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这种感觉,也许就叫做爱

    燕诩然!

    燕国有几个燕诩然!

    沈谦猛然睁大双眼。

    “就是你吗?”沈谦有些失控,提着燕诩然的双肩,“你,是你,害的夕暮受了那么多的苦的人,你怎么有脸来!”

    “沈谦!”言夕暮低低的唤了一声。

    沈谦突然垂下手。

    失控了。

    “对不起。”沈谦道歉,头低着,看着脚。

    “好啦,你怎么老像孩子似的呢。”言夕暮走了过去,轻轻的将他拥在怀中。

    “我怕师傅,会丢下我。”

    “呵呵,傻瓜,师傅什么时候丢下过你呢?”说话声绵绵的,仿佛从遥远的地方而来,仿佛这就是一辈子。

    沈谦傻傻的笑起来。

    虽然,他知道师傅的意思,但是一辈子,就好!

    那个救了沈谦的女子,名字叫许萌萌。

    她是陈国的人。

    陈国许氏家族的传人。

    许氏家族是陈国的代表。

    而许萌萌来此,是为了找她师傅。

    她的师傅要来暗杀一名男子,不带许萌萌,许萌萌是偷偷跑出来的。

    一行人在林中行了一天,除了那许萌萌,别的人几乎是保持沉默的。

    深夜

    燕诩然仰望苍穹,言夕暮近在眼前,却还是那么飘渺。

    燕诩然不是很懂。

    刚刚拂过她的手,她便抽离开。

    甚是尴尬。

    让燕诩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言夕暮对于你来说,是什么?”陆晓蝶站在他后。

    那,她看见燕诩然散落的脸庞,感觉的到他是在乎言夕暮的,而且不只一点点。

    只是,这种在乎,是什么感

    若是她弄不清楚,实在是不能就这样搁着。

    “以前,我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言夕暮对与我来说,算什么。直到很久后,言夕暮离开后,我拼命去寻找她的足迹时,我才知道,言夕暮与我而言,已经生于心底,难舍难分。”燕诩然低下头。“这种感觉,也许就叫**。”

    “是吗?”陆晓蝶笔直的站着,“那当,你为何还要将她打成重伤?”

    “我并没有那样的意愿。”燕诩然显得十分懊恼,将脑袋插进腿间,手抱着头。

    “你记得你中了天香断魂散吗?”

    “嗯。”燕诩然抬起头。

    这点是他觉得最疑惑的地方。

    因为当时好像是莫名其妙的好起来的。

    边又没有什么高手。

    “你认为言夕暮为什么会呆到等你醒来?以他的武功,别说是皇宫,就是站在你面前,他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燕诩然哑然,脑袋中好像抓到了什么,但是却不是很清晰。

    “当是言夕暮用尽自己的内力,挨了整整七,帮你医治。”

    燕诩然猛然瞪大了双眼,不知所措的看着陆晓蝶。

    “若不是他知道自己活不过二十,若不是他想见你最后一面,结果却将自己到绝境,竟是连走的力气都没有了。”

    燕诩然忽然站起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