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用刑

    李彪狰狞的面部出现的言夕暮脑中。

    言夕暮机械似得看了看,低下了头。

    正值深冬,劳中窗户打开。

    冬天的风灌入房内,言夕暮颤抖了一下。

    “说,你到底为何而来。”李彪拿着鞭子狠狠地抽打言夕暮。

    每打一下,言夕暮都忍不住轻颤。

    鞭子抽过的地方,衣服裂开一道道口子,火辣辣的疼。

    可是因为寒冷,言夕暮只是忍不住哆嗦。

    他只穿着两件衣服,而且已经有许多的洞。

    冷风还不客气的灌入,言夕暮体渐渐麻木。

    不支声,一点点都没有。

    李彪有些不耐,端起冷水由言夕暮的头顶而下,冷的言夕暮直哆嗦。

    “说!”

    言夕暮没有言语,一个字都没有。

    这种痛,让他忘记很多东西。

    他被迫接受,麻木的感受。

    他是非要将这子弄垮吧。

    言夕暮苦笑。

    “笑什么笑!”李彪大怒,“来人,端一盆盐水来。”

    盐水被他放置在一边,李彪此刻诡异的笑着。

    “当真不说?”狰狞的面孔仿佛是从地狱走来的人。

    李彪从燃着火的铁盆里拿起一块烧的通红的铁片,缓缓的靠近了言夕暮。

    “你确定你不说?”

    言夕暮还是没有说话。

    李彪将铁片挨近了言夕暮。

    那烧红的铁片未进,就已经让言夕暮感觉到了度灼伤了自己的肌肤。

    李彪见言夕暮死死不肯出一声,冷哼一声,将铁片狠狠的贴近言夕暮的子。

    “呜……”烧红的铁片迅速在言夕暮上留下一个通红的痕迹。

    言夕暮觉得体在叫嚣着,无法发泄的痛苦袭来。

    言夕暮微微颤抖着体,上留着那难以表达的痛。

    深深的,撕裂着言夕暮。

    汗涔涔的下,言夕暮紧紧的咬着唇。

    “怎么样?说吗?”李彪将那铁片再次放回盆里烤着。

    言夕暮向盆看去,通红的铁片在盆里跳动着,那灼的红刺伤了言夕暮的心。

    言夕暮抿着嘴,窗外一阵寒风吹进来。

    看来,过不了太久了……

    晓蝶说不可以遇冷……

    由于铁片的关系,言夕暮僵冷的体恢复了一点感知,可是却是更加的痛苦传来。

    言夕暮全已经湿透,衣服浸渍着自己的汗渍。

    “还不说吗?”李彪再次贴近言夕暮。

    这一次,他没有太多犹豫,只是狠狠地将手里的跳动着火苗的铁片贴近了言夕暮的上。

    言夕暮咬着自己的唇都破了,血迹顺着嘴角留下。

    伴随着汗渍,在下巴形成水滴,滴在了地上,引起一点小小的水花。

    “够硬的啊。”李彪冷笑着,端起脚下的盐水,深吸一口气,‘噗’,盐水撒满言夕暮的全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