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救治 下

    他仿佛有了动静,手指轻轻颤抖。

    他叫唤的是小然,却与浥成婚,这里是不是有很多无可奈何?

    若是这样?浥是不是也是被得?

    我不由得想。

    于是俯,轻轻地说,‘我在等你,小然在等你。’

    他果真有了反应,眼角微微颤抖着,试图睁开。

    ‘等你醒来,小然在等你。’我加重了语气。

    他猛然睁开了双眼。

    一脸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最后画面定格在我脸上。

    “你醒啦。”我微笑着,端来水,喂他喝下。

    他轻咳着,“你救了我?咳……”

    “对。”我开心的说。

    他闭上眼睛,口中喃呢着:“谢谢。”

    只要能这样说,我就知道,他已经没有大碍了。

    接下来的子,我一面帮他治疗伤口,一面帮他调理内息。

    他很顺从,毫不反抗。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言夕暮。

    夕暮,夕暮!

    夕是黄昏、夜晚快到之际。

    暮也是黄昏,但是暮还有一个解释,晚,将要。

    我不知道给他取名的人的意思,但是这两个字都有黄昏的意思。

    终结之数,雪暗飘零。

    单看这名字,本都有已经近黄昏的感觉。

    可是这个人的生命却有着如此顽强。

    他总是发呆,长时间的发呆。

    有时候我会怀疑他是不是醒着。

    事实上,若不是他睁大的双眼,我真的会怀疑,他是不是死了。

    在我走进的时候,他会对着我笑。

    然后很落寞的转头看向窗外。

    时光匆匆过,转眼又是一年秋。

    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他好像很喜欢这个地方。

    隐谷有着大片大片的花地,不远处瀑布流淌,仿佛没有秋冬之意。

    蝶儿纷飞,花香四溢。

    他总是喜欢呆在花丛中,久久不肯起来。

    竟然有人来找他。

    我有些困惑,因为我知道这里没有别人知道的。

    来人是他的故友。

    他说他叫慕容枫。

    他说陈国要对燕国下手的事,而且已经派去许多死士,若不是燕诩然准备充分……可能早已死在陈国的暗杀之下。

    他显得那么慌张,脸色苍白无力。

    谢过他之后,他不顾自己的一伤,便非要告辞。

    我想,他的伤基本上好了,便没有勉强。

    看着他久久伫立在花丛里,我知道,他喜欢这里,可是,却不得不离开。

    我笑着对他说:“以后一定常来哦。”

    他也笑着回答,“一定。”

    转,坚决的行走在花间。

    我想,这个人,真的,很好……

    ——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