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刻

    “快了,父王,安心去吧。”燕诩骞一直盯着他看。

    那皇上神色竟然渐渐红润起来,虚弱的感觉渐渐改变。

    燕诩骞喝了口茶,是自己太紧张了吧,想罢,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来人啊。”那皇上大喊一声。

    燕诩然带着言夕暮走了进来。

    “哈!”燕诩骞打了一个哈欠,起,“二弟,你怎么来了?”眯着眼看走进来的人,燕诩骞不屑一顾,自古立长不立幼,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他却没有去看上躺着的皇上,如今已经站起了。

    ‘pia’的一声,重重一记耳光,“枉我如此疼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朕的吗?”

    燕诩骞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难道他给我的药出了问题?燕诩骞顿时觉得大惊,强行保持镇定,他大笑,“哈哈,你们,今就是你们的死期,外面可都是我的人啊……”

    “若门外都是你的人,我们是怎么进来的呢?”言夕暮淡淡的说。

    走入养心是不可以带剑的,所以言夕暮双手倒是不自然,放了半天都不对,他将双手背与后。

    “死到临头。”燕诩骞不信,他精心布置过的,怎么可能一瞬间就毁于一旦。

    “来人,拿下。”燕诩骞大吼一声,可是外面无人应答。

    燕诩骞生气一股不安感,看着那精神抖擞的父王,谁背叛了他?

    抽出放在下的剑,燕诩骞向皇上一剑刺去,一不做二不休,他现在只有这个念头。

    只见皇上轻轻一避,便躲过了攻击,那剑直直的向燕诩然而去。

    不带燕诩然反应,言夕暮已经站在他面前,由于是在瞬息之间,言夕暮的唯一反应就是挡住他,但是忘记了反抗,剑直入他的心脏,他单手将剑拔出,另一只手对着燕诩骞狠狠一掌,燕诩骞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你怎么样?”燕诩然看着言夕暮,慌张的不知所措。

    “传太医,太医。”燕诩然失了分寸,将那人儿一把抱起。

    不,夕暮,夕暮,不可以死!

    燕诩然冲忙向太医院走去,好似忘记了后的父皇。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皇上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他深知燕诩然的能力,只是没有想到燕诩骞如此不堪。

    早上然儿给了他一个药,说是能瞬间提高精神,不过只有四个时辰。他本来觉得应该没有必要,可刚刚看见徐忠,那个一直呆在老大边的人,他竟没有任何犹豫就放掉了那个人,要知道,他虽然病重,但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徐忠是燕诩骞成功的关键,他却在最关键的时刻将那个关键毁掉。

    所以他服了药,所以他没有后悔。

    看着这个地上躺着的自己喜的皇儿,皇上连连摇头。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