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牢笼

    街角,一个着富贵的男子带着一个手握剑的男子,晃晃悠悠的在街上走着。

    “爷,两年前,江湖中出现一个自称是月下葬魂的徒弟的男子。”

    “嗯,那查到什么了吗?”燕诩然一直在寻找言夕暮的下落。

    “没有,那人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见过他。

    “嗯,那继续追查,务必要查出来!”

    “是。”叶蓟跟着他后。

    燕诩然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这里。

    六年前,他便是在这里,与言夕暮站在这屋顶上……

    不知道世人是不是已经忘记了那个人的存在……

    “爷?”叶蓟低低唤了一声。

    “走吧。”燕诩然吐出一口气。

    这些年,很多东西都无法解开。

    燕诩然已经二十三了,可是再也没有纳妃,而那些宫里的妃子,早已经很久不曾相见与他了。

    连赵若婷也是。

    燕诩然猛然想起,为什么他会那么想去赵若婷那,因为那个人笑起来很像言夕暮……

    “回宫吧。”燕诩然说到,一步一步的回去。

    那里,就像一个牢笼,只能进,出不得。

    燕诩然深深的被囚其中,突然忘却了当初想继位的心……

    “她这况没办法了吗?”不知哪里传来女子的声音,低低的,有些紧张的绪。

    燕诩然猛然回头,四处什么都没有。

    幻觉吗?

    言夕暮,我好想你……

    “四年了,夕暮,若是能好……”晓蝶咬着唇。

    “也是为了我啊。”言夕暮连连摆头。

    “夕暮,她这样也不错啊。”

    言夕暮苦笑,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疯疯癫癫的,又怎么能好,不过是想让自己过的心安的牵强的解释罢了。

    “夕暮。”

    “我知道了,既然已经如此,她这样开开心心的过完下辈子,也不错吧。”

    那年董琳琳被叶蓟的一掌,打中了脑袋,导致精神失常。

    言夕暮拿起酒,却被陆晓蝶挡住了,“我说过不可以喝酒。”

    “你只说少喝,又没说不可以。”言夕暮抢。

    “你看你,枉费我当初那么奋力的救你,你倒是一点都不在乎。”陆晓蝶生者闷气。

    “好啦好啦。”言夕暮笑笑。

    若是没有晓蝶,自己早不知道在哪里了。

    “干什么一副要死了的样子?你要是死了,我可是真会掐死你的。”

    “嗯。”言夕暮可怜巴巴的点点头。

    “是谁下的手?当初那牢中就燕诩然一个人,定是他下的手了?当真如此心狠?”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