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起源

    “怪物!那个怪物跑出来了,他来了,快,我们才不怕他,用石头打他,打死他!叫他尝尝我们的厉害!”

    贤圣国巨大宫廷大门口,俊美的男孩默默站在门边,羡慕的看着门外打孩子们,并不言语。而门外打孩子们却捡起了地上的石子丢下他,石头虽小且还是砸伤了他,血出他的额角流出,可他也只是咬着嘴唇并没有露出任何表

    门口的侍从看到了外面捣蛋打孩子们,没有阻止他们的行为,在他们看来,男孩就像魔鬼一样打存在,他们完全不敢靠近男孩,任由他独自站在门口被那群孩子欺负

    ——原本,男孩从出生开始,便完美的继承了皇室最优秀的血统,被当成未来的圣皇培养。但几年前的事却改变了他打命运,因那件事,使得他的力量失控,毁了一座城市。从此那后他被上了力量控制装置,不但无法百分百的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与天赋,还失去了本应该属于他的一切,其中,还有他的母亲。

    没有朋友,没有亲近的人,除了每天依约而来的父亲与老师,他几乎孤独一人,就像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外来者,仿佛注定了他一生孤寂。

    男孩的心无声地哭泣,他没有自己的时间,没有了自己的人生,似乎,这就是他的命运。复一的发生着同样的事,他已经想到自己将一生如此。

    ————第一世家:萧家

    深苑,粉妆玉琢的女孩看着池中的鱼儿紧紧皱着眉头,心不在焉地将鱼食丢入鱼池,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而她的边跟着一个比她两三岁的的小女孩,此时小女孩正好奇地看着池中之鱼,稚气地问着边的姐姐:“秋馨姐姐,你在想什么?”

    秋馨淡淡笑道:“我也不知道……琉殷,我们是不是怪物?你觉得我们现在快乐吗?”

    年幼的女孩琉殷茫然地抬头道:“嗯……不知道啊?在这里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可是我知道只要和大哥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好开心哦!”

    秋馨洒下鱼食,蹙起眉道:“和叶悠黎吗……?那个怪胎啊?的确很开心啊……总觉得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什么也不在乎,似乎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琉殷听有人夸自己的哥哥,自豪地点点头,认真道:“嗯!大哥是最优秀的!将来我一定要变成和大哥一样的人。”

    女孩一呆,点头道:“嗯,是啊……将来要是可以像他一样,我们并不是什么怪物,命运也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了……”

    琉殷虽然听不太懂女孩的话,却笑道:“不知道,不过,只要和大哥在一起一定不会不快乐,秋馨姐姐,你不是大哥的未婚妻吗?你可以不用像他啊?只要和他一起就可以了啊?”

    秋馨盯着水面,淡淡道:“什么是未婚妻?什么是婚约?虽然你这么说也许是真的,但是为什么我会如此不开心?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琉殷迷惑的摇了摇头,她,家族中的怪胎,其实与秋馨一样,并不知道什么是婚约,什么是未婚夫妻,甚至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未婚的夫妻将来可以永远在一起,却不知道那是不是她或秋馨真正想要的。

    ————第二世家:柳家

    地牢中,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女孩单独坐在其中一间牢房中,虽然脸上很脏,却掩不住她的气质与可。她呆呆地看着天空,伸出双手虚空的抓了抓,天空是那样的昏暗,没有一点光彩。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似乎便在这里了,刚来的时候每天都是苦力,那似乎就是他的人生,单纯的不断重复着同样的事,不知道自己的所在,不知道自己所要的人生。

    经过几年光,她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与属下,她似乎已经和周围的人不同,但她知道,她还是和其他人一样,一样没有自由。

    单调辛苦的生活,女孩似乎不知道什么是绪,看着其他人的喜怒哀惧,她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人的脸上会有那么多的表,而她唯有空虚的活着,就如眼前这无月的夜色一般,失去了属于她的光彩。没有希望,没有追求,没有……“心”。

    ————第三世家:叶家

    月黑风高的夜里,女子生出了她的第二个女儿,这将有可能代替第一个女儿成为家族的继承人,看着女婴额上有着奇异花纹的胎记,众人都不由想到,这可能将会是1000年来最优秀的继承者。

    可女子看着怀中的女婴,心中却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个女儿,对于别人来说,大女儿是背弃家族只为自己的叛徒,可是在她心里,她永远以大女儿自豪。可令她苦恼的是,自己的第二个女儿的人生,她并不像自己的孩子会变成和家族其他人一样的存在。

    正当所有人为新诞生的婴儿庆贺时,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在众人惊愕之中,一个蒙面的黑衣人从窗外跃了进来,一手夺过了女子怀中的初出生的婴儿,笑道:“这个孩子可不能给你们!”

    在场所有人都听出了那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女子的第一位女儿,真正的家族继承者。众仆大惊,扑向黑衣少女。

    可他们却都迟了一步,少女跃上铁栏,子向后倒去,从古堡笔直落了下去。

    屋内顿时响起了一阵懊恼的大吼,黑衣少女垂下眼睑,苦涩道:“爸,妈,女儿不孝……妹妹绝对不能交给你们……她明明那么小,为什么要卷入家族的纠纷之中?让她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吧!什么九族的使命,不需要……妹妹只需要做她自己就好了。”

    看着怀中的婴儿,黑衣人一甩辫子,凌空转了个,踏空而去。

    火光之中,另一扇窗边,一个男子看着远去的影,只是轻轻一笑:“好好照顾你的妹妹……”

    ————第四世家:夏家

    音弥学院大门口,男孩和父亲等着母亲与兄长的到来,他期盼又焦急地在门口来回踱步,今天是也许是个特别的子,但能让男孩如此激动的却不只是因为是七夕,更加因为今天是万年古校以崭新的面孔开学,也是他第一天到学校上课。

    男孩为了给母亲一个惊喜,早早就已经准备了一个特别的节目,他喜滋滋地幻想着母亲的夸奖和兄长的赞赏……与第一次见面的小表弟的崇拜。

    可事实,却往往总是天意弄人,久久的,所有师生差不多都到齐了,偏偏就是没有等到她的母亲与兄长,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男孩心中涌起了不安。

    这时,从路的尽头,一个少年抱着一个年幼、浑是血的孩子从路的尽头走来,他来到了众人面前,带来了噩耗——男孩的母亲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已经在来的途中逝世,而他的兄长,也受重伤,从此行踪不明,再无踪迹可循。就像人间蒸发了。唯一救回来的表弟在精神上也受到了很深的打击,大病一场,好容易才抢救回命。

    一切似乎就在那一刻发生了改变,本来属于二子的重担与家族责任落到了这个男孩上,一天之间,便成为了家里第二顺位的继承者,背负起了原本属于兄长们的部分责任与义务。

    周围的人对让他的态度一夜之间发生了改变,他的存在就像怪物一般。男孩的心凉凉的,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关上了心灵的门,他游戏各地,就如贵族公子哥,天天对家族的事不管不问,只顾着在外玩耍,众人渐渐对他失去了信任与希望,放任他自生自灭。却没人知道,他的心思究竟是样的。

    ————第五世家:楚家

    外面下着雨,电闪雷鸣,破旧的房子之中,男孩躲避着男人的打骂,他的心越想越不甘心。为什么自己要和这么一个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今天,他的母亲并没有回来,而那个男人,又偷拿了家里的钱,男孩已经忍无可忍,他顺手抄起边的作业本丢向男子,大哭起来:“要不是因为你,妈妈也就不会那么苦了!”

    男人一愣,狰狞的笑道:“死拖油瓶的小鬼,早看你不顺眼了,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你就乖乖去死好了!”说着,他从厨房取出了菜刀,向着男孩挥了过来。

    男孩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面对眼前凶悍如虎的男人,他已经吓得浑动弹不得,惊恐的看着挥下来的刀,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回想起了母亲:“我不想死啊——!”

    外面,依然下着雨,但是屋内,却有一道红芒闪过,男人一脸惊骇地倒在了等待死亡的男孩面前,房子不知不觉中燃起了熊熊烈火。

    男孩吃惊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到难以置信,他费力地站了起来看着倒地的男人不知所措,火焰已经悄然包围了他。这时,一道影冲了进来,焦急地叫道:“义,修儿!你们在哪?”

    男孩吃惊的回头,母亲出火海中出现,他不放下心来,跑向女子:“妈妈!”

    可是,女子并没有注意他,而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倒地的男人,半晌才转过冷冷对男孩道:“你用你的能力……杀了他?”

    男孩困惑地看着女子,但不等男孩解释什么,女子已经仇恨地看向他道:“为什么杀他?为什么!我不能没有他啊……你这个怪物!我恨你……我恨你!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生下你!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怪物,你为什么不去死啊!”

    男孩张了张嘴,看着女子丢下他拖着男人的体向着外面走去,泪无声地落下……

    ————第六世家:剑家

    山崖边的红草地上的一颗大树下,少女静静看着枕着自己腿的少年,心满意足的笑着,轻轻拭去少年嘴角的血迹,柔声道:“我喜欢你,真的真的好喜欢啊……不管将来如何,我对你的心意都不会改变……”

    少年的眼睑抬了抬,面色灰白,却依旧在笑:“阿琊……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我希望你不要为了我违背你的原则……我们似乎注定有缘无分……你一定能找到你真正的真命天子……但是……我只希望,你不要忘了我……”

    少女再也忍不住,两行泪水淌了下来:“不会的,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不会忘记你,不会变心,一生一世只喜欢你!”

    少年轻轻抚摸少女的脸,擦拭女孩的眼泪,柔声道:“阿琊,我并不是你的真啊……你也许会伤心,但是,你必须朝前看,未来的道路上,一定有你的真……”

    少女用力地摇着头,紧紧抓住少年的手:“不,我只喜欢你一个……不要死啊……”

    可那似乎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少年的体渐渐透明化,少年突地直起子,在少女脸上吻了一下:“阿琊,我也是……我……喜欢你……请为了我,好好活下去!”

    一语末,少年的体完全消失在空气中,留下的,只有一柄长剑。

    少女额上本来靛色的花纹慢慢变成了黑色,而她本人却一点感觉亦没有,痴痴看着长剑,她流出了血泪:“我会找回真正属于我们的时间和自由,到那时候,没有什么等级制度。”

    地面突地升起木头,完全包住了少女与长剑,少女默默地松开手,语气变得冷漠:“等着吧……我还会回来的!家族的恩恩怨怨,都将在那时候解决。”

    ————第七世家:慕容家

    看着一栋栋别致华美的城堡,男孩崇拜地眨了眨大眼睛,立志道:“那些房子好漂亮……将来,我也一定要设计出这样的房子!”

    可不等他设想自己的将来,紧紧跟随在他边的侍从皮笑不笑地打断他道:“少爷,别再想些不实际的事了,一个小小的匠工或者工程设计师都只是一群三流的事业,并不适合您,您是做大事的人,是家族的继承者,将来还会成为冼家的家主,那种有**份的事您不能做,那只会丢家族的脸的。”

    男孩扬了扬眉头,并不是很理解侍从的话,他天真地笑道:“不会的啦,工程设计师很厉害的,我即使成为设计师,也会成为出色的家族的。”

    侍从好笑道:“少爷,您的命运注定您将成为冼家的家主,这是注定的。而且,你可能成为九位命运之子中的一位。和您决定成为设计师的意义可是不同的,您现在还小,将来您会懂的,您不能成为工程师。”

    男孩却调皮地眯着眼喃喃道:“什么命运啊?我不管,我已经决定了,你知道的,谁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定。即使是我父亲也别想,你再那么啰嗦的话,我就辞了你。”

    侍从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收起了脸上虚伪的笑,冷冷道:“少爷,别忘了你的份,这时整个家族的决定,每一个家族的继承者都是由长子继承的,九子也是从中选出来的,您不能反对整个家族。”

    男孩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也不再和侍从嬉皮笑脸吗,手一挥,怒道:“滚!我不需要你的监视,我的事还轮不到你这小小仆人多事。”

    侍从撇撇嘴,独自离开了房间,留下一脸悲伤的男孩。

    ————第八世家:冼家

    贤圣国商业大亨南宫家,男孩将一盘光碟摔在地上,不顾边众仆人的不满,头也不回一个,懒洋洋道:“真是无聊……太简单了,也太简单了吧?不需要再买什么游戏光碟了,一点意思都没有……不要再来烦我。”

    众仆人闻言,面面相觑,一个仆人干笑道:“不愧是少爷,这么快就通关了……”

    男孩挥了挥手道:“不要低估我的IQ了,不要再来烦我,我没空陪你们玩,SL都比你们有意思。可惜,SL的BOSS根本不理我……他一定也是一个天才吧?他一定认为我的行为太幼稚了……真想加入SL,成为其中的元老成员。”

    听男孩的话,众人苦笑一声,他们也知道SL的存在,谁不想进SL?那个神秘的组织聚集着一群有着特殊才能的人们,其中SL的BOSS更加是一个神秘又特殊的存在。

    SL是一个自在的网络组织,凡是遇到麻烦的成员,一旦找SL就可以得到其他任何一位成员的帮忙,成员都会有一个SL的首领特制的徽章。

    可是SL的BOSS是一个怪人,没人知道他想些什么。虽然男孩的智商超过200,却没有什么能证明他的才华,怎么可能进入SL,成为其中的元老成员?

    男孩似乎也知道家中仆人们的心理,他伸了一个懒腰,撇嘴道:“你们可以下班了,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留你们在这儿我都觉得烦了,我不会告诉老爸的。”

    听到男孩的保证,陆陆续续有人开始离去,他们已经有些了解他们这位小主人,他……除了SL,已经对什么都不不感兴趣了。

    但没人注意到,男孩桀骜的表下,目中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寂寥。

    ————第九世家:南宫家

    男孩奉父命来到贤圣国巨大宫廷大门口等待着将来的其他九大家族的继承者们。

    而只要他到门口,便会有一群孩子找他的麻烦。一如既往的,今天,那群孩子们再一次将石头丢向他。他闭上了眼睛,任由石头砸在上。他猜想,今必然和往常一样。

    他正这般想着,却有一声童稚的呵斥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考:“喂!你们做得也太过分了一些吧?用石头打人很痛的哎?我拿两个打你们试试?看你们会不会疼。再说了,那位小哥哥一直在忍着你们啊?也不知道看看别人怎么想!还不想那位小哥哥道歉!”

    男孩心中感到意外,忍不住睁开眼看去——站在他前的有两个比他小一两岁的孩子,而三人中,最前面的男孩正皱着眉头,挥手大声斥责那些平捣蛋的孩子们。他后的男孩则和他长得一摸一样,一眼便可以看出他们是双胞胎,但相对于最前方的男孩,另一个孩子显得比较怯弱,总躲在他的孪生兄弟后。

    几个孩子被这突然出现的小孩唬的一愣一愣的,竟然真的向男孩道了歉。

    突然出现的小孩点点头,笑道:“这才对嘛!道了歉,大家以后还可以一起玩!”

    他转对男孩笑了笑,拉过后的孪生兄弟道:“我是叶家的叶悠黎,这是我弟弟叶碌夕,你就是爷爷说的萧曜哥哥吗?”

    男孩一愣,露出一丝腼腆地笑:“我是萧曜,你们……你们就是今天来访的九大家族中排名第三的叶家的嫡系继承者,最有可能成为九子之一的人?”

    叶悠黎眼珠骨碌转了转:“萧曜哥哥说的是那个预言啊?你相信那些?就是大人们说的我们九大家族的新一代继承者被神预言为命运的九子的那个传说。”

    萧曜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叶悠黎却不羁地撇撇嘴,脸上带上一抹古怪的笑道:“可这实在让我无法信服,特别是神说的话,根本不可信,他们只会骗我们,什么预言之内的,如果是真的话,那一定不是他们预言的。他们只是一群卑鄙的小人……什么命运的九子……也不会全是九家的嫡系继承者。像我和碌夕,就已经破例了,我们是同一天同一时刻出生的孪生子,那不就都是嫡系继承者了?老天要怎么分辨?什么家族的使命,我根本不在乎。我只要活得是我自己就好。”

    萧曜闻言,真被男孩说得有些动摇了:“也许你说的对,什么嫡系继承者是与我们无关,我们应该按照我自己的意思走。但是,那样,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我们拥有力量,便有义务去保护那些弱小的人。逃避永远不是正确的做法。”

    叶悠黎微微笑道:“萧曜哥,你的观点没错,但你相信错了所存在的那群人,天上的掌控者,并不是像你那么单纯的人。”

    萧曜却坚定道:“我想相信他们一回,不能马上判定他们就是错了,悠黎,你的感觉太过悲观了。”

    叶悠黎意外地眨了眨大眼:“悲观……?”

    叶碌夕有些生气,他探出头嘟嘴道:“哥哥……我哥哥才不悲观呢!你根本不了解他,他可是……他可是……”

    叶悠黎看叶碌夕已经带上了哭音,摸了摸双生兄弟的头,像一个大哥哥一般的笑道:“好了好了,小碌,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最重要的不是让别人了解我哦!你要是可以坚强一点,我就很开心了。”

    叶碌夕脸皮一红,腼腆地笑笑:“知……知道了……我……我会努力变的比哥哥还优秀的。”

    叶悠黎闻言,咧嘴笑道:“不用刻意面前自己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的,只要是你自己就好。”

    萧曜看两兄弟感如此之好,忍不住有些羡慕了,因为对方的话,他感觉自己像一个人了,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他做了个手势,道:“请进吧!”

    三个男孩没有注意到,天空不知何时乌云滚滚。

    几个时辰之后的晚上,地牢之中

    她迅速地敲击着键盘,想从中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从加入BL开始,她便一直等到这SL的BOSS告诉她她一直迷惑的答案。

    而如今,SL的BOSS终于将答案告诉了她。

    合上了手中的电脑,透过铁窗,她看着窗外的月光,眼中绽放着奇异的光芒,喃喃道:“BOSS说的对……为什么有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一定要接受这所谓的命运?”

    她向着月亮伸出双手,目光变得坚毅道:“如果这是命运,我将彻底打破它!听命于天还不如该自己的手去创造真正属于我的路,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女孩站起,只是挥手,地牢的铁门纷纷化成齑粉,她路过之地,牢房的铁门尽数碎裂,她淡淡道:“我要去找属于我的自由,去SL!那里……有我的安之地!你们……自由了!”

    地牢中的众人爆发出震耳的欢呼,他们没有四下逃跑,而是整整齐齐跟随在女孩后,形成一股不小的势力,向着外面的世界冲去……

    仅仅一夜,桑夕国最大的商务公司因劳动力暴动而倒闭。

    同一时刻,九大家族的南宫家中

    他懒懒的坐在边看着电脑上的信息。突然,他像触电一般跳了起来,难以置信道:“SL的BOSS答应让我加入了?天……我不是做梦……他回复了我的问题……”

    他认真看完SL的BOSS的答复,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轻笑道:“果然……他也是那样想的啊……好好,BOSS,我就答应你,暂时避其锋芒。谁叫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boss了呢?”

    此刻的叶家家主家中

    此刻的叶家,叶悠黎合上电脑,来到窗边,看着满是乌云的天空半晌,深吸了一口气,拉上窗帘,盘腿坐在上,闭上了眼睛,喃喃笑道:“该来的始终要来吗?真是伤脑筋,明明约好小碌、琉儿和爸妈明天一起去公园玩的,琉儿一定又要生气了……可是,我也没办法啊?只有对不起了。”

    他说完这话的同一时刻,天空划过了一道闪电,男孩的心一颤,他听到了开门声,但那绝对不是叶家任何一人为之……因为,今天他将叶家的所有人都支出去了。

    他的左眼隐隐“预见”了不久后的今天,自己,可能将活不过今天,那群家伙已经对他起了杀心,哪怕自己现在只是孩子。

    他不打算连累自己的家人,自从懂事来,他就像个怪胎一般活着。自从那次遇到那件事之后,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不会束手就擒,哪怕只有一丝可能,他也不会放弃,因为这就是他,不是叶家什么继承人,而是以自己的意志而行动的人——叶悠黎。

    听到脚步声,他反而像卸下上的担子似的呼出那口气,他斜睨着那扇门笑道:“喂!不要站在门口,我真的很害怕死亡啊……你们越是犹豫,我的反抗越大,只要我还活着,就会让你们为自己曾经做的事后悔!”

    他不知道,此刻那群生灵中,有多少存在不忍对他动手,向他挥下那死亡镰刀的……可是,那为首那红发的中年又怎么肯轻易放过他?

    ————

    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染成血色的大宅中毫无生气,黑暗中,闪电划过,一物被一只手推到一边,从下方摇摇晃晃地爬起一个人,看着四周,“他”的子微微的颤抖着,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此时,叶家宗家,叶碌夕只觉得心脏像猛的被什么击中,那股疼痛使他的子不受控制的向下倒下,霎间失去了意识。

    梦中,叶碌夕看到了对面的人,父母、“自己”与父母的那群属下。

    可如果那时自己的话,视角便不应该是这般了。马上的,他意识到,那个“自己”便是双生哥哥——叶悠黎。

    男孩惊喜地跑向自己的哥哥,可叶悠黎的神却与平时不一样,看到叶碌夕跑过来,伸手阻止道:“小碌……听说双生子是同一人……要是……算了,对你说那些只会给你造成负担……反正,从今以后,你就是一个完整的人了,不要再哭了哦!要坚强的活下去,照顾好小妹,抱歉,什么都丢给你,抱歉啊……”

    叶悠黎垂着头,让叶碌夕看不清他的表,可他的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脸颊却有两行泪滑了下来,影渐渐消失在虚空……

    “哥哥?哥哥你去哪里?不要走!”叶碌夕从梦中惊醒,泪流满面,他看着四周的环境,不由松了一口气。可……但他看到以往那霸道倔强不轻易哭泣的妹妹竟然在低声啜泣,一股不安感由心底升了起来:“琉儿……?”

    “呜哇……二哥!”不等他多说,女孩忍不住保住了他,放声大哭:“为什么会这样——”

    贤圣2080年12月1,九大家族,叶家家主全家除叶家长子叶悠黎尸体寻觅未果,尽数被灭。

    ——————因缘

重要声明:小说《尘旅天意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