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七、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雪野孤鹰 书名:雪飘如雨
    七

    种天奇像只无头苍蝇在客栈的房间里乱转,他一会儿挠挠头发,一会儿抓抓耳朵,一会儿坐下,一会儿又站起,烦燥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李恨西抱着双臂,依在门框上,幸灾乐祸的嘲讽道:我说你别再转来转去的好吗,眼瞅就快成人人羡慕的金国附马了,咋还这么愁眉苦脸?

    小巴特坐在铺上,仰着脸:天奇哥,别转悠了,你都给我转迷糊了。

    种天奇一面在地转磨磨,一面长吁短叹:唉!当时我…….真不该那么仗义,我逞什么能啊!真他妈的后悔死了。

    李恨西仍旧揶喻着:你小子是真傻还是故意装傻,你可捡了个大便宜,当时我要是知道冷风,啊,不!现在应该叫她冷月,我要知道她是位金国的公主,我肯定第一个站起来保护她,还能轮到你?可惜,我他娘就是笨,用你们文人的话说,叫有眼不识泰山吧?不过,我和小巴特能住这么好的客栈,吃这么好的饭菜,穿这么好的衣裳,也算沾了你的光。

    小巴特掸掸单,满足写了一脸:恨西哥,住客栈就是比住破庙好。

    李恨西:小蒙古,说凭这你得感谢天奇附马爷。

    种天奇使劲抓着刚换上的新衣裳:这衣裳穿着真别扭,还不如我那件要饭花子的衣裳穿着舒服。

    李恨西:你真他妈不识好歹,天生的穷鬼命。

    种天奇央求道:恨西,天奇哥求求你了,帮我逃出去。

    李恨西瞪着眼睛:逃?你要是逃走了,那我和小蒙古不又得住破庙了?也别想吃好的穿好的了,天奇,你行行好,千万别跑,就让我和小蒙古享几天福吧。小蒙古,来,帮我把他捆上,省得他要跑。

    两人不容分说,上前把种天奇按在上,手忙脚乱的用根细绳把种天奇牢牢的捆在上。

    种天奇骂着:好啊,你个西夏白眼狼,还有你这个小蒙古,为了一新衣裳,为了一口好吃的,就一点不顾哥们的义,可耻。

    李恨西咧着嘴笑着:天奇,我和小蒙古这可是为你好,你当附马我俩也能跟着沾光,你跑了我俩又得回去要饭。小蒙古,你给我看好他,我下楼去点菜去。

    小巴特嚷着:恨西哥,刚吃完多大一会儿,又要吃?我肚子装不下了。

    李恨西:我说你小子咋和种天奇一样呢?现在咱是想吃啥就吃啥,想穿啥就穿啥,又不用自己花钱,这在以前咱想都不敢想的,还不好好享受享受?

    种天奇耻笑:真他妈的没志气、没出息。

    李恨西洋洋得意的晃着脑袋:我一个要饭花子,要什么志气,要什么尊严?说完,咚咚跑下楼去。

    种天奇:小蒙古,我对你咋样?

    小巴特转了转眼睛:好,比我哥哥对我还好。

    种天奇:那你把绳子解开好吗。

    小巴特摇摇脑袋:这可不行,要是一解开,你就跑了,你要是跑了,那我就穿不上好衣裳,吃不上好饭菜,住不上这么干净的客栈了。

    种天奇:没想到,你也这么没骨气。

    小巴特眨着眼睛:啥是……骨气?

    种天奇气得嘴唇直哆嗦,索闭上了眼。

    肖盈盈已经换上了一件金国女人的衣服,头顶狐狸皮帽子,穿一件灰白色裘皮大氅,脖子上围着一条貂皮围脖。出落成一个一富贵的金国贵族小姐。

    她低着头,左看看,右瞧瞧,喜欢的不得了,转头对坐在镜子前梳妆的冷月公主嗔的说:这不是梦吧?

    冷月莞尔一笑:不是梦,看你高兴的样?

    肖盈盈掐掐自己的脸颊:嗯,不是梦。我真没想到,我这样一个亡国的辽……

    冷月猛的打断了她的话,压低声音说:我告诉你多少遍了,永远不要提你是辽国人,把过去的事统统忘记。随后又十分感慨的说:两国打仗,是男人们的事,与我们女人无关,做为一个女人,一生就为一个字,那就是----

    肖盈盈点头:公主,你说的对,我知道天奇大哥就是你的人。

    冷月公主停下,她握着象牙木梳,若有所思的说:一个能为你去死的人,就是你值得用一生去的人。

    肖盈盈小心的问:那要是他不你咋办?

    冷月公主又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没有理由不我,不过,这东西,是世上最奇怪最琢磨不透也最说不明白的东西,他种天奇要是象你说的不我,那也没关系,只要我他就足够了,盈盈,你不知道,我一个金国公主,能放弃荣华富贵离家出走,只一人闯江湖,吃尽千般苦,尝遍万种罪,就是为了寻找一个象他这样肯我为死并且是我十分中意的意中人,不管他是啥出,是穷是富,是是贵,我都不考虑,只要是他肯为我去死,我就会把他当成托付一生的人。唉!我们女人的一生,只要能拥有发自内心的真正的,不论是去和被,就不枉活一世。

    肖盈盈:公主,你说的太好了。

    冷月公主:以后,从今往后你就给我当个贴的丫环吧,可是我有点不忍心,过去你曾经也是个公主。

    肖盈盈赶紧跪谢,眼含泪光,声音哽咽的磕了一个头:公主下,求你千万别这么说,你肯收留我,让我有了吃住的地方,对我这个亡国逃命之女来说就是大恩大德了,我就是用一辈子服侍你也报答不了你恩

    冷月公主微笑:看你说的,言重了!你别忘了,我们可是患难之交!

    两人收拾停当,冷月在前,肖盈盈在后,走出房间,穿过客栈走廊,拐了个弯,走进拐角处种天奇他们住的房间。

    小巴特没注意,上前就问:你们找谁?

    冷月笑问:小蒙古,咋连我都不认识了?

    小巴特恍然大悟:呀,是冷风,啊,不,是冷月公主啊,你一下变得这么漂亮,像个仙女,我一下子没认出来。还有,肖姑娘,你咋也一转眼变漂亮了?

    冷月笑弯了眉毛:哟,我也没想到,你这个小蒙古嘴巴咋一下变得这么甜?不会是抹蜂蜜了吧。说完,眼睛向屋里看去,当她看到种天奇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上时,顿时愣住了,忙问小巴特:你们咋把他捆上了?

    小巴特:是恨西大哥捆的,他怕天奇大哥跑了,要是让他跑了话,谁给你当附马爷?

    冷月赶紧上前,刚要动手解绳子,不料种天奇阳怪气的说道:哟,哪来的贵小姐,穿的那么华贵,草民天奇可不敢劳你动手。

    冷月吩咐着:小蒙古,快,给我把他解开。

    小蒙古迟疑一下,还是上前给种天奇解开了绳子。

    这时,走进屋的李恨西也被换了女儿装显得出奇漂亮的冷月和肖盈盈感到万分惊讶。

    八

    掌灯时分,燕京城又一次浸回灰暗的夜色中。

    看种天奇一直眯着眼,冷月不解,问:天奇哥,你干嘛总眯着眼?

    种天奇斜着眼说:看你俩的穿戴,明摆着是不再想跟我混了?

    冷月:说啥呢?我不跟着你那我能跟谁去?

    种天奇:你说你俩穿成富家小姐,我们跟你俩后面,不成了你的家仆家丁了吗,我这老大的面子往哪放?

    冷月笑了,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原来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呀,这好办,我俩呆会儿再去把叫花子衣裳穿上不就得了?

    种天奇话里有话:那倒不必,我也不会那么过份要求你们,你俩换件普通百姓女人的衣裳,只要不扎我眼就行了,唉!现在咱们有了个公主,有的是银子,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为你们几个的吃穿住行发愁喽。不过,说实在的,现在突然一下有吃有穿了,我还真有点高兴不起来,还真怀念要饭时的子,每天无忧无虑的,只为能吃上一顿饱饭,那多简单多开心。

    李恨西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纯是吃饱了撑的,

    冷月:那还不简单,我们再换上要饭花子的衣裳,天天要饭去,只要你开心,咋办我都同意。

    种天奇:不行喽,时光如流水,流走的水再不会流回来,过去的那种快乐,此时已不在,时过境迁喽。

    李恨西附和了一句:此一时彼一时,种天奇,是这个意思吧?

    种天奇会意一笑,嘴角扭歪了一下:你小子还算懂点事。他思忖片刻:这种吃饱就睡,睡醒就吃的子真没滋味,咱们得有点事做。

    李恨西:咋,这好子才过上三天,你就过腻了?

    种天奇:几天前,咱们几个整天忙着填饱肚皮,所以每天觉得有奔头,现在,是不再愁吃穿了,可也觉得没啥奔头了。

    又唠了一会儿,冷月和肖盈盈就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半夜时分,种天奇、李恨西和小巴特三人还无睡意。

    小巴特欠着半个子问:天奇哥,你说冷月公主和咱们在破庙一起呆了七、八天,咱咋没看出她是个女的呢?

    种天奇:那是你笨,其实我早觉得她不对劲,大便躲着咱们,怕咱嫌臭还说得过去,可小便她也躲着咱们几个,还有晚上睡觉,她从来都是自己睡,跟咱们还离好几米远。

    李恨西:那你咋不早说。有一次,我还当她的面掏出家伙就撒尿了呢。

    种天奇:都是天涯要饭人,都有不愿回首的痛苦往事,我何必要戳穿她。

    李恨西:你说的也对,哎,天奇,你说咱们该干点啥?要不投军当兵去。

    小巴特:我也跟你们去投军。

    李恨西扒拉了一下小巴特的头:就你这小玩意也想投军?谁要?

    种天奇一听,眼里顿时闪出一丝光芒,双手一拍:对,当兵去,当兵总比吃软饭强,就怕他们不收咱们。

    李恨西冷笑着:恐怕你是投军是假,躲开她才是真正的目的。我说,你到底咋想的?

    种天奇:你愿咋想咋想,反正我是指定投军去了。我告诉你,癞蛤蟆永远别想吃天鹅。还有,千万别让女人上你,要是一不小心让女人上了你,那你可就惨了。

    李恨西不解:那是好事呀,咋能说惨了,我看你是在福中不知福,纯是烧的。

    种天奇叹口气:一个女人一旦上了你,那她就会天天缠着你,不是笑就是哭,不是叫就是闹,你上哪她都跟哪,经常对你使小子,弄得你呀心烦意乱,何况她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公主?咱不说这个了,说说咋投军吧。

    李恨西想了一下,分析道:先是宋军打燕京,后又是金军打燕京,他们两军一定死了不少人,这会儿肯定招人。

    小巴特说:那宋军和金军,你们投哪个?

    种天奇马上答道:当然去投宋军。

    李恨西摇头:我可不去投宋军。

    种天奇:为啥?

    李恨西:宋军三天两头和我们西夏打仗,我去投宋军,不是帮着宋军打自己人吗?

    种天奇:目光狭隘,我说你就不能心大度点?

    李恨西噘着嘴:反正我不投宋军,我要投就去投金军。

    小巴特:天奇哥投宋军,恨西哥投金军,那我咋办?你们不管我了?

    种天奇摸着小巴特的脑袋:小蒙古,你呀就跟冷月和肖盈盈,他俩可是公主哇。

    小巴特:我也不吃软饭。

    种天奇:小蒙古,好样的,有志气,男人要是没志气,连蹲着撒尿的女人都不如。不过,我告诉你李恨西,咱俩现在就走,不让她俩知道,小蒙古,你也要替我俩保密,一个字也不许跟她俩说。

    小巴特:明早她跟我要人咋办?

    种天奇:你就说你睡觉来着,醒了就没看见我俩,不知道上哪去了。千万千万别给我说漏了,记住没有?

    小巴特点点头:我记住了。

    李恨西:小蒙古,等我在金军,天奇在宋军站稳了脚,再想办法帮你也投军。

    小巴特满意的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雪飘如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