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雪野孤鹰 书名:雪飘如雨
    一

    又是那座金碧辉煌的宫,在歌舞升平中轰然倒塌。

    这个离奇的景多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种天奇感到十分的纳闷。

    这个梦,他想了好长时间,每次都想的脑瓜子生疼,也没有弄明白这个梦预示了什么。

    一片雪花落到他的鼻子上,冰凉凉。他伸出手,抹了一下,微睁着眼,看见庙顶上那个半米多大的窟窿露出一片灰涂涂的夜空,他知道雪花就是从那个窟窿飘进来的。骂了一句:妈的,又下雪了。然后闭上眼睛,使劲裹了裹那件开了花的破棉絮,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睡梦中,那座金碧辉煌的宫又出现了,并且宫里传出了唱诗诵词的声音。不一会儿,那华丽词藻的诗词换成了悠扬的乐器声,他清晰的看见一群穿着华丽服装的宫庭舞女在音乐中舒展长袖,且歌且舞。

    他听到自己的肚子突然咕噜响了一下,他迷迷糊糊的又骂了一句:妈的,老子饿了,你们还…….?

    恍惚间,他看见那座宫在歌舞升平中“轰”的一声又倒塌了。

    他似乎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耳朵分明听到了轰隆隆的巨大声响,随即感到大地好像颤抖了一下,这么大的声响在以前的梦里可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确定那巨大的轰隆声不是自己梦里传出的宫倒塌的声响,嘟嚷一句:妈的,还没到年根哪,放什么炮仗!

    疑惑间,听到一阵慌乱的脚步,夹杂着妇女和孩子的惊叫声。

    一个人影跑进庙门,这个人影发出惊慌又很尖细的声音:天奇哥,天奇哥,燕京城打起来了。

    种天奇闭着眼睛喊:冷风,嚎什么嚎?谁打谁打去,关老子事?

    正说着,庙门又跑进两个人影,一个声音喊:天奇,金兵打燕京了,金兵打燕京了。

    叫冷风的人问道:李恨西,外面都打仗了,你们俩还敢瞎跑?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点亮观音像座边上的油灯。

    叫李恨西笑了一下,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齿,对边的那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吩咐着:小巴特,快,把吃的给天奇哥拿出来。

    一听说有吃的,种天奇猛的睁大了眼睛,爬出躺了半天还是凉冰冰的被窝,披上破被,一招手:有吃的?快,给老子拿来!

    小巴特讨好的笑着,捧着一个纸包走到种天奇跟前:天奇哥,看,烧鸡!

    种天奇扒拉了一下:啥他妈的烧鸡,全是骨头,呢?

    小巴特嘿嘿笑:这还是我趁金兵不注意,顺手拿的呢!你要嫌弃,那就归我啦!

    种天奇骂小巴特;妈的,你个小蒙古,还敢跟老子抢食!

    李恨西瞥了一眼:种天奇,你以为你是谁,虽是个宋人,还不跟我们一样是要饭花子?别一口一个老子,你是老子,那谁是孙子?

    种天奇转头看了他一眼:李恨西呀李恨西,你这个西夏小鬼儿敢跟老子叫板?

    冷风抹了一把鼻子,撇嘴说着:狗咬狗一嘴毛!要是不吃,我可要吃了,过会儿我也得找个地方躲躲。

    小巴特问:冷风哥,到处是金兵,见人就杀,你上哪躲?

    李恨西冷笑:躲啥躲,我看这破庙最安全,这离燕京城少说得20里,金兵不会进这座破庙吧。

    种天奇取笑:你们几个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一个个埋了叭汰的要饭花子,躲个呀,金兵才懒的杀你们哪!

    李恨西转了一下眼珠:金兵不杀,那辽兵也不杀?

    冷风:这会儿辽兵的小命都难自保,才没工夫搭理咱们要饭花子呢!是不是,天奇哥?

    种天奇啃着鸡骨架,点点头:冷风说的有道理,这眼瞅天就要亮了,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我领你们发财去。

    一连三天,燕京城一直传来喊杀震天的声音,站在庙顶远远的望去,整个燕京是硝烟弥漫。

    冷风皱着眉:天奇哥,这都打了三天了,咋还没完事?

    种天奇:燕京是那么好攻的,金兵再勇猛,可辽兵也得为他们辽国这最后一座都城拼死守护了。要不,他们上哪待着去?

    小巴特摇头:金国真可恨,不好好在自己家待着,干嘛要打人家辽国呀?

    种天奇一笑:你个小玩艺懂个,你不也是吃了饼子还想吃吗?这人啊没有满足的时候,谁不想把自己家的院子整大点?

    李恨西:妈的,辽国真是完蛋,前些年跟你们宋国结了澶渊之盟,可就是没搞好关系,要是的你们宋国整明白了,金国哪敢呀?

    种天奇把咬在嘴里的一根草棍拿下,打着李恨西的脑袋:说你这个小西夏傻吧你还不服?你不知道人家金国和宋国在海上结了盟约,两家商量好南北夹击他辽国吗?辽国能有今天,就怨他们对宋国妄自尊大、背信弃义,那边又仗势欺负人家金国,所以我们宋国不能再任由辽国使子,人家金国对辽国也到了忍无可忍地步,辽国呀辽国,要是早知今,何必当初啊!

    李恨西:天奇哥,少在这自豪,你们宋国那么好,那你咋和我这个亡命天涯的西夏人一样在燕京当要饭花子呢?

    一句话噎得种天奇直翻白眼,他拿着那根草棍使劲抽打着李恨西:让你说,我让你说。

    冷风在一旁不冷不的挖苦道:你们又狗咬狗,我们四个人呀,谁也别埋汰谁,都是连狗都咬的要饭花子,管他谁打谁。

    种天奇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眼睛望着硝烟弥漫的燕京城,又转过头来向南方深的遥望了一眼。

    小巴特最后一个走下庙房顶,他问种天奇:哥,你说,这打仗了,咱们还能要着饭吗?

    冷风摸着他的脑袋:小巴特,不管他们再咋打,天底下没有饿死的家雀,总会有咱一口食吃的。

    李恨西坐在廊栏上:冷风,我是西夏人,天奇是宋国人,小巴特是蒙古人,那你是哪国人?

    冷风摇头:我真不知是哪国人。哎,管他哪国人呢,我不过是个要饭的。

    李恨西取笑:我们哪国人都有了,我看,干脆你就算是金国人得了。

    冷风瞪了他一眼:你咋不说我是辽国人呢?

    李恨西摇头:辽国眼看就不行了,你还是别当辽国人了。

    小巴特嚷着:当金国人好,眼下金国厉害着呢,我也要当金国人。

    种天奇冷笑道:今天你灭他,明天他灭我,说不上谁咋样,小蒙古,要往远看。

    小巴特歪着头:我不往远看,我就知道今天吃饱今天不饿。

    李恨西啪了他一巴掌:你小子打小就吃牛羊?咋现在成了饿死鬼?

    二

    庙门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个年纪18岁左右、脸上涂着锅黑的人,这人脚步踉踉跄跄,脸上挂着惊恐。

    来人一抬头,看见种天奇几个穿着破烂衣服的要饭花子,慌张的眼神露出恐慌,听到后不远处追兵的脚步声,正要转,种天奇招手说:小兄弟,快去那。说着指了指庙院左侧的一个小门。又赶快说道:出了小门右边墙角有个地窖,跳下去,盖好盖。

    小伙子犹豫片刻,只得一咬牙,跑进种天奇指的那道侧门。

    李恨西不解地低声问:天奇,发善心了?帮他干嘛?

    种天奇扬起脖子,叹口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冷风看见金兵闯进庙门,赶紧用指竖在嘴边“嘘”了一声。

    进来的几个金兵看几个要饭的叫花子,兵器一指:看见一个人跑进来了吗?

    种天奇惊恐的赶忙摆手:兵爷,这就我们几个,别说没看见跑进人来,就连耗子也没看见一只。

    金兵手握兵器,在庙院内左右搜索着,其中一个兵还跑进了正,另一个兵穿过左侧门搜寻,几个兵折腾了一会儿,才悻悻离开。

    李恨西问:天奇,他们走了,叫那孩子出来吧。

    种天奇微笑,故作沉稳:不忙,让他在窖里多待一会儿。

    小巴特出人意料的问冷风:冷风哥,刚才金兵闯进来,可把我吓死了,我看你咋一点没害怕?

    冷风白了他一眼,十分镇静的说:我一个要饭花子,有什么怕的,放心,不管哪国的兵,都不会要咱要饭花子命的。

    种天奇仰天看了看,把手缩进袖管,微闭眼睛:小巴特,我估计金兵不会再来了,你去把那个人叫来。

    小巴特颠颠的跑进侧门。

    站在种天奇他们几个眼前的是个材一米六的人,衣装很新,但不怎么合,有些肥大,这人一直微低着头。

    小巴特指着种天奇,对那人大声稚嫩地命令:是天奇大哥救了你,还不快谢谢天奇大哥。

    种天奇歪嘴一笑:不用谢,小巴特,别为难这个逃命的辽国姑娘。

    李恨西惊讶:我说天奇,他是女的,我咋没看出来?

    种天奇洋洋得意的样子,用手中草棍点着李恨西嘲讽:你的眼睛是喘气的,能看出个啥?然后用草棍指着站在他们眼前的人解释着:你们看,他脸上虽然抹了锅底黑,但你们看她的脖子,细皮嫩的,再看她的衣服,虽然是男装,可是宽宽松松的,一看就知道是她着急忙慌穿上去的,还有,不用姑娘吱声,就看她的肩膀比腰窄,这些不都说明她就是个女的嘛。

    冷风感到好奇,围着姑娘转了一圈,说:姑娘,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真的是女的吗?

    姑娘慢慢抬起头,又赶忙低下,思忖片刻,点了点头。

    小巴特张大嘴巴,称赞:天奇哥,好眼力。

    种天奇十分得意的一扬头:那是,本大哥看人无数,这点小猫腻还看不出来。不是跟你们吹,要是眼前飞过一只蚊子,我也能辨出公母来。

    冷风:哼!你就吹吧,你那么大的本事,就赶紧给我找点吃的来,我饿了。

    种天奇十分自信:想要吃的,那还不容易?等天黑,我带你们去吃个饱。

重要声明:小说《雪飘如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