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伤口

    言夕暮拖着自己的躯,缓缓来到房中。

    哎呀,只能趴着睡觉了,唉,要知道趴着睡最容易被人偷袭。

    言夕暮拿出画,仔细的看着,看着看着,发起呆来。

    自己的画还是很有神的哦,画的那么惟妙惟肖。

    “你还好吗?”叶蓟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他边。

    呃,挨了不过五十板,竟然没有感觉到人进来。

    言夕暮懊恼着,难道真如晓蝶所说,功力大减?

    “叶蓟哥哥。”言夕暮抬头。

    “嗯,这个给你。”他拿出一瓶药,“上好的金创药。”

    “嗯。”言夕暮手去接,他却又缩了回去。

    “嗯?”言夕暮歪着头。

    叶蓟笑了,他这个歪着头的动作特别可

    “我来帮你吧。”叶蓟说着就坐在了边。

    “不不不。”言夕暮慌忙爬起,扯动了伤口。他咬牙,看着他。

    叶蓟起,“怎么了?疼吗?”看他强忍疼痛,叶蓟心里一酸。

    “不,不疼,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可以的。”言夕暮微笑连连点头。“你快去保护皇上。”

    “那好吧。”叶蓟恋恋不舍的离开。

    没想到一向冷峻的叶蓟会露出这样的表,言夕暮心里咯噔一下。

    缓缓的躺在上,夕阳洒进来,暖和着他的体。

    “唉。”他叹了口气。晕晕沉沉的睡去了。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谁。”言夕暮原本警觉很高,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能感觉的到。

    刚刚叶蓟没有感觉到,一是因为自己失神,而是功力大减。

    而这一次,来人的动作太大了。

    所以当有人进来的时候,他迅速起,这猛的起,伤突然疼痛起来。

    “夕暮,是我。”

    董琳琳!

    “你……”言夕暮看着她一宫女打扮,“混进来的?”

    “嗯。”

    “我带你出去。”言夕暮走下,拉着她的手,不容分说的向外走去。

    董琳琳甩开他的手,“为什么,你很讨厌我吗?”

    言夕暮哭笑不得。

    言夕暮看着他,叹了口气,“皇宫到处充满危险,又何必进来。”

    “我可以当这是关心我吗?”

    董琳琳激动的说。

    言夕暮未语。

    “听说你被皇帝打了五十大板,所以我……”董琳琳一脸不安。

    “我没事。”言夕暮看着他,不有些动容。

    上次……

    她……

    怪不得,那么大动静。

    不能动武,不能用内力,形如常人……

    说到底,也是与自己有关……

    “我帮你涂药吧。”董琳琳坐在边。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