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002 好一张利嘴

    姬家村离卧牛镇大概也只有十几里地,姬长风与父亲姬达明半个多时辰就走到了。

    这还是姬长风第一次与父亲一同来到这座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小镇。

    卧牛镇并不算多大,大概的平均面积也就有十几平方公里大小,虽说这镇子不大,但是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也少少的有一些。

    卧牛小镇是个类似于前世时古代小镇一般的镇城,青砖垒成的城墙以及高高的城楼,在城门下站着两个满嘴哈哈的城镇护兵,满脸懒散的看着过往的民众。

    “呦,这不是姬家村的姬达明吗?怎么刚刚卖完货,这又来了?”那城门前的一个护兵看到了姬达明带着的姬长风二人,不由咧嘴一笑,冲着姬达明打着招呼道。

    “老胡啊,你当班啊,吃饭没?”姬达明一见是老熟人,上去打了个招呼道。

    姬长风跟在姬达明的后,细细的观察着这里每一个人的动态,每个人所说的每句话,他具都记在了心里,并且加以咀嚼分析。

    “哪里能吃饭啊,还赶不上你过的舒坦呢。”护兵老胡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瞥了眼旁同样带着懒散意味的伙伴,道:“小张你看看时辰到没,到了咱就回去吃饭,他吗的早知道当时我就拿钱捐个小官了,哪里用的着在这里看门。”

    “时辰快到了,在熬一会吧。”那个护兵抬头看了眼天空中的头,打了个哈哈道。

    “我们还要在这看一会,达明啊,你先进去吧。一会有时间的话,就喝两杯。”护位老胡咧了咧嘴,嘟囔道。

    姬达明豪爽的笑了笑,道:“好,哦对了,这是我儿子,怎么样长的俊吧?哈哈……”

    “咦!没想到达明你这个粗货也能生出这么嫩的小子,嘿嘿……是不是这小子全继承的是嫂夫人的血统呢?”老胡笑着开了个玩笑,打趣着姬达明道。

    姬达明瞥了眼跟在自己边的姬长风,嘿嘿笑了笑,道:“那好,老胡一会见吧,我们先进去找老李那个老狐狸,算算帐!哼,又坑我。”

    看着这爷俩进了城,老胡与旁边的伙伴,均都相视一笑,老胡更是笑道:“这家伙,难不成还想砸了老李的招牌不成,哈哈,不过老李那老家伙确实也是个老狐狸,嘿嘿,咱们呆会在去他那里弄点钱来花花,成不?”

    “那当然了!”这两个护位有说有笑的继续站在城门楼子前,打发着无趣的生活……

    …………

    这一进城,姬长风原还以为进了啥影视基地,但是一想自己穿越的事实,这才了然,目光深邃的看了眼正与熟人打招呼的姬达明,微微的笑了。

    卧牛镇并不算多大,除了居住区以外也就四条长街,街两旁多数都是些酒楼茶肆之类。但是也有不少的娱乐场所,象一些杂耍艺人弄的戏台之类,以及青楼赌场等等。

    而姬长风与姬达明则在一处有两层小木楼的收购各种杂物的小店前停了下来。

    所谓的收购各种杂物,就是一些猎人打猎来的皮毛等等,象一些别的有价值的古董之类这小店也是收的,基本上与当铺也有着许多相同的地方。

    “老爹,你说的是不是那个站在柜台里的老家伙?”姬长风一打眼就看到了敞开店门内柜台的一位老掌柜,以及站在店里正忙碌着的几个小工学徒。

    “是的,就是这个老狐狸!”宛如遇到了杀父仇人一样,姬达明风风火火的就走进了这间杂物收购店里,姬长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跟在了冲动如魔鬼的姬达明后。

    “老狐狸,哼!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你在这就行,快点把这几次坑我的钱退给我,不然哼哼……”一进门,姬达明毫不犹豫的指出自己的食指,指在了一脸镇定的老掌柜的额头上。

    看姬达明这个样子,姬长风清楚的知道姬达明的为人,虽然他话说的这么硬,但是只要这老掌柜只要一张口,他铁定就没词了。

    “呦,这不是达明嘛!怎么?吃过饭了?是不是又有新货进来了?”李掌柜笑着看着指着自己额头的姬达明,他并不生气,反到是对一旁的小工道:“去给达明弄杯水来,看他从家到这一路也怪辛苦的,别让他喘着了。”

    “你……”

    姬达明见李掌柜根本就不吃自己这,不由有些气恼的放下了手,哼哼唧唧的走到了一旁,接过小工递来的水,吧唧吧唧的就喝上了。

    毕竟这都邻里邻外的,熟路了,根本就没可能动手的,因此也只有磨磨嘴皮子而已。

    看着姬达明受气的闷样,姬长风不由暗暗一乐,不过他还是没忘记自己究竟要来干什么的,于是抬叫走上前,冲着李掌柜打了个稽首,笑道:“李掌柜你好。”

    “恩?这是谁家的后生长的倒是俊俏,呦!达明,这个小子该不会是你家小子吧?你小子行啊,弄出个这么俊俏的家伙!”李掌柜细细的一看姬长风,见姬长风与姬达明有几分相向,顿时知道了姬长风的来历,不由开口笑道。

    “哼……”姬达明知道这李掌柜又在讽刺自己了,但是他肚子里就那么多点墨水,除了生闷气以外,似乎没别的事可干了,总不能叫他拿拳头去狠揍一顿这个老家伙吧。

    “李掌柜你寥赞了,小子生的哪有李掌柜俊俏,虽然小子比你年轻,但是小子自认为没有李掌柜长的这般随心所。”姬长风双眼微微一眯,对于这嘴毒的李掌柜的话有是微有些怒意。

    这李掌柜刚刚话里的意思,显然就是说自己根本就不是姬达明的种,反到是一个劲的讽刺姬达明,如果不是自己在这的话,恐怕姬达明又要平白无故的受到这些闷气。

    好在前世时姬长风练就了一张利嘴,想要跟他斗嘴,这个虽活了大半辈子的李掌柜似乎还是嫩了点。

    这姬达明是个粗人,还没听清楚自己儿子究竟说的是啥,但是旁边的几个小工在傻也听懂了。一个个捂着嘴,鳖着笑,脸色都被整的通红。

    何为随心所?那就是根本就不是往正常人的上长呢!

    姬达明微皱着眉头,此时一瞥自己的儿子,还因为自己的儿子说错什么话了,但是一看到李掌柜那张铁青的脸,姬达明不由笑了起来。

    不过这李掌柜毕竟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双眼怒瞪了一眼正偷笑不已的几个小工,见他们讪讪的去干活了以后,这才望向依旧对自己笑眯眯的姬长风道:“小子,不知道你来此有何贵干呢?”

    “哦,李掌柜其实也没什么事,主要就是想来和李掌柜用纸笔算一笔帐而已。”姬长风又一稽首,道。

    李掌柜暗道:“好精明的小子,用稽首这种礼仪堵我的嘴!这姬达明什么时候有了这么精明的小子!”

    嘿嘿一笑,李掌柜双眼一眯道:“不知道小子你找我算是什么帐呢?”

    “哦,我爹不识数这一点我想李掌柜应该知道吧?”姬长风笑了笑,道。

    见李掌柜点了点头,姬长风继续道:“我娘觉得我爹好像有什么地方可能算错了,毕竟我爹根本就不会算账,出错也是再所难免,我这才来找李掌柜你算算帐。”

    李掌柜现在明白了姬长风的意思,又瞥了眼此时正瞅着门外的姬达明,眉头不由一皱,道:“那你是非要算这笔帐了?”

    一旁的几个小工见掌柜有些生气,不由有些哆嗦,毕竟这个李掌柜的脾气可是不太好,人前是个大好人,但是人后却是经常打骂他们的。

    而姬长风又是个很细心的人,这些小工学徒的动作自然记在了他的心里,稍微一想也就了然了,不由生出了想要这个掌柜吃一个苦头的想法。

    “这个自然,既然来了当然要把帐算明白了在走才可以,对吧?李掌柜,大家都是精明人,总不想一生中留下什么糊涂帐吧。”姬长风笑着说道。

    “哦?那你要怎么算?”李掌柜面色微微有些怒意,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

    毕竟他平里碰到的多数都是些农村里来的一些农户猎户之类,很少有些富贵人会来他这样的小店,因此一直以来他都养成了自大自傲的习惯,如今被姬长风这一堵,不由有些生气。

    “这好算,我老爹人笨,一年到头也就在山里打那么点东西,多数还留给家里用了,也就一些小东西拿来你这边卖。”姬长风笑着,看着面色已经被自己用话激到铁青的李掌柜接着道:“其实这些小东西也不值什么钱,主要是我娘不希望我老爹有什么糊涂帐,到老后悔啥的,那么我们就算一算吧?”

    “好,那你算一算吧!”李掌柜不自觉的声音大了一些,毕竟他这些年坑哄这些猎户的东西可是不少,也攒出了不少的家财,如今被姬长风来抄老底,而且当事人都在,自然没什么话说,总不能耍赖吧,就算耍赖他也不敢纳!

    姬达明这个家伙可是动动手就能让他在是躺几个月的壮汉,哪里有耍赖的心思,因此只能在姬长风咄咄人的态势下,将账本拿了出来。

    但是李掌柜还是有些底子的,那就是这些账本是他弄的,也就是说做些假账逃避些税务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姬长风想从这上面查出点什么,似乎有点不太可能吧!

    一想到这,李掌柜不由笑了起来,笑的很是自得,算一算从姬长风进屋以后,他也就扳回这么一局吧。

    “这个哪能劳烦李掌柜拿出账本啊,都是些小东西,根本就上了不台面的东西,其实我自己也带了一个账本,主要是来和李掌柜对对的。”

    姬长风说这就从怀里抽出了一本账本,这账本乃是姬长风的娘亲姬氏自己每一次都为姬达明出去卖的货物记下的,上面并没有标注任何的价格之类,只是每一次姬达明这个有些怕老婆的人都把每次卖的钱财记在了上面。

    因此,姬长风根本就不怕李掌柜敢做出什么梗来!

    而看到姬长风也拿出一个账本,李掌柜不由双眼一瞪道:“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却未见李掌柜再有下文,姬长风知道自己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这个李掌柜自己交代了。

    而这时,却是从门外进来了一位白衣盛雪的年轻人,他的背后有一柄长剑,只听他冲着此时正准备与李掌柜算账的姬长风道:“好利的一张嘴,竟然把我爹爹都给说的没话了,不错!小子!”

    这时姬长风也转过了头,望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笑道:“哪里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修真界里的召唤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