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往事与梦

    少年的意识渐渐飘向那个梦——

    “啊哈!”梦中,男孩抱着一个穿白衣的孩童破水而出,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就像重生一般。就在不久前,他还以为自己差点就要死在湖里了。

    他看了怀中呛了几口水有些迷糊的孩子一眼,轻笑道:“哈……差点就被你吓死了,你真是个古怪的人,明明不会游泳还跳下来,还莫名其妙地就跳进湖里来了!”

    而男孩怀中的白衣孩童却还迷迷糊糊地问道:“你没事吧……我们没有死吗?”

    他闻言好笑道:“你在和谁说?该问这句话的人应该是我哎?我们要是死掉的话,能像现在这样狼狈吗?你这人,不会游泳为什么要跳到湖里?现在倒好,自己溺水了,还弄得我不得不分神来救你!”男孩边说边揽住对方用另一只抓着什么的手奋力划着水向岸边游去。

    上了岸,白衣孩童羞涩地捏着衣服,扭捏道:“我刚刚看到你在湖里,又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还以为你溺水了,我怎么知道你只是在水里游泳……”

    男孩看着那孩子,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生气了,他听这孩子的话,晃了晃手中湿漉漉的球,笑道:“我才没那么无聊去游泳呢!只是那孩子不小心把皮球丢到湖里,我看他哭得难过,就帮他把球捡回来而已。你看问题是不是总是头脑发不经大脑的?”

    说着,一个小女孩已经开心地跑到叶悠黎边,接过球,在男孩脸颊亲了一下,便跑开了。

    男孩说话没轻没重和那个女孩的行为,倒让白衣的孩子脸涨得通红,他努力不去想刚刚看到的,喃喃道:“我也只是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嘛!结果又帮倒忙了……”

    “帮倒忙?那倒不是,你刚刚也是出于一番好心。只是你不用大脑想问题,凡事都先看清楚,别再蒙着脑袋乱闯了。”哪知男孩竟可以听清楚他说什么,凑近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靥。

    白衣孩童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跳,不摔倒在地上,又惊又腼腆地问道:“你怎么听得清我的话?我明明说的很小声了!你……你……”

    男孩耸了耸肩,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故作神秘地在对方耳边悄声说道:“可能是因为我是神仙的后代,遗传了神仙的能力,所以我可以听到你说话。”

    白衣孩子被男孩的话唬住了,但人的好奇心却是无可节制的,他犹豫了一下,半信半疑道:“那你证明给我看看?让我看看你作为神仙后代的证据!”

    男孩摇头,得意地笑道:“那可不行,我虽然现在还不是神仙,但也算是个预备神仙了,你没听说过吗?神仙是不可以向凡人透露自己的真实份的。不然会失去法力的,我才不想就因为你这点小小要求就失去法力呢!”

    后者听他说的像真的似的,他垂下头认真的想着什么,男孩瞥了眼他,偷笑着支了一堆木头,擦燃了火柴,正想脱下衣服烘干,白衣孩童便冲上来,拉住他道:“等等,请收我为徒吧!我要学习仙术,我也要做神仙!”

    男孩似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有些愣了。他眨了眨他的大眼,用力在自己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很痛!总算可以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他看着对方笑道:“我才不要呢!你没听说过吗?神仙可不能随便收徒的,要经过各种考验,通过了才能收为徒弟呢!你是怪人,不怕我这个怪胎也就算了,还想拜我为师?不可能!”

    白衣孩童狡黠一笑:“那我就通过你的考验,告诉我吧!我应该经过什么样子的考验才能做你的徒弟?无论如何,你这位师傅我拜定了!”

    男孩本就孩子心,见白衣孩童那诚恳的眼神,心中有些得意,微微扬了扬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考验,反正是必须做出打动我,令我感动的事才能成为我的徒弟!”

    孩子闻言,兴奋地握紧双拳躬行礼道:“我明白了,师傅!”

    男孩撇嘴道:“别叫我师傅了,你又还不是我徒弟,你叫我……嗯……随便叫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孩童一呆,笑道:“你就叫我小一吧?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叶悠黎挠了挠脸颊,从一颗矮树上摘下一片叶子笑道:“名字嘛,就像这片树叶一样,不过是一个称呼,一种代号、象征,你又还不是我徒弟,我为什么要把名字告诉你的,等你哪天超越我,或者成为我徒弟了,我再告诉你我的真名是什么。”

    小一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又兴致勃勃道:“我一定会在几天之内拜你为师,十年内超越你的,到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这就作为我们之间的约定吧?”

    男孩耸了耸肩,不以为意,小一没有什么前辈指导,又怎么可能短时间内超过自己?再说了,自己根本就不会法术。

    两个孩子达成共识,就这样,每,小一与男孩天天都会在湖边见面,小一想尽各种办法打动男孩,男孩虽然还是没有收小一为徒,但那孩子却也不急,时间一长,两个孩子也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

    叶悠黎的意识瞬间变得清醒,他不由地睁大了双眼,水中那影吃力地划着水向自己这边游来,竟然与几年前自己那个梦中的小一的影有几分相似,只见对方水不是很好,才划了一会儿,就已经呈现出脱力的迹象了。

    少年的心在想起小时候那个梦之后,突然振作不少,力气也渐渐回到了他的上,他伸手一把便抓住了少女的手,稍稍用力,便将少女拉入了自己怀中,向着岸上游去。

    “啊哈!”叶悠黎爬上岸,一手抹去脸上的水,回头看着溺水的少女,几年来不曾有过表的脸上依稀流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你……似乎有些打动我了,和梦中的小一还真像啊……明明不会游泳,还敢往水里跳,即使是想救人也得有个限度吧?牺牲自己的命救人可是十分划不来的事。难道那个梦是预言将会发生这样一件事?算了,你救了我两次,又追到这里来了,送你去医院看看好了。”

    说着少年背起姬夏悦向着市中心走去,可他的况极其糟糕,估计将姬夏悦送到医院时,自己也差不多要住院了。

    却说另一位——姬夏悦隐约感觉有人背着自己,不由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件事,那一次,自己也是这么被背回去的。

    当年的湖水旁,那是自己第一次遇到那个神秘乐叶的地方,那天本来和往常一样,她来到湖边等乐叶。

    可是,直到天色渐渐暗下来,乌云密布,她仍旧没有等到乐叶的影,四周已经无人,女孩的心里有些害怕了,她从来没有在外这么晚都还不归家的。可是她答应过乐叶,自己一定要等他来。

    夜风轻抚小姬夏悦单薄的子,令她全不由战栗起来。一种不安感弥漫在她的心头。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古怪的喘气声,宛如野兽一般。

    女孩本能告诉她很危险,她的心不由提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悄悄向前进了两步,慢慢转过,小孩子天生的畏惧心理主导了她的思想,虽然觉得对不起对方,她却再也顾不上和乐叶的约定,慌张向着自家方向跑去。

    不知道为什么,姬夏悦跑到街道上的时候,天空与地面的色彩合成了晦暗的混沌,店面已经关门,空无一人的大街冷清又可怕。女孩的眼泪扑簌簌地流着。

    不知跑了多久、跑了多少里路,女孩都无法找到自己的家。偏偏又在这时,似有人发现了她的存在,向着她追来,脚步声越来越接近。

    姬夏悦不由回头看去,不看还好,这一看,女孩的心脏猛地颤抖了一下,整个人傻在了原地。

    此时跟在夏悦后的,是一个三米来高、脸膛青绿的壮实大汉,他的手中持着一把一人高的大斧,浑沾着红色粘稠的液体,并挂着形似人头骨的物品,正用散发着血色光芒的眼睛充满敌意地死死盯着她,活像一见从地狱爬出来的罗刹。

    他冷酷地哼了一声,大斧毫无征兆地向着女孩挥下。姬夏悦已经完全呆在原地,挪不动脚,绝望地等到死亡降临。

    眼看女孩便要成为大汉斧下亡魂,这时却有一双手突然从女孩后出现,硬生生档住了巨斧。

    从那双手之间,赤色的粘稠的液体正缓缓淌下,乌云渐渐散去,月光照耀着的大地,照出了那双手的主人的摸样——靛色凌乱的短发、6、7岁年纪的俊逸非凡浑是血的孩童站在女孩的面前,清靛色的左眼在月下散发着灵动的光芒,他吃力道:“不……不要伤害我朋友……他……他只是不小心闯入空间缝隙……”

    姬夏悦有些迷茫,虽然她从来没见过那个孩子,但她的直觉却告诉她,那个孩子正是她等待很久都未到的朋友,乐叶。

    斧头慢慢收了回去,大汉冷冷看着男孩,似乎在等什么。

    后者松了口气,向着大汉微微行了一礼,声音有些发颤道:“对不起,守护者,我的朋友误入了您守卫的地方,他不会再有下次了,请原谅我们无礼的闯入……”

    “咕咕……小家伙……带走你的朋友吧……凡是在这里久留的生灵都会发生异变,后患无穷……更会造成各个世界的失衡……咕咕……这次我便原谅你们的闯入……速速离去。”大汉似乎接受了男孩的道歉,他挥手示意两人离去,自己转便离开。

    男孩乐叶子微微卸了力气,他知道现在还不能松懈,暗暗深吸了口气,他压制了心中的害怕,轻声叫住了大汉:“前辈稍等……”

    大汉缓慢地转过来,他并不讨厌脚下那个礼貌的男孩,他早已注意到男孩的异常:“有……什么令你的心灵之力在流逝?”

    男孩一愣,他垂下眼睑,伤心道:“前辈,我……我想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我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了……而且……我似乎……正在迷失自己……”

    孩子的话令惊魂未定的姬夏悦心中莫名一痛。今天,在乐叶的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而那件事,足以重伤自己这位朋友,令原本那位凡事都打不倒的乐观乐叶完全心灰意冷。

    大汉俯视着男孩,淡淡道:“未来……充满了恐怖、痛苦和不安,由衷开心的时间也只是短暂的瞬间……但未来的事……无论是好是坏,全部都是你重要的时光……你既然还活着,就会前进,得到你活着的新意义,小家伙……失去也好,迷失也罢……好好活着,不用刻意寻找你活着的意义……你的诞生……一定会有它的意义……过去的或许不能挽回,但生活就是不断向前的……”

    男孩听得似懂非懂,虽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心却不似之前那样糟糕了,他点点头,答应道:“我会去寻找我活着的意义的……当我寻到之前,我不会死的。”

    大汉见乐叶下定决心,伸手按在男孩的眉心处,淡淡道:“你的力量……正在流逝……它会要了你的命……虽然……我不知道那是谁导致的……却也能……暂时帮你抑制……那力量的流逝……但……你的灵魂已经缺失……感必然会不健全……我……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小家伙……别忘了今天你在这里说得话……”

    男孩一抹眼泪,闭上眼睛道:“我知道了。”

    大汉动手十分快,收手时,男孩只轻哼了一声,昏倒在地,模样也恢复了姬夏悦往常所见的样子。

    大汉看着姬夏悦,淡然道:“小丫头……好好照顾那个小家伙……他可以带你离开这里……”

    姬夏悦看着乐叶,鼻子酸酸的便要哭出来,她紧紧抓住男孩的手道:“乐叶……乐叶……我会保护乐叶,我要变强保护乐叶……我要变强……我要帮乐叶找到他的意义……”

    大汉听了女孩的话,慢慢蹲下,声音就像雷鸣一般在女孩耳边响起:“小丫头……你想变强去保护边的人……?是真心的话吗?”

    姬夏悦此时正视大汉的眼睛,已经没有一丝害怕,她认真的点头大声道:“是,我不想看到我边有人伤心了!”

    “为他人……为他人吗?是啊……为别人……自私的群居生物人类总会变强……人类……总是相互依靠信任才会变强的存在……”大汉仿佛想起什么,喃喃叹了口气,他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道:“这是你们人间贤圣国上古时最圣明的君主留给后人的修炼心法……他……写得浅显易懂……你按照上面的做……便可以变强了……”

    姬夏悦整个人都傻在原地了,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而小册子已经落到她手上,融入了她的手心。女孩回过神来时,大汉已经离去,留下女孩默默守在男孩边等候他的醒来。

    乐叶醒来后,并没有多余的表,他站起,向姬夏悦伸出手来:“回去吧……”

    姬夏悦虽然不懂之前乐叶与大汉说了些什么,但当乐叶醒来时,她已经不想再去想那些,任由乐叶背着她向着乐叶认为正确的地方走去,心中则隐藏了一个小秘密,一个将会改变她一生的秘密。

    默默趴在男孩背上一言不发,心中已经感觉到,只要今夜一过,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乐叶了。

    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家,只知道乐叶背着自己,眨眼就走到出了那晦暗的街市,回到了自己常走的大街上。繁华的夜市说不清有多闹,仿佛之前只是自己不小心闯入了异次空间。

    直到家门口,姬夏悦注视着乐叶转准备离去,忍不住大声叫道:“乐叶!”

    男孩回头看着女孩,女孩从那眼睛中,再也找不到往的灵动,乐叶的眼眸变得淡漠,隐藏着淡淡的忧愁与悲哀。

    当他注意到女孩目光时,撤回目光,干笑两声:“我可能……不能再收你为徒了,对不起,我没办法让你变强……本来,以你的天赋,或许真的可以在十年内成为出色的神仙候补……必然是那个世界中的新一代翘楚……我与你的缘分到此而已,我可能再也不会来见你,以后你要自己努力,或许可以找到一位真正的师父学到真正的仙术……”

    说罢,男孩不再回头,踉踉跄跄地向着路的尽头走去。

    姬夏悦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和染上血的白衣,她并没有之前的恐慌,血的温度让她的心慢慢的恢复了平静——那似乎是乐叶的泪,可是他却没有表现出任何让女孩不安的行为。

    姬夏悦目不转睛地看着渐渐远去的乐叶,握紧了拳头,喃喃道:“乐叶……如果我留住你,也许只会成为你的累赘,我不能让你等着我慢慢变强……我要在短时间变强,那时候,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不管多久,只要你还活着,我一定会找到你,只有你……是我唯一的师父!”

    ——

    姬夏悦紧闭着眼睛,柳眉蹙了起来,梦呓般低语:“师父……”

    叶悠黎有些愣神,他回头看向女孩的脸庞,仔细打量着背后的少女,总感觉女孩实在什么地方见过,她的脸上依稀有着熟悉的影子,少年收回目光,喃喃道:“这么久来,梦中的那个小子难道就是现实中的姬夏悦?”

    姬夏悦模模糊糊似睡似醒,没想到却真真实实听到有人说话,她吃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背着自己的那人的侧脸,喃喃道:“乐叶……?是师父吗……?”

    叶悠黎瞥了少女一眼,听不懂少女在说些什么,但见他没事,也改变了想法淡淡道:“你醒了?我送你回家,你家在哪?”

    姬夏悦的意识渐渐回到她的上,之前被水呛着难受,她也不拒绝,老实地伸出手来,露出了份识别卡,显示出自己家所在的位置。

    少年不再多问,只是嗯了一声道:“你先靠在我背上休息一下,那里离这里不远。”

    少女意识到自己正被少年背着,一向神经大条的女孩只是觉得有些不妥,却也不清楚是哪里不妥。好胜心让她挣扎着想从少年背上下来,可少年的手像钳子一般,令她根本不好动弹。

    她到现在才想起自己不会游泳,刚刚莽撞跳下水,只怕不救不到人,反而还会使自己丢了小命,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刚刚的那个女孩……她怎么样了?”

    叶悠黎回忆着往事,突听少女这般问,淡淡道:“刚刚的女孩?我就是刚刚落水的人,但我不是女孩。”

    听少年的话,姬夏悦尴尬地涨红了脸,天色太黑,先前她并没有看清叶悠黎的样子,而现在湿漉漉的衣服也显示出对方是个男孩。她不好意思的道歉道:“抱歉……我……我还以为你是……”

    叶悠黎摇了摇头,心异常的平静,就像梦中与小一在一起时一样。对于小一,梦中的那个自己就像对待亲弟弟一般,不知不觉中,他便将姬夏悦当成了梦中的小一:“没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少女觉得尴尬,也不知道该找什么话说,而叶悠黎则一心想送少女回家,两人便这么陷入沉默。渐渐的,少年的体力跟不上速度,走了一条街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天上的层层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带着一丝暖意的微风吹散,皎洁的月光与漫天繁星让人的心十分舒适。

    半晌,姬夏悦终于再次开口,轻声道:“谢谢……谢谢你刚刚在水中救我一命……”

    叶悠黎沉默地向前走着,趁着月光,他的余光认真地打量着少女的样子。

    这么长时候以来,为了躲开父亲,他一直未曾去找过他说认识的任何人,时间久了,他们也已经不在原本的地方居住了。

    本来一切都已是过去式,如今却让他看到了一个长的那么容易让自己产生熟悉感的人。他的心说不出的复杂,明明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可偏偏想不起她是什么人,明明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剩下好好看看他这位“熟人”了。

    少年认真打量着少女,似想起什么,一声不吭地加快步子,姬夏悦不明所以,她想着从前她认定的师父,失望地轻轻叹息:“师父,你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已经变强了……你现在真的还活在这个世上吗?为什么不来找我?即使你不再认我这个徒弟,难道连朋友都不是吗?”

    她看了少年一看,心中伤感:“如果师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和这个人一样大了吧?长成一个漂亮的人了吧?”

    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偏离原来的轨道,远离了他们的目的地。

重要声明:小说《尘旅天意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