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下去重大五十大板

    “言将军,你可算是回来了,皇上已经大怒了。”宦官一看就言夕暮,连忙上前。

    “嗯?”言夕暮愣住。

    那宦官对言夕暮说皇上昨着急见他,已经传唤数次,今还不见你踪影,已经勃然大怒了。

    原因呢?

    言夕暮本应该去诩若,正值轮休,便出宫去了。

    赵若婷无顾腹疼,似吃坏独自,却无人发觉。

    等到发觉时,人已经晕过去了。

    皇上到处找言夕暮,认为这是他的失职。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御书房

    轮休也有限度啊,现在都上三竿了,不想干了就滚。

    燕诩然一股恼意。

    在听见叶蓟说外面的传言,说昨夜承欢之事。

    又因为赵若婷,气炸了。

    虽然他已经不知道是为谁而气。

    皇上强制压下自己的怒意。

    言夕暮,你会不会太过分了……

    站在御书房外,言夕暮苦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一脚踏进了御书房,竟然是忘记了要传召……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你昨夜哪里去了?”燕诩然冷冷的问到。

    他没有抬头就知道了这个人来了,他的气息,他的感觉已经到了。

    “我……属下轮休……”

    “你知道现在几时了吗?”燕诩然抬起头,冰冷的目光望着他。

    那目光深深刺痛了言夕暮的心。

    言夕暮强制镇定,低下头:“属下知错,愿受责罚。”言夕暮跪下。

    “来人啊,拉下去重大五十大板。”

    燕诩然怒不可遏,拍案而起。

    知错的倒是快,怎么不见回来的那么快。

    燕诩然忽视掉自己真正恼怒的原因。

    在他心底,有一份恐惧。

    害怕回眸出寻不到他的影,害怕他就此一去不回头。

    侍卫进来要去拖他。

    言夕暮起,“我自己会走。”他淡淡的说。

    燕诩然看着他离去,苦苦的笑起来。

    燕诩然啊,他不属于你,懂吗?

    他已经成亲了,明白吗?

    为什么不能放过自己?

    燕诩然捂着脑袋,将头埋在奏折中……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还好还好,晓蝶说自己只是不可以受寒受冻。

    没有说不可以受板子。

    那板子一下一下打在他上,疼,却抵不过心里的疼痛。

    小然,我还能支持多久……

    我的心那么痛,那么痛,可是,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