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九、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雪野孤鹰 书名:雪飘如雨
    九

    张觉一个劲儿的劝酒,生怕几人喝少了。他儿子张良也十分敬酒夹菜。

    种天奇心无防备,一边夸张氏父子够意思,一边豪钦,没过三巡,眼睛就有点直了。

    小巴特只顾忙着吃菜,他从没吃过这么多好吃的菜,也许见都没见过,一双小眼睛瞪得溜圆,腮帮子一直撑得鼓馕馕的。

    肖盈盈的面颊上已飞上两朵红云。

    只有玉儿和李恨西虽然频频举杯,但每次只喝一点点。

    气氛似乎很融洽,玉儿凭直觉感到这里暗藏着杀机。

    果然,喝了三、四个时辰后,就连玉儿和李恨西也终于被灌醉趴在桌上,这时,张觉舌头好象打弯了,骂了一句:妈的,把你们灌趴下还真费劲儿。说完,摇晃着站了起来,抓起一只杯子摔到地上,寂静的房间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早就埋伏好的二十多个州兵听到信号蜂涌而出,三下五除二,一眨眼的工夫就把几人结结实实的捆绑起来。

    只有玉儿半醉半醒,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软弱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用手指着张觉带着醉意一笑:你,果……然…….动手……了。

    张觉摇晃着体,指着玉儿哈哈大笑:娘的,老子正愁拿什么给童贯大人当进见礼呢,不成想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把你这个金国公主送给童大人,这礼物的份量太够了。

    玉儿睁开醉意朦胧的眼睛,微微一笑:你……别……得意,你…….信不信?别看你绑了我,我保证没事,可……你……会……死。

    张觉“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我会信么?哼!明天一早,我就把你送给燕京的童大人。

    张良被惊醒,他睁开眼睛,看到种天奇几人被五花大绑,感到吃惊,便摇摇晃晃的坐起来,责怪着:爸,他们可是我的朋友,你咋能这样干?

    张觉骂道:话,这叫无毒不丈夫,我早就和童大人联系好了,他也同意我归顺大宋,还让我等机会,既然这个金国公主自己送上门来,这不正是好机会吗?

    玉儿嘲笑:你可真天真。

    燕京城。童贯元帅府议事厅。

    张觉兴冲冲走到童贯面前:大人,小的率州兵来归顺大人,为了表示归顺的诚意,特地给你送份贵重礼物。

    童贯坐在木椅上,似乎刚睡醒,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下懒腰,漫不经心的问:啥值钱的东西?

    张觉说道:不是啥东西,是个人,是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童贯眼睛瞥了他一眼:啥人,还非常非常重要?

    张觉一挥手,府兵押着几个五花大绑的人走进来,他指着玉儿向童贯介绍道:她叫完颜玉儿,金国的公主,是金国大将完颜宗弼、人称金兀术的女儿,也就是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孙女。

    童贯惊诧万分,睡意全无,眼睛瞪得溜圆:什么?她是金兀术的女儿?

    张觉:正是!

    童贯手捻左腮那根胡须,站了起来,走下座椅,走到玉儿近前,见她一双明眸清沏见底,贴进看脸蛋上也十分平滑光亮,皮肤有如凝脂一般,心中不一恸,问:你真是金国公主?

    玉儿蔑视了他一眼,毫无惧色:是,我叫完颜玉儿。

    童贯:你一个堂堂的金国公主,怎么不在家老老实实的待着,跑到燕京来干嘛?

    玉儿冷笑:哼!本公主愿意去哪就去哪,你管得着吗?

    童贯:还横的,这一点倒象个公主,我本不想管,不过,看你对我这么使横,就是分明没瞧得起本帅,我还非管不可,来人哪!把她给我关起来。

    玉儿眼睛一瞪:你敢?你不怕我们金国大军踏平燕京?

    童贯哈哈大笑,环视一下在座的几位副将,然后回到座椅上,手捻胡须。

    已是元帅府参议的林宣,走上前说:大人,不可,真要是把她关起来,金国大军一定象她所说的会来打燕京来的。

    童贯冷笑:那是过去,上次他们来帮我打燕京,折损了三万人马,就剩下两万多人,可我现在还是十万雄兵,我会怕他?此时非彼喽,我想就这么短的时间,他金人不会一下子变出五万人马来。

    林宣又说:大人,还有一点,金归燕京时,跟我们提出一个条件,不准我们大宋接收降过金的辽将辽臣,张觉张大人是降过金的辽臣,加上这又绑了金国的公主,这不又给金兵来攻燕京提供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借口吗?

    童贯不以为然:怕个,胆小不得将军做,我非得把这个骄横的公主关起来不可,我倒要看看他完颜阿骨打为了这个孙女会没会有胆量有没有能力来打燕京?我主意已定,你们谁也不用劝。来人,把她给我好好关起来,严加看管,剩下的几个给我关进大牢。

    林宣的视线停在种天奇的脸上,顿时一惊,指着种天奇对童贯说:大人,这个人叫宋书峰,原是我的手下,因暗通金军被关进死牢,后来他杀了看守跑了,这可是个危险的家伙,得尽快杀掉。

    童贯仔细看了看,因为见过一面,觉得似乎有点印象,吩咐道:这个细单独关押,择机问斩,至于这个公主嘛,你们得给我看好照顾好,留着我慢慢享用。随即哈哈大笑,眼睛露出邪的目光。

    林宣一挥手:来呀,把他们带出去。

    玉儿依旧冷笑,大声说道:童贯老儿,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这是故意在违背金宋条约,你信不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为你现在的狂妄付出沉重代价的。

    童贯笑着:要付出代价的是你,哈,哈,哈!

    几个宋兵,分别押着种天奇、玉儿、肖盈盈、李恨西和小巴特等人走出门去。

    童贯对张觉说:你一心归顺本帅,又献给我一份这么厚重的礼物,本帅非常满意,你不用回平州了,就留在燕京待在我边吧。

    张觉跪下:谢谢童大人。

    十

    月亮刚爬上树梢。

    玉儿被反锁在童贯卧室里,她看见守在屋里门口有两个宋兵,门外的灯光在门窗上又映现了四个站岗的士兵影,这才知道共有六个士兵在看守自己。这就是说自己已被严加看守,想要在这六个人的眼皮子底下逃出去,根本没丁点希望。

    耳畔不时传来童贯和将军们在客厅里推杯换盏的吆喝和吵闹声。

    她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心急如焚,不停的在心里念叨:天奇哥,你在哪?你挨打了吗?他们下手是不是非常狠?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现在她有点后悔,后悔不该管闲事,要是不和李恨西掺和,就不会去平州张觉那里探听什么虚实,也就不会陷这危难之地。

    让她感到最难受的是无意中把与此事无关的种天奇也卷了进来,如果他不被卷进来,就不会被童贯边的那位参议指认出是什么通金的细。宋书峰,哦,她明白了,原来种天奇投宋军时用了假名。名字取得倒不错,上口的,要是不经这事,可能自己永远不会知道他还叫宋书峰。

    细,必死无疑啊!

    想到这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己顶多被童贯这个老混蛋糟蹋蹂躏,但不会死,还能活下去,可种天奇种大哥呢?要是不赶快解救出去的话,则必死无疑。

    她越想越感到可怕,更加坐卧不安了。

    这时,她听到门口处有两声轻微的声响,跑出里屋一看,见守在屋里门口那两个士兵无声的倒在地上了,两个蒙面人挡在了她的面前。其中一个左手掌冲下晃了三晃,她立即明白这是金国的军探联络暗号,另一个蒙面人轻声说道:公主下,请别乱动。随即将一条绳索麻利的系在玉儿腰上,往上一托,玉儿双手紧握绳索,感到房顶有人拽着绳子,转眼间,她已站到屋顶上了。

    屋顶上有三个蒙面人,其中一个马上背起她顺着房脊就跑,另外一人跟在左右,他们脚下象踩着空气一般,悄无声息,玉儿感觉就象在飞。

    从这个房脊跃上另一个房顶,三拐两拐,就已经跑出了好远。

    跟在他们边的蒙面人先跳到地上,左右观察,见没有动静,冲房顶背她的人发出一声口哨,那人背着她才落到地上,还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玉儿感到这几个探子的手真的不错。

    不一会儿,那三个蒙面人也跑来了,其中一个说:快走,童贯已发现了公主没了,整个大帅府现在乱成了一团。

    玉儿耳朵也听见了嘈杂的脚步声和一片责骂声。

    背玉儿的那人刚迈开腿,玉儿命令道:你们帮我再去救个人,要不他随时会被处死。

    五个蒙面人互相看看,都没说话,又迈脚要跑。

    玉儿气愤道:要是你们不马上去救他,我就待在这,让童贯那老混蛋再把我逮回去!

    其中一个人说:公主,我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被关在哪了,那他叫啥名?

    玉儿:他叫种天奇,你们原先救过他。

    那人说:好,我知道了,我这就派人先去踩盘子,如能找到关押他的地方,我们今晚一定把他救出来。

    然后这人对另一个人吩咐道:你去。

    见那个人隐在夜幕中,玉儿才松了口气。

    四个人脚尖点地,快速如飞。很快从城东跑到了城西门脸很大的一家叫山河美的皮货店。

重要声明:小说《雪飘如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