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旧事

    燕诩然一愣,“嗯,都好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上捅了几百刀,应该没有留下疤痕吧?”店家回忆起往事,连连感慨,“那恩公真是神人啊,那样竟然能下来。”

    “什么?上捅了几百刀?”燕诩然有种不详的感觉。

    那言夕暮是重伤,好像是被大下所伤!

    “是啊,当恩公站在城门上,对着秦州的百姓立下试验,若有再饿死一人,便在自己上割一刀。那时候饿死的不及其实,恩公竟然当着全城人的面,硬生生割了自己几百刀,鲜血淋漓,真是……”店家想起往事,竟是不敢在说下去。

    当那城门上,几乎都是言夕暮的血。

    上都是刀痕。

    他却那么笔直的站着。

    没有丝毫的动摇!

    燕诩然听着,竟是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回想起那夜,他下的人,上都是一道一道的痕迹,那个时候竟然不知道是什么。

    全城的百姓都被震撼了!

    赵阿牛则是带头选择了投降。

    风中竟是慢慢的血腥味。

    他的神色那么坚定,仿佛那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再无任何异议。

    若不是全城人相求,也许言夕暮当真就会死在那里!

    燕诩然一路摇摇晃晃的来到自己的房间。

    这样的往事实在是太震撼了。

    当初他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式,现在他完全明白了。

    不是震撼,还有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感觉。

    为了他,还是为了全城的百姓?

    那个时候,燕诩然心底的震撼几乎是把握不住的涌出,淹没了心灵。

    所以才会那么拼命的去寻找。

    也许是什么地方出了错。

    他无意间查到古凝雨并不是古天行的女儿,而真正的那个是言夕暮。

    而且有一段奇怪的往事。

    古天行当年竟然是被灭门。

    当初他妻子拼尽权力将女儿送出门,但是后来古天行却不知道言夕暮是他女儿这件事,燕诩然奋力去寻找线索,果真是找到了。

    说来可真是可笑,当年将言夕暮送出来的人,目不识丁。

    而那个时候,后还有人追杀。

    不得已,将言夕暮放在古天行的必经之路上。

    也许这也是上天开的一个巨大的玩笑。

    由于她不会写字,但是时间紧迫。

    无可奈何之下,她凭着随手写下类似与‘古’字的字。

    古天行赶到,正是看见脚下的婴儿,看看她上的字。

    不知道怎么滴,他越看越觉得那个字像言。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被人带出去了,这个婴儿跟自己有缘,便一起带走了。

    那负责带她出来的人看见他将婴儿带走了,也就松了口气,逃命去了。

    也许这就是差阳错。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