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喜欢男子吗?

    燕诩然点了他的道,塞入一个药丸。

    “还有半个时辰,你就陪父王而去吧。”燕诩然眼中尽是恨意。“一盏茶后,你将生不如死,直到半个时辰后,你就能解脱了,你好好享受吧。”燕诩然甩手,正要离去。

    “为什么,不给我一个痛快!”燕诩骞大喊。

    “哈哈,怪就怪在你不该去刺那一剑。”冷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

    燕诩骞沉思片刻,突然大笑“燕诩然,你竟是喜欢男子,哈哈,可笑之至。”

    “胡说!”愤怒的声音。

    “你不敢承认吗?你喜欢他吧,即使他是男子,燕诩然,你真恶心。”

    “住口,不需要我杀你,哼。”燕诩然点了他的哑,转离去。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你竟是喜欢男子,你竟是喜欢男子……’这句话在燕诩然脑中不断盘旋。

    是吗是吗?是啊!

    燕诩然,承认吧,你喜欢的是男子!

    不,不是的,不是的!!!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皇上驾崩,新帝燕诩然立位。

    言夕暮晕迷了近一个月,伤口太深,伤了元神。

    冬季大学纷纷,今年的第一场雪,无声无息的到来。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言夕暮只是觉得上疼痛,眼睛怎么都睁不开。

    “若你愿意,我带你离开,归隐山中,不知你可否愿意。”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轻轻的,好似怕惊醒梦中的人儿。

    这声音甚是熟悉,言夕暮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消瘦的脸颊。

    “咳……咳……水。”言夕暮发觉自己的喉咙很是干涩,声音中气不足。

    叶蓟起,端来水来。

    “我是不是睡了很久?”言夕暮觉得自己有种飘飘然的感觉,没有着地的安全感。

    “是。”叶蓟那面无表的脸,将他喝完的水拿走。

    “二下,如何了?”

    “登基了,惩治了宦官,将朝中不中用的人都遣散了。”叶蓟淡淡的话语说到。

    “哦,咳咳……”心脏传来剧痛。

    “若不是你生命力强,恐怕早就已经……”叶蓟没有说下去,唇色泛白。

    “你刚刚说话了?”言夕暮将枕头靠与边,坐了起来。

    “没,没有……”叶蓟撇过头,不敢看言夕暮的眼。

    从没认真注意过这个人,多半看见他时,他都是隐在暗处。

    言夕暮一笑,甚是温柔,“谢谢。”

    叶蓟一愣,摇了摇头:“不客气。”

    “皇上驾到。”外面传来太监那尖声的音调。

    叶蓟突然起,消失在房中。

    言夕暮思索片刻,是偷偷来得吗?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