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天香楼 上

    他的一颦一笑浮现在脑中。

    ‘你朕对不对?’那问他的话还在耳边。

    他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但是撇过了头。

    似乎在忍耐。

    忍耐什么?

    我竟是如此可怕?

    还是……

    觉得我可笑?

    “走吧。”燕诩然满是冷意,那幅画被他揉成一团,随手丢弃在了一棵树下。

    没有人能再左右朕的思想,“叶蓟,北方陈国如何了?”边走他边问。

    “有些过头了。”叶蓟沉着冷静,看不出他的变化。

    “那,是该我们行动了吧。”

    “一切都准备好了,单凭少爷吩咐。”

    “好,我们回家吧。”

    回家!叶蓟回头望了一眼,夕暮,祝你幸福!

    “一拜天地……”司仪的声音已经远去,燕诩然与叶蓟飞驰离去。这里,都是他们断的地方吧……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南宫浥,你真的愿意吗?”言夕暮笔的站着。

    “我愿意。”南宫浥坚决的说。

    “决不后悔?”

    “决不后悔。”

    司仪看着这况,双方均久久没有跪拜,便再次喊了一声,“一拜天地。”

    言夕暮深吸一口气,脑中波涛汹涌,正要弯腰,拜这一拜。

    “不可以。”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门口冲进来一个人。

    言夕暮向着那人看去,分外眼熟,此人是自己那在崖下所救之女。

    那女子朝南宫浥径直走去,“浥。”

    女子抓过南宫浥的胳膊。

    南宫浥皱眉,甩开他放在自己手上的那双手。“你来干什么?”

    “浥,你怎么了?”女子似有些着急。

    “今是我大婚,你若是赏脸,可以坐下喝杯喜酒。”南宫浥冷淡的说。

    “浥。”女子小声叫唤,“你说过你等我的。”

    女子紧紧咬着下唇,仿佛不相信这个眼前的人是那个他心中的浥。

    “嗯。”言夕暮挥挥手,示意来人将她拖走。

    你也并非心甘愿吧,南宫浥。

    来人下手很是利索,将人马上拖走了。

    言夕暮有意无意的看向南宫浥。

    “我们继续吧。”言夕暮说到。

    “嗯。”南宫浥点点头。

    可是言夕暮却向外走去。

    “差不多是时候了。”言夕暮向前一步,又向前走了一步,举起剑。“你们还要等吗?”

    早来晚来都是来,言夕暮一阵寒笑。

    门口出现一批又一批的人,将他团团围住。

    “来吧。”言夕暮没有废话。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