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离家斗智

    走廊过道,年轻的主人穆廉怀着激动且复杂的心领着仆众急匆匆地向着那间十年不曾改变过的房间走去。

    当穆廉从仆口中得知叶悠黎苏醒的消息,喜悦几乎冲昏了他的大脑,他只想马上赶到这个养子的边,纵使他不学无术,纵使没有一天回过这个家,但穆廉从未放弃叶悠黎。

    谁也不知道,九大家族中,百年难见的天才穆廉为什么会在几年前突然收养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连修真的基本体质都没有的野小子。明明以他的条件,会有一个接一个的女生主动**,将来也不缺后人。可他偏偏领养了一个一点天赋都没有的孩子。

    没人知道其原因只是因为他意外发现了那时候的叶悠黎的秘密,照顾并保护他并非空来潮。自从几年前的那件事发生之后,他暗暗隐藏了叶悠黎的那个秘密,让他能过上一个快乐且普通的生活。

    穆廉不曾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至少也要将叶悠黎抚养成人。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结果却是叶悠黎突然受到重创变成了植物人。

    虽然穆廉不曾死心,却觉得自己将会永远无法弥补叶悠黎,用一生也无法偿还。而现在,叶悠黎的苏醒,让他心灰意冷的心再次活跃起来,势必要好好保护那个孩子。

    才到转角,便见一个女仆打扮的人低着头匆匆从他边经过。穆廉心中一动,头也不回地喊道:“等等。”

    女仆闻言微微一惊,将头压得更低了,她停住脚步,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叫我有什么吩咐?”

    穆廉愣了愣,摇头道:“也没什么十分重要的事,少爷醒来了吧?他是什么反应?”

    “呃,回老爷,少爷已经醒来了……他……他……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女仆一惊,犹豫片刻,回答道。

    穆廉点头笑道:“嗯,那好。麻烦你去通知大厨,做一些容易下咽的营养的食物,待会儿送上来。”

    女仆松了口气,忙不迭地点头应道:“知道了,我这就去。”她没有注意到,叶家其他人的表十分奇怪,似乎发什么了什么不应当发生的事

    等到女仆下楼之后,穆廉无奈地叹了一声,拿起电话:“叶宜,叶皓,一会儿将有一个女仆打扮的人出门,悄悄跟着,不要惊动那个人。”

    放下电话,穆廉又向着叶悠黎所在房间走去,众人中,有人不解地看向穆廉,问道:“穆先生,为什么……”

    不等他问完,穆廉便回答了他的问题:“少爷沉睡了一年,不管是体力还是精神,都是糟糕透顶。刚刚的少女的举止有些奇怪,但现还不能完全确认,我要去悠黎的房间确认一件事,以防有误。”

    众人赶到叶悠黎房间,房间窗户打大开,一眼可以看到,窗外,有一人正慢悠悠地向着外面走去,穆廉跑到阳台,下方,有个脚印,似乎那个人正是从这阳台之上跳下去的。

    穆廉稍稍一犹豫,掐着某种指印,向着那马上将要离开他视线的人一指,有什么光芒没入了少年的体之中,做完这一切,穆廉转过,吩咐道:“对于今发生的事我希望你们保密,少爷苏醒的事,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即使你们的家人也不行。就当小悠在一年前已经被陨石重创逝世了。”

    有仆人不解道:“先生,少爷不是没有死吗?为什么要伪造他活着的消息?那样也算是保护他吗?我们这样一直瞒着真的好吗?难道您这次真的不管少爷了吗?”

    穆廉严肃道:“那孩子本来就只是一个普通孩子,我的份反而会害他成为不少势力用来威胁我的工具。没人知道小悠还活着的事便是对他最好的保护了。只要暗中保护他不受到那些小混混打扰就行了。”

    穆廉说到这儿,目光突然一寒:“但是如果事泄露出去,后果我想你们都知道吧?”

    众仆皆打了个寒噤,连连点头。穆廉见状才点点头,转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边走边道:“那个孩子一定不会乖乖听我的话吧?看来我得去准备准备,这个家……在我尚未带悠黎回来之前就麻烦你们先照看着了。”

    暗处,少年静静地听着管家的话,心里思忖:“好精明的穆家穆廉,真是一处漏洞都不会放过啊……这个样子只怕逃出去也没办法逃过这天才的手掌心。哼……不愧是就大家族中的天才修士。只可惜,现在可没人打算让你那么轻松抓住。别太小看人了。”

    仿佛是为了回应少年的话,在个这时,穆廉接到了电话——“穆先生,那个女仆跟丢了。”

    穆廉轻笑道:“果然!叶宜叶皓,不用再跟,我想他早就发现你们在跟踪他了,比起反追踪,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斗不过小时候经常跑去部队玩的悠黎,你们现在马上回来,我另有打算。”

    半晌,待到一男一女回到别墅,穆廉道:“叶皓叶宜,你们两是我从小带大的,也是悠黎的玩伴,在这个家里,比较了解他的应该就是你们两个人了。这是追踪仪器,你们去追另一个少年,如果那个人是悠黎便尽量劝他回来,如果不是,就求他把悠黎的所在告诉你们,态度一定要诚恳。”

    两人中的女孩嘟囔道:“穆叔,你又不是不了解悠黎少爷的个,你即使用极端的方法也别想让他回来,他会和我们拼命的!”

    穆廉却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悠黎并不是鲁莽的人,无法将他带回来也没关系,我只希望你们可以……”

    霓虹灯下,如同白昼般的芯街上,叶悠黎慢慢走着,抬头仍看不见月亮。

    少年心中有些计较,他也不知道那个萧叶是否可以完全信任。眼前的世界已经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城市中的变化让他有些呆:“只是沉睡一年,就有那么多建筑我连见都没见过……道路也改变了……现在我似乎也只能相信萧叶了,不知道白老怎样了……必须弄一副新的隐形眼镜才行……”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少年的呼吸有些急促了,不由地加快了步子:“肚子太饿……都没什么力气了……也不知道萧叶跑出来没,希望还没有被拆穿……”

    “喂,小妹妹,借点钱给我们哥儿几个花花?”一个声音打断了少年的思考,叶悠黎依旧低着头,面前的不过是几个曾经见过的小混混,此时已经围住了他,似乎把他当“肥羊”了。

    他扫视几人,淡淡问道:“齐谕最近可好?”

    几个不良少年意外地看着叶悠黎,向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大笑道:“齐谕?你说的是一年前的那个几乎称霸南贤圣的齐谕吗?哈哈,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听说他的,但是小姑娘,南贤圣真正的老大可不是他,而是叶悠黎。自从叶老大去世后,他便变成一个废物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找叶老大的鬼魂吧?那个没用的懦夫……”

    不等他说完,鼻子已经塌陷下去了,重重摔了出去。

    叶悠黎抬起了头,目光愈发的冷漠:“我打你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不是小妹妹。第二,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几个少年这才注意到叶悠黎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当叶悠黎抬起头的时候,他们却像突然撞鬼一般,惊恐的逃散。

    叶悠黎隐约已经想到原因,可一个店子外的玻璃上模糊映着少年的样子,唯一清楚的就是左眼的瞳仁——琉璃般的清靛色的重叠的重瞳,而右眼却是正常的眼睛。

    少年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左眼:“必须马上找一副黑瞳隐形眼镜才行了,这样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后不知何时多出的两个人,少年皱起眉头,不用回头也知道,对方应该就是和自己认识八年的叶宜叶鹄二人。少年心中思忖:“竟是他们,没想到那么快就发现我了,看来应该是老爸的安排。还真是了解我啊……不过,跟我玩追踪?除非是部队的张强大叔,不然谁都别想跟在我后……”

    少年不再向着目的地前进,他可不想让那两个人知道自己的真正目的,那样下去,估计会纠缠不清。

    叶鹄叶宜跟了一会儿,发现前方少年开始改变路线,不由地头痛起来,叶宜蹙眉看向叶鹄道:“他好像发现我们了,怎么办?就这样让他乱跑吗?”

    “当然不行!”听少女这般说,叶鹄急道:“要不是穆叔的追踪器,我们估计会完全失去少爷的线索,必须先确认他就是少爷。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一个普通人耗下去,穆先生说少爷从小体就不是很好,如今又是大病初愈,那样的体根本不能坚持多久,如果我们在这里挨时间让少爷遇到什么心怀不轨的人怎么办?”

    叶宜不以为然地撇嘴道:“叶鹄哥,你不能总是这样纵容叶悠黎那个笨蛋少爷啦!你这个样子,他根本不会听话的啦!就是因为你这样,他才每一次都那么任意妄为的!他知道我们根本不会怪罪他,才得寸进尺的!他就是一个被收养惯坏了的纨绔子弟罢了!”

    叶鹄脸色难看地怒喝道:“叶宜!少爷不是纨绔子弟!他从来都没有依靠过穆先生,这么多年来,他几乎从来未回过这个家,也不向穆先生要过钱。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胡说八道了!”

    少女推开叶鹄,怒道:“我怎么胡说八道了?我就不信,凭他一个15岁不到的小鬼能做什么!虽然我不知道穆先生为什么那么关心他,但他只是个连修真都修不了的废物寄生虫罢了!为什么大家都能接受他那完全不会顾及他人只懂得依仗自己那个养父的二世祖?都八年了,他一直都是那个要死不活的样子算什么啊!”

    说到最后,少女忍无可忍地叫了出来,吸引了不少人的侧目。

    而前方的叶悠黎亦一句未漏的听了进去,即使是一向不生气的少年的心头也有些不舒服了——自从六岁开始,当他得知自己的养父是一位了不起的修真者,他就不想在父亲的那座别墅里住,没有花过养父的一分钱,十一岁他便完成了别人不可能完成的事,而学费亦是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赚回来的。一直以来,他都希望自己成为令父亲感到骄傲的孩子,而不是只知道依仗家里的纨绔子弟。

    少年最终在一家超市前停下了脚步,叶鹄叶宜见状,停止争吵,慢慢向他靠近。叶鹄想伸手去拍拍少年的肩膀找个话题让他转,这样便可以看到少年的样子了。

    可他的手才伸到一半,前方的少年已经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轻微的吸气声响起,叶悠黎突然发力将叶鹄的手用力往自己前方一拉。措手不及下,青年的子不受控制地向前倾,悠黎的手肘不偏不倚地重重撞在他的腹部。叶悠黎的力道不轻,叶鹄不由弯下腰去。

    叶宜正想反攻,却见少年转过来。这一看,少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少……少爷?”她有些不确定,因为叶悠黎的模样有些不一样了,那双眸子完全与以前不一样,这样看来……叶悠黎并不像她所想的那个凡人。

    叶鹄闻言,抬起了头,苦笑道:“果真是少爷……那一拳真狠呐……!”

    少年眨了眨眼,看不出丝毫绪道:“我不会回去,如果你们不退让,就休怪我不客气。”

    女孩却好奇又兴奋地笑道:“真是小少爷?这个样子应该是变异种吧?难怪穆先生要把你留在边。早就听说变异种是模拟修真者创造出来的‘不存在的生命体’,以前穆叔总怕我们伤到你,不许我们与你对练,今天穆先生特别许我们出手……只要抓到你就行,就让我见识一下变异种的本事吧!”

    话音未落,少女已经挥拳向着少年冲了过来,叶鹄想阻止,却也赶不上了,他只有大吼道:“叶宜,住手!少爷不是变异种,他是混血儿啊!在打架方面,你也根本……”

    青年的话戛然而止,叶悠黎已伸手挡住了叶宜的攻击,就这样若无其事地抓住了她的拳头,接上了叶鹄未说完的话:“叶宜,如果你用几年来对我的认识来对付我,只会让你吃亏。我也不是修真者创造的‘变异种’。”

    边说,少年边闭上了左眼,他并不想让别人把自己当成怪物,刚刚自己的左眼已经吓跑了小混混,而叶宜的话令他更在意自己的左眼了。

    少女并不知道少年现在在想什么,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叶悠黎这样随意地一拨,将自己的手潦到一边,另一只手则一扶她的腰际……瞬间,她感觉天旋地转,下一刻,人已经倒在地上,浑麻痹:“怎么可能?明明不是修真者……难道这就是变异种的异能?”

    少年的额上溢出层层汗水,子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他勉强支撑着子回答了少女的问题:“蠢材,我说过,我不是什么变异种,那只是传说……修真简单形容就是锻炼灵魂,对灵魂进行进化。我虽然无法修炼灵魂,但可以锻炼体,也许一开始不具备什么实力,并不代表经过努力与锻炼不会有什么成效。长期累积的力量集中在体各组织,即是说,我体的强度等于你灵魂的强度,甚至更强……从几年前开始,我便专攻武学,体的各个组织的柔韧与协调可不像那些只练肌的运动员。”

    说着,他退了两步继续道:“如果你只当我是病弱少年与我对战,你根本毫无胜算……”

    少年不愿再与少女废话,不管女孩的话多么不中听,但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他不再出手,只是看向叶鹄道:“不要再跟着我了。”

    叶鹄无奈道:“我早就知道了,每次穆先生总让我们不要打扰你,其实是不希望别人知道你习武的事吧?他要我们来找你也只是想我们测试测试你,并没有对你回去的事报多大希望吧?”

    叶宜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一直以来,她对叶悠黎都十分不服气。现在她才明白,那都只是自己想的太天真,叶悠黎或许并不是天才,但是凭着那份毅力锻炼体就像自己修真一样努力,自己刚刚居然否认了他的努力,认为那一切都是变异种的异能的功劳。

    修真的方法有许多,不少人选择在修炼灵魂的同时,令体内能量得到升华,将受到天劫的洗涤,抛弃**羽化登仙。这是简单而轻松的方法。

    除了剑修,很少有人会选择锻炼体的强度,在天劫的洗涤下,令灵魂与**同时得到升华。叶悠黎的灵力也许不能修真,但是体的强度必然不弱于进行过各种天劫洗涤的剑修的体。或许,他的锻炼方向无意承袭了修真界的武修与剑修的修炼方法。

重要声明:小说《尘旅天意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