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这算什么

    燕诩然一杯又一杯的灌酒。

    为什么他可以跟别人那么开心,看见自己就像看见了恐怖的东西。

    那些子,他总是去诩若,不过是忍不住想去看他,可是他的表……

    燕诩然苦笑。

    想起从前……

    他的笑,他的恼,他的小孩子脾气……

    如今,怎么都抓不住了……

    他一杯又一杯,喝的伶仃大醉。

    绕过侍卫,绕过闹宴,抬头,雪纷纷而下。

    燕诩然凭着感觉,向前走着。

    这个世界,谁对我最好……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已经入睡的言夕暮突然睁开了双眼。

    “谁?”雪照着天地一片苍白,窗外的白光反进来。

    言夕暮望向来人的方向。

    来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然后用脚将门关上。

    燕诩然?

    言夕暮不知道他来干什么,慌忙起

    言夕暮跪下,“皇上……”话音未落,被燕诩然狠狠一推,推向了上。

    言夕暮心里一惊,抬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

    燕诩然开始扯他的衣裳,他脑中竟是言夕暮的笑。

    “陛下。”言夕暮微惊,想推开。

    可是燕诩然下手更重了,抓着他,亲吻他的嘴。

    言夕暮瞪大双眼。

    脑中开始停止转动。

    呆呆的,任由燕诩然的动作。

    燕诩然越吻越深,不知何时,言夕暮的衣裳已经被褪下。

    言夕暮打了一个冷颤。

    “啊……”燕诩然低低的叫着。

    酒醉的气息散布了整间房屋。

    酒醉的人,吻遍了言夕暮的全……

    燕诩然急切的,仿佛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他的全部。

    冲进了言夕暮的体,燕诩然紧紧的抱着那人儿。

    “啊。”燕诩然叫了一声。

    言夕暮感觉到空气的寒冷,以及压在他上的人的炙……

    “妃,你是朕的。妃。”

    “唔。”强烈的压迫感和下突然的疼痛让言夕暮睁大双眼。

    “是朕的。”燕诩然加大了力度,一遍又一遍的进入言夕暮的体里。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替吗?

    言夕暮苦笑。

    仿佛被撕裂般的疼痛传来。

    “啊……”言夕暮低低叫了一声,随后要紧牙关。

    “不要离开我,不要……”燕诩然低声到。“啊……”

    燕诩然酒醉中感觉到下的人的气息,那么近。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