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遥不可及

    言夕暮坐在屋顶,今天竟然有很多星星。

    想来时光冲冲,竟然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十月半,快要到了。

    这两个月陈国又公然刺杀了三次。

    言夕暮总是能在第一时间里解决掉。

    言夕暮离燕诩然是最近的,但是他感觉他好像是离他最远的一个。

    他左手握剑,右手伸向天空。

    站起,好像离天空更近一点了。

    若是有人知我未死……

    言夕暮放下手,遥不可及的星星,所有的都遥不可及……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燕诩然盯着手中的奏折已经很久了,他心不在焉,能感觉到屋顶上言夕暮的气息,他一直在。

    燕诩然响起那成亲面露一抹寒意,再看着已经被自己捏的有些变形的奏折。

    后宫须有主,批下奏折。

    次燕诩然下诏,封两名昭仪,分别为太尉李偌蔺之女李依珩,丞相之女李珊珊。两名美人分别是兵部侍郎之女周晓昭,以及赵秦侄女赵若婷。

    从头到尾,言夕暮都是那一副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无所谓的表跟在燕诩然后,不近不远。

    每到夜里,言夕暮总是呆在屋顶。

    屋内的人儿有时候会发出一些声音,可是言夕暮都没有听见,潜意识排斥了那些声音。

    是啊,从那个时候起,燕诩然就已经不是言夕暮的燕诩然。

    他是燕国的皇上。

    就这样吧。

    再过一阵子,便离开吧。

    自那一次死亡后,言夕暮变得沉默寡言。

    陆晓蝶的话久久的充斥在耳边。

    ‘你这一伤,已经烙下太多根,二十岁,夕暮……还有三年,对不起。’

    三年啊。

    言夕暮,用这三年来保护燕诩然吧。

    今夜星空璀璨,言夕暮仰望天穹。

    无能为力。

    屋内喘的声音传入言夕暮耳中。

    言夕暮苦笑。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选妃之正是燕诩然生辰之际。

    那一,言夕暮才发觉到,原来自己离那个人,就如天上的星星一般,遥不可及。

    那一开始,燕诩然宠信赵若婷,之后赵若婷被封为贵妃。

    其它三个人,燕诩然偶尔也回去。

    只是,通常他会来这里。

    这里是赵若婷的里。

    只是想在这段时间里,好好的看看你,就足够了……

    那个诺言,就随风去吧……

    言夕暮总是刻意的忽略掉心痛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