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用刑 下

    言夕暮这次连咬着唇的力气都没有了。

    仿佛被抽空了。

    好像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通入骨髓的感觉,言夕暮闭上了眼睛。

    体叫嚣着疼痛,言夕暮嘴唇微微颤抖。

    一阵阵绞痛,全冰凉,迸沁着冷汗。

    突然,言夕暮感觉到股间传来的暖意。

    大片大片的血迹从股间留出。

    言夕暮瞪大了双眼,仿佛不确定似的,向自己的下看去。

    大片的血,染红了下半

    言夕暮脑突然轰的一声,呆呆的看着,一切那么安静。

    言夕暮傻傻的看着下的血,顺着体流出,没有一点留恋……

    你是不是怪我,怪我没有好好保护你?

    对不起!

    还没出生,就这么被抛弃……

    “还是不说吗?”李彪愤怒的将他的头抬起。

    言夕暮那如死一般的眼神,倒影在他眼中。

    “该死。”无论怎么打,他都是一个字都不说。

    李彪怒气燃气,狠狠的掐着他的左手。

    言夕暮的眼神动了一下。

    李彪瞥起一抹森的笑意。

    他狠狠的将言夕暮的手扯住,然后整个向上弯曲。

    “呜……”这是言夕暮第二次发出一个单音。

    “说不说?”李彪玩心大起。

    言夕暮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那钻心的痛,已经无法承受。

    “不说我就废了你的左手!”李彪狠狠的说。

    两行泪从言夕暮的眼角留下。

    左手……

    ‘若是你用左手,你便来保护我;但是若你用的右手,请让我来保护你!’

    “不……”言夕暮有气无力的说。

    “哦,原来你不想它废了啊。那就乖乖的说吧。”终于找到了突破点,李彪显得那么兴奋。

    言夕暮低下头,强忍着泪,再没有升息。

    “的!”李彪大骂一声,将他的左手猛然向上弯曲,旋转了一百八十度。

    “呜……”言夕暮竟又是低叫一声。

    言夕暮觉得很累。

    很想睡……

    他仿佛看见了大片大片的花地。

    花地里,一个小男孩对他招手。

    对着他笑……

    小然……

    言夕暮想伸手,可是手却无法动弹。

    整整一天一夜

    燕诩然在御书房里,总觉得心神不宁。

    微趴着,手用拄着自己的脑袋。

    燕诩然闭上双眼。

    脑中总是有一段画面浮影浮现。

    大滴大滴的汗从额间滴落。

    梦中,他能看见一个人影,可是怎么都看不清,好像近在咫尺,但是无法触及。

    那个人影渐行渐远,自己跟着奔跑,可是怎么都追不上……

    “嗯!”燕诩然眉头深锁,猛然惊醒。

    窗外,下着纷纷扬扬的大学。

    突然,特别想念言夕暮……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