“您……在说什么啊?他上有什么不妥吗?我该怎么带他离开这里?”

    女子轻叹一声,淡淡道:“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吾亦不解,或许,你以后会明白。不过,只要有他这种品类的人在你边,你就能离开这里。”

    姬夏悦越听越糊涂,她蹙眉道:“我还是不明白……”

    女子一挥手淡淡道:“他快醒了,本宫不与这生灵相见,他也许是特别的存在。”

    不等姬夏悦再问,女子已经消失在她的面前,女孩正想追上,而叶悠黎的眼皮动了动,似乎即将醒来。

    少女无奈驻足,放弃了追女子,她无法理解女子为什么会认为面前这个普通的少年能带她出去这里,叶悠黎明明只是一个普通凡人。

    “这是……”叶悠黎揉着脑袋坐了起来,昏迷前的记忆模模糊糊,已经记不清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好像睡着了?”

    姬夏悦收敛心中诸多疑问造成的烦闷心回答道:“不知道,刚刚你就这么睡着了,现在好些了吗?”

    叶悠黎勉强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周围的景色,有看着自己的手疑惑道:“嗯……伤口愈合了,这里……这里是哪?很眼熟……”

    听到这席话的少女有些无奈,她摇头打断少年的思考:“眼熟?你可认清楚,这里可不是现实社会,这里是……”

    女孩还没说完,叶悠黎已经淡淡接口道:“我知道了……这里应该是……平行时空的夹缝。”

    姬夏悦意外地看着叶悠黎,仿佛从来没见过他一般,一脸古怪道:“你真的来过这里?可这里不应该是普……你应该知道的地方啊?”

    叶悠黎的双耳嗡嗡作响,勉强将少女的话听了进去,也听出了少女话中的意思。

    他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些后才淡淡道:“我虽然是普通人,这也是第一次进入这样一个空间……不过,虽然是第一次,但从老爸的书籍中见识过,无聊时也找到了一些规律,也不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愚昧凡人。”

    姬夏悦哑然,她当然听出少年语气有些不善,但她还是不得不正视这样一个普通的少年。

    叶悠黎上是没有什么特殊,灵力和其他凡人一样,年纪不大,体纤弱,没有强壮的肌,除去伤口疤痕,光是肤色就比婴孩细腻白皙,加上长发未遮住的部分脸庞,也可以推断出是叫女孩都嫉妒的绝世容颜,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中生惯养的小少爷。

    之前与叶宜之战,在姬夏悦看来也只是觉得叶宜手下留而侥幸获胜。不具备修真者的灵力的韧与强度,不管是作为男人还是凡人都很失败。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少年,从他口中说出的话,一点也不像吹牛或是说谎。

    姬夏悦想起之前女子说的话,暗暗思忖:“难道他上真的有什么潜力?还是说他在某些方面有天分,是那方面的天才?可惜他灵力的韧根本无法构成异能……可他说他只是通过看书便可以找到规律也太不可思议了!”

    少女思考时,少年双目凝视前方。霎间,少女感到突然出现一股奇异有些熟悉的力量,但她反应过来去感应时,那股力量已经消失,而那股力量的纯度极高,就像原始灵力。

    姬夏悦有些失神,直到叶悠黎叫她数次,她才反应过来,但周围的景物已经发生了改变,银盘般的月亮正高高挂在半空。

    竟然只是那一瞬间,自己就回到了自己所在的世界,她难以置信地看向月叶悠黎问道:“我们……怎么回来的?”

    叶悠黎耸了耸肩:“眨眼就回来了,我说过我找到了当中的规律,想回来自然很简单,反正回来了,不用多想。”

    少女对少年的话不以为然,她怀疑一定有一个高人在暗中帮助了他们。

    她东张西望寻找“救命恩人”时,叶悠黎则揉着自己的左眼,注意到眼中异物的他,小心将眼中的东西重新戴正。他还不打算让姬夏悦知道他们回来的真正原因。

    他并不打算去解释什么了,那样似乎太麻烦了。

    从醒来开始,他便猜到,姬夏悦拥有穿越空间的天赋,但这个女孩自己却不知道,随着她的年纪慢慢增加,天赋也会趋于完善。这样随意穿越空间的事也将成为家常便饭。

    可是,少年现在想的却不是那个问题,他从养父的书上看过,天赋并不是人族或者人族修真者能拥有的力量。

    如果姬夏悦只是个纯粹的人族,那她再怎么努力,也不会得到穿越的能力,那么少女的世就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了,在叶悠黎心中,姬夏悦引起了少年的好奇心。

    想了想,叶悠黎还是将得到的这个新秘密藏在心底。他活动了一下四肢,才从地上站起来,打量四周,道:“这段路……我再送你一程。”

    姬夏悦收回神识,正想拒绝,却发现自己现在正在一栋高大的旧宅的大门外,门内静谧异常,连风声、虫叫都未有,寸草不生,隐隐透着森,叫人毛骨悚然。与叶悠黎两人所站的地方完全像两个世界。

    姬夏悦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双眉蹙了起来,面色凝重:“这是……叶家旧址!”

    叶悠黎注意到少女神异常,不是很明白,看到大门的门牌将要掉下来,伸手将其扶正,顺便用手擦去上面的灰尘,模糊显现出一个“叶”字。正想退后,却便发现了大门内壁上一朵血色的花。

    少年看着一呆,喃喃道:“叶家?这是……曼珠沙华?”

    姬夏悦听到少年提起叶家,心悸地将少年拉退,她并未发现少年后面说的那句话:“嗯,你说对了,这里的确是叶家。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这里会荒废成这样?”

    叶悠黎点点头,女孩叹气道:“八年前,这家人的所有人都被人杀害了。而这家的小少爷的尸首也被盗走了,据说他是修真界的奇葩有人想将那个少爷制造成特别的存在来光大自己的家族而盗走了他的尸体。大概是这家人失去小主人的怨念所致,凡是踏进这个大宅的人,不是死于非命,就是重病缠。曾派‘里警’来驱赶,但都以失败告终,从此无人敢来这个大宅,更不用说重新粉饰这里。它也从此荒废。”

    叶悠黎听得直皱眉头,少女说到了不少他陌生又熟悉的名词:“修真界?盗尸?你们说的那个少爷就真的死了吗?不是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吗?为什么就断定他死掉了?”

    姬夏悦才发现自己话中的不少词句不是普通人可以明白的,她解释道:“你听说过修真者吧?我们国家的九大家族就是九大修真世家……”

    叶悠黎挥手阻止少女解释:“这个我知道,我的养父就是一名修真者,但是我不明白你所说的盗尸,修真界还会盗尸吗?盗取一个拥有天赋的孩子我还可以明白,但是盗取……盗取那个……盗取那个少爷的尸体又能做什么?而且,你怎么知道那个……少爷死了?也许活着呢?”

    姬夏悦摇头道:“因为这个叶家是修真界九大家族正统继承家族,那件事轰动了整个修真界,叶家的宗家,上一任家主出动了里警去寻找这家的少爷,但经过调查,已经完全得到证实,叶家唯一的继承者,那个孩子的灵魂已经完全破灭,尸极有可能被小家族盗去动手脚用以光大那个家族。你以为,修真者的尸没用吗?当年的修真界奇葩只是体上拥有的潜力就是无穷的。”

    叶悠黎淡淡“哦”了一声,并没有多余表示,那仿佛无法吸引他的注意。此时,他注意到周围的气温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下降。

    少年看向姬夏悦问道:“周围的气温好像变冷了?”

    少女闻言,目光扫向四周,不知何时开始,边已经聚集了一群魂,姬夏悦暗暗心惊,心中默念心法,布下了一道不大的制,防止这群魂靠近。

    但这并不能完全阻止众鬼的靠近,他们的怨气不是一般的大,甚至有几个已经隐隐出现魔核,是形成“鬼王”的先兆,一旦形成鬼王,连鬼捕也不是其对手。

    叶悠黎靠近姬夏悦,他看不见鬼怪,不代表他感觉不到那些可怖的存在,光是那一阵阵的寒意,他已经意识到他与少女的处境。

    正当他思索如何离开这里之时,少女的肩膀轻轻的颤动起来,她像窒息般,向后退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家遗址内,喃喃道:“那是什么?”

    叶悠黎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你看到什么了?”

    “血……到处都是血……每一寸土地都是血色的……”少女的声音在颤抖,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少年皱眉看着大宅内那红色的土地与石板,与少女背靠背道:“血吗?除了血,你还看到什么了?有人在房子里面吗?”

    姬夏悦咬了咬牙,否认道:“没有人,有的只是魂,趁着他们还没完全集结,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可话未说完,少年的手肘一凉,血顺着手臂留下来,滴在地上——就在少女分神的同时,他帮少女挡住了一击,没有灵力,看不到灵,并不代表他就只是个被保护的普通人类。

    他的五感得到极大程度的锻炼,已经达到贤圣国武术界的大圆满,可听风辨位,判断出哪里不对劲。

    他甩手搁开那看不见的灵对少女道:“只怕我们现在没那么容易离开这里,你就没有什么降妖除魔的手段吗?你……”

    少女嗅到血腥,睁开眼睛,见叶悠黎受伤,脸色发寒,她曾经发过誓,绝对不会让边的人受伤,可如今,她不但保护不了边的人,甚至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这让她再顾不上什么计谋,也不管少年说些什么,直接从腰际抽出软剑,手指往剑上划出一道口子,用血在剑上画下一道符,便不客气的挥下边的众鬼。

    叶悠黎沉默,他看出少女生气了,可他不明白少女为什么生气,现在这个女孩听不进自己说什么,这样下去只会耗尽少女的力量。

    不得已之下,少年闭目右眼,深吸一口气,微微睁开了左眼,黑色瞳孔之下,流光溢彩,隐约见,少年看到门内之前所见的暗红血花——曼珠沙华。

    还不等他看仔细,血已经模糊了他的左眼,一只鬼爪就在他集中精神查看时抓伤了他。疼痛使他闭上了左眼。

    与此同时,少年一手捂住左眼,一手指向大门左侧的墙壁喝道:“攻击那个地方!”

    少女瞥了少年一眼,完全信任叶悠黎,勉强躲开众鬼的攻击,冲到叶家大门处,一剑将叶悠黎所指的那堵墙壁分成数块,墙壁崩塌的下一刻,柔和的红光亦随之扩散开来,少年与少女听到了无数凄厉的惨叫,红光消散之时,那股冷意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二人心头一松,皆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姬夏悦有气无力地问道:“为什么……你会知道他们的弱点?那堵墙有什么特别的吗……?”

    叶悠黎休息了半晌才回答道:“之前……就发现了……明明里面寸草不生,门内却长着一株曼珠沙华……那是连接阳两界的彼岸花……同样也是那群鬼的寄托……那株花也有着深深的思念……应该是那些鬼怪的思念……他们在守护着什么……”

    “守护……?”姬夏悦听叶悠黎的解释,竟不顾自己的伤站起来走向倒塌的墙壁,翻找着什么。

    叶悠黎静静的看着少女将一株血色沾着灰尘的花从废墟中挖了出来,女孩认真检查着血花,露出了微笑:“重新栽种的话,它还可以存活……”

    少年不由坐直子看向姬夏悦问道:“为什么你要把那株花挖出来?它会再引来那群鬼怪……”

    女孩走到叶家遗址对面的大树边,将花重新种入土中:“这是他们的思念,他们所守护的事物……这样死去,总觉得好悲伤……”

    叶悠黎不语,默默看着少女将曼珠沙华种入土中,闭上了双眼:“如果发生什么事,我可帮不了你了……”

    姬夏悦没有回答少年的话,在做完那一切时,她便倒在花边,已经失去知觉。

    少年这才注意到,少女的上多处伤口处流出乌黑的血,他不由倒吸一口气:“姬……姬夏悦?!”

重要声明:小说《尘旅天意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