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

    天牢中,燕诩然紧紧的抱着言夕暮。

    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都没有去理会。

    “放开他。”陆晓蝶冷笑道。

    说实话,她知道前面的这个人便是皇上,一龙袍,而且竟然紧紧地抱着言夕暮。

    那样的感觉,那他的背影,好像他失去了一切。

    可是……

    陆晓蝶看了看言夕暮,没气息了吗?

    陆晓蝶一把将言夕暮抱在怀中。

    燕诩然猛然回头,不顾自己脖子上的刀,两眼无神,“还给我……”凄凄惨惨的说着。

    陆晓蝶看着他满脸泪痕,竟有些不忍。

    抱着言夕暮的手拉起他,把了把脉。

    陆晓蝶突然以一种类似愤怒又幽怨的眼神望着他。

    “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吗?”陆晓蝶虽然惊讶,但是却没有大吼。

    她怕万一惊动了外面的人,无法安全逃离。

    燕诩然猛然瞪大了双眼。

    什么?

    什么孩子?

    “还给我!”燕诩然不顾一切的站起,想将言夕暮抢回来。

    刀划伤了他的脖子,鲜血顺着脖颈留下。

    “若是想他死,我便还给你!”陆晓蝶压抑着自己的心

    此地不宜久留。

    可以救?

    燕诩然眼底泛出光芒。

    “我,我去准备,一间……房……”燕诩然木呐呐的说着。

    “不必了。”陆晓蝶打断,收起剑,将窗户开大。

    燕诩然这时才记得去看一眼这个人。

    是她!

    是崖下救了自己的人!

    “是你。”燕诩然眼睛忽闪忽闪。

    “嗯?”陆晓蝶不解,“你认识我?”

    “秦州,山崖下,是你救了我。”

    “哈。”陆晓蝶转,一脸肃杀,狠狠地向燕诩然一剑刺去。

    燕诩然一动不动,剑入体内,引起阵阵疼痛。

    “这一剑,我为言夕暮而刺,搞清楚,我当是被他所救!难道你当真看不出来他你吗?”那声音很是愤怒,不顾一切的大喊。

    意识到自己的失策,陆晓蝶慌忙抱着言夕暮,从窗跳下。

    侍卫赶到,看见了倒在地上,留着血的燕诩然。

    怎么会?

    到底怎么回事?

    燕诩然脑中一片混乱。

    指尖点在地上,一下一下。

    我?

    燕诩然双手凝成拳,止不住的体轻轻颤抖。

    燕诩然理不出头绪,脑中拼命的转动着。

    她说,孩子?

    到底哪里出了错?燕诩然累的很,躺在了天牢的地上。

    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不对,哪里不对。

    突然,燕诩然睁开双眼,死死的盯着刚刚言夕暮绑着的木桩之下。

    有一个被血染红的纸张。

    分外眼熟的纸张……

    拼命的掐着自己的手,要自己保持镇定,可是手颤抖的不像话。

    拿起纸张,缓缓摊开……

    正是当丢弃在天香楼的他送与他的画……

    旁边笔画苍劲有力的写着两个字——小然!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