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003 结怨

    初进来的这位青年人见姬长风非但没有收敛的意思,反到是厚着脸皮顺着自己的脸就爬了上来,不由有些怒意。

    但是旁边的姬达明就算在傻,也知道这进来的人是谁了!

    这人可不简单,虽然名声不显,但是却在这片小镇是有着举足轻重的权势!

    他正是在青龙山‘云台洞’修炼的仙家弟子,虽然只是记名的,但是那也不简单,与他们这些平凡人那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

    姬达明可不想自己家的小子就这么得罪了这么大的一个人物,于是急忙上前,一把就拉住姬长风的手,微微的攥紧,看着此时面色微有些寒冷的青年人,恭敬的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李公子回来了,我家小儿年纪还小,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一个孩子见识。”

    见姬达明这样的莽汉都如此懂事,这李克喜不由哈哈一笑道:“达明,你也是我爹这里的老客户了,有啥事你直接跟我说不就得了吗,何必带着你家小子过来,找我爹麻烦呢?”

    姬达明微皱着眉头,此时的他还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应付,直急的额头是冷汗直冒,体也微微的抖动着,毕竟这些仙家的手段那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抵挡的,因此心里只有干着急,却没有半点办法。

    姬长风初一见这人进来,就感受到了一股傲气凌人的气势,心头暗趁这人好大的傲气!

    如今又见李克喜如此说词,自然知道了这人的份,只是姬达明如此表现,姬长风顿时感觉内心放佛被人用重锤砸了数百下,直将自己的心击的粉碎一样!

    虽说才刚刚来到这世界不久,但是与姬达明等一家的感却深深的烙印在了前世曾是孤儿的姬长风心里,看着自己的老爹对别人低声下气,姬长风就气不打一处来。

    毕竟前世他也是有份的人,就算是见了元首那也是该说啥就说啥,该干啥就干啥,根本就没啥客气可讲,哪里用得着受这样的鸟气。

    不过此时看这位李克喜似乎并不喜自己父子俩,而一旁的那位李老掌柜似乎也没什么想要上来劝一劝他儿子的心思,姬长风不由思虑了一下。

    毕竟现在他不能象前世时那般冲动,不然的话后果还不知道究竟会怎样!虽然还不知道这人的份,但是从他是带着的傲气以及对自己父子俩的态度来看,这人后一定有着什么大的靠山,因此此时姬长风能做的唯有忍一个字而已。

    不过,这忍也用不了多久!

    毕竟那枚盒子上所现实出的X能量值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但让自己知道那是什么了,哼哼,小子!以后自然有你受的,不过现在还是先过了一这一关再说!

    想到这,姬长风不由一拉自己的父亲,当先就挡在了姬达明的前面,双手对着李克喜一恭,道:“想来你就是李掌柜的公子了。”

    李克喜也很好奇,一个十五六岁的娃能有啥出息,见他自己出头,不由想要见识一下,冷笑道:“自然!”

    “那好,我想说的是,刚刚我似乎并没有得罪过你爹吧?我讲的可全是事实,毕竟就算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的吧,而我们与你爹又是主顾关系,一个买家一个卖家,如今只是来算一下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姬长风不卑不吭的望着李克喜道。

    而且心细的姬长风,似乎察觉到门外又有几个同样是白衣背剑打扮的青年人一起走了过来!

    就算这个李克喜不讲理,难道他的同伴都不讲理吗?想要制住他们爷俩,也要他有足够的理由才行!

    打定了主意的姬长风,见李克喜面色微有些不自然,并且瞥向了一旁的李老掌柜,姬长风知道此时应该在说些什么,才能将刚刚李克喜的话题转移过去,于是开口道:“李公子,我们爷俩都是山里的粗人,对于账目之事也不甚明了,不过我想你和你爹都是明白人,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这两个粗人一个明白帐呢?”

    李克喜见姬长风话里有话,而他也自知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由微有些含怒,就准备教训一下这姬家父子,但是此时却从门外进来了四个同样是白衣背剑的男子来。

    其中一人面上挂着和煦如阳光的微笑率先开口道:“哦?不知道是什么明白帐,这位小兄弟能不能给我们也算上一算呢?”

    “是啊是啊,究竟是什么明白帐能让我们的李克喜小师兄如此生气呢?真的很好奇呢,小家伙你就给我们算上一算呗!”

    这几人一进来,其中就有两人走到了姬长风父子的旁边,而另外两个则走到了李克喜的前,似乎有意无意的要护住姬家这父子二人。

    见这来人的意思,李克喜不由不悦道:“你们来干什么?山门交代的事干利索了!”

    “那当然,也不看是谁出马,对不对,我们的小师兄!”其中站在李克喜前的一位材微有些矮小,不过却生的极其精明的青年含着不清不楚的微笑道。

    “哼……对了,我家的闲事好像还由不得那么四个家伙来管吧!”李克喜自然看出来了这几人的用意,那就是故意来跟自己做对的,平里这几个家伙就够讨厌的了,没想到连自己的家事也要管,不由生出了股股怒意。

    那矮小的男子嘿嘿一笑,望了眼姬长风这爷俩,道:“小伙子,似乎你还没把帐算好呢,算好的话,可以走人哦?“

    听了他的话,姬长风眼睛不由一亮,而精明的他也清楚的猜到了这四人与李克喜之间的关系,不由一笑道:“恩,知道了。”

    看着脸色被鳖的铁青的李克喜,姬长风知道,这几人的实力应该与李克喜相差不多,不然的话以李克喜是的傲气,估计早就发做了,既然如此,那不如让他在吃一个亏。

    于是姬长风十分大胆的走到李老掌柜的前,顺手就拿过他手上的账本,直接就对上了自己手上的账本,一一细细的计算了起来,并把所有的进出账目都读了一遍后。

    才略有深意的看着此时浑冒汗的李老掌柜,一字一句道:“李大掌柜,没想到你赚钱的方式倒是瞒特别的,不如以后我也给你当学徒吧!这样我也很快就能发大财了!”

    而这进来的四人中,似乎出都不是怎么好,一听姬长风所念出的一道道账目,不由一各个含怒的望着平里总是坑哄猎人的李老掌柜。

    而当先矮小的那个男子,更是满脸怒容,当着李克喜的面,伸手指着李老掌柜的鼻尖道:“你这个老东西,赚的可都是黑心钱!没想到我们的小师兄竟然有你这样的爹,看样子以后我们可都要对小师兄抱着异样的看法了!”

    他说这话的意思,让其他三人均是冷冷一笑,如果李克喜的爹真是这样的人,那么这件事一回到山门里,传开的话,对于李克喜这位被二师叔收为关门弟子的家伙,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自然可想而知。

    听着明显是威胁的话,李克喜神色一紧,毕竟这几人都是自己的同门师兄弟,不能有任何的同门相残的事发生,不然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因此矮个子才会说有异样的看法,而不是一些脏话之类的言语。

    可就是这样,李克喜才会紧张,毕竟‘云台洞’可是最讲门户的一个修道门派了,而如果自己爹爹的作为真的传进门里的话,那么自己的仙途就断了!

    如今自己又不是这四人的对手,打也不能打,说也不能说,李克喜不由心里暗恨眼前的姬家父子二人,如果不是他们,事根本就演变不到这种程度上来!

    暗暗的记住了这父子二人,以后在慢慢泡制的李克喜,这时望着矮个子青年道:“呵呵,我怎么敢当师弟的一声小师兄呢,我这就叫爹爹把他们没有拿走的钱财全部取走,几位师弟等一等啊。”

    李克喜急忙朝自己的老父打了个眼色,李老掌柜就算在傻也知道现在应该干什么,于是急忙取来钱财递到了面色平静的姬长风手上,并快速的回到自己的柜台,看着自己的儿子如何处置眼前的事

    他现在之所以能在这卧牛镇上混的风生水起,靠的全是自己的儿子,如果自己的儿子倒了,那么曾经被他坑过的,得罪过的人如果反过手来炮制自己,那后果李老掌柜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爹,走了!”姬长风见姬达明有些楞神,一把就拉住姬达明,并向这进来的四人拱了拱手后道:“多谢几位,小子家中还有些事要处置,以后如果有缘再见的话,小子定当请几位大侠喝上几杯。”

    “慢走。”

    矮个子看着已经拉着自己父亲离去的姬长风,不由暗叹一句:“好聪明的小子!”

    这时看着姬长风父子离去的李克喜,望着几个师弟嘿嘿笑了笑,道:“几位师弟很少来卧牛镇吧,既然来了就在这住两吧,也好叫师兄我尽尽地主之谊。”

    李克喜一边说,一边向自己的父亲施着眼色,李老掌柜急忙上前,也与几人着近乎。

    而这几人似乎并没有打算把事搞大,不过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既能帮助姬长风父子又能让这爷俩出点血,何乐而不为,因此一各个呵呵笑着跟在了这爷俩的后,准备看看这爷俩要用什么手段来堵住他们的嘴了。

    PS:求包养。。。。。。。

重要声明:小说《修真界里的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