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有一日我会来这里

    ——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你若有一毁了此剑,那就是代表我们恩断义绝。”古天行抚着言夕暮的小脑袋。

    “师傅,恩断义绝是什么?”

    “小傻瓜,以后你就懂了。”

    ——

    “师傅,你走吧。”言夕暮转,背对着他。

    这一刻,古天行猛然抬起头。

    月光下,言夕暮的背影是那么强大,却又那么孤寂。

    为师是不是,真的忽略了什么?

    言夕暮双手止不住的发抖。

    现在,之后,很久很久以后,我们都不再有关系了。

    师傅,我再这样叫您一次,若是可以,下半辈子,好好生活。

    小暮不能再为你做些什么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夕暮?”古天行颤抖着,发着声音。

    那么沙哑,连古天行自己都觉得,自己好似哭了一般。

    言夕暮闭上双眼,不想去感觉,其实师傅对自己也是不舍的吧。

    “言夕暮,你敢放他们走!”燕诩然冰冷的言语袭来。

    言夕暮望了一眼燕诩然。

    “快走。”言夕暮重重的说着。

    他怕,他怕自己抵不过燕诩然的一句话。

    更怕,怕自己会害了古天行。

    古天行起,拉过古凝雨,深深的望了一眼言夕暮。

    小暮……

    古天行感觉到他的背影,是那么强大。

    长大了……

    小暮……

    古凝雨拉着古天行离开了……

    言夕暮想将燕诩然放在上。

    “滚!”燕诩然冷言,直直的盯着他。

    “将言夕暮给朕拿下。”燕诩然大吼。

    欺骗,欺骗啊!

    言夕暮!

    从北苑赶来的侍卫见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不胆寒。

    “让他说出他们的计划是什么。”燕诩然已经没了理智。

    叶蓟看了一眼言夕暮,言夕暮面无表,呆呆的任由侍卫将自己抓进刑部大牢。

    燕诩然连连吐血,太医束手无措。

    在强行忍耐,处理完尸体的事后,燕诩然倒地不省人事。

    刑部

    想不到有一我会来这里……

    刑部尚书……

    言夕暮突然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这人,正是许士彻。

    许士彻知道他救了自己,所以,真的是没有办法对他下手。

    就这么放着,等那位醒了在说吧……

    燕诩然深度昏迷着,他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在有一个时段里,他能感觉到有一个人,抚慰着他,轻轻的怕他受伤似的。

    有一股暖流在体内流动,很舒服。

    燕诩然在梦中轻笑。

    这个人,很安全……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