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离开

    小然……

    燕诩然头痛裂!

    燕诩然瞪大了双眼,瞪得越来越大……

    为什么……

    难道,言夕暮,是女孩!

    女孩!

    这两个字沉重的打击在燕诩然的心里。

    燕诩然吐出一口鲜血,眼角止不住的眼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流泪了吧。

    连续不断的……

    窗外,大雪纷飞……

    ——

    ‘小暮,以后我一定会来娶你的哦。’

    ‘好,小然,我要八抬大轿。到时候,你是相公,我是娘子。’

    ‘嗯,一定是的。’

    ‘那你不要忘了我啊。’

    ‘嗯,我一定不会忘了你,我们拉钩啊。’

    ——

    叶蓟一路追着陆晓蝶。

    京城,安静的街道,陆晓蝶将言夕暮隐藏在暗处,放在地上。

    她知道后有一个高手穷追不舍,若是在这般下去,陆晓蝶已经快感觉不到言夕暮那几乎不存在的气息了。

    正茫然间,一个人闯到了她旁。

    “谁?”陆晓蝶举剑。

    “是我。”来人是沈谦和董琳琳。

    陆晓蝶松下气,“带他走。”

    “好。”刚要离开,叶蓟大吼一声:“哪里走?”说罢便举掌向着陆晓蝶扇去。

    陆晓蝶冷哼一声,暗处看不清她的容颜,她不声不响的闪避。

    可是言夕暮就在她的后……

    陆晓蝶想到之时,已经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叶蓟的一掌刚要打下,董琳琳不知道哪里来的气量,拼尽全力挡在了言夕暮前。

    叶蓟一掌重重的打在了董琳琳的脑袋上,董琳琳被打的飞了出去,撞到了门边。

    叶蓟愣在原地。

    差一点,就伤了他……

    差一点……

    叶蓟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

    沈谦从后一掌,趁着叶蓟毫无防备,猛劈下去,叶蓟当场到在地上。

    “事不宜迟,快点离开。”

    “嗯。”沈谦背着言夕暮,陆晓蝶抱起董琳琳,四个人消失在京城的大街上……

    雪纷纷扬扬……

    一切显得苍白无力……

    半年后

    燕诩然习惯了发呆。

    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一定还活着吧。

    我为什么会认为他是男子呢?

    是南宫浥,给他的暗示吗?

    南宫浥曾说他要娶妻了……

    与那宫女一夜……

    飘飘飞仙与女子承欢之事……

    每一件不是都说明他是男子吗?

    可是……

    哈哈哈哈,燕诩然,你果然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难道你不知道言夕暮的格吗?

    明明知道言夕暮的格,竟然相信他会去和别的人这么做……

    傻瓜,第一大傻瓜啊……

    那她说的,自己的孩子?

    是什么意思?

    燕诩然头疼裂。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