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好好休息吧

    言夕暮手中握着一个小条,翻来覆去看了N遍,言夕暮终于确定了这件事是事实。

    故友传来的消息。

    即使一百一千个不相信,事实却摆在眼前。

    此刻正值亥时(9时至11时),天已经暗了,有风,月从浓厚的云中露出头角。

    言夕暮走在小路上。

    手里拎着一大坛女儿红,边走边喝。

    随起舞,剑术招招致命。

    言夕暮自嘲的笑了笑,莫不是这便是他或者的意义?

    全部都是假象吗?

    大口大口的喝下手里的酒,“一醉解千愁啊,哈哈。”言夕暮眼角留出泪。

    晃晃悠悠的来到郊外小茅屋,李渝齐和沈谦一起住着。

    “沈谦,沈谦!”

    言夕暮大喊着。

    茅屋里冲出一个小孩。

    “夕暮哥哥。”小孩眉开眼笑。

    “沈谦,想我了吗?”言夕暮东倒西歪。

    “嗯。”

    “李渝齐呢?”言夕暮望向沈谦后的茅屋。

    “渝齐哥哥睡着了。”

    “呵呵,真乖。”言夕暮抚摸着他的脑袋。

    月光下,言夕暮愁容尽显,无奈挂与嘴角。

    “夕暮哥哥,怎么了?”

    “沈谦,我教你的,你都会了吗?”言夕暮提溜着酒坛,猛灌下一口。

    “嗯。”沈谦担忧的看着言夕暮。

    “拿着。”将手中的剑递了过去。

    沈谦接过,好重啊,险些掉在地上。

    沈谦一咬牙,举了起来。

    “好,今让我来看看你的武艺,切莫留。”言夕暮半醉的说到。

    这酒量好真不是好事,想醉都难,明明都喝下一坛了,这坛也已一半了,竟然还那么清醒。

    言夕暮苦笑。

    “是。”沈谦凝神,“我来了。”说罢向言夕暮而去。

    言夕暮不闪不避,待剑挥来时,只注意着自己的酒,用双手举起酒,明月从云中全部展露,言夕暮眼角瞥向月亮,轻笑了一下。

    “噔”的一声,剑飞出老远。

    “是不是太重了?”言夕暮看着原地发呆的沈谦。

    “不。”沈谦跑过去,将剑捡起。

    “再来。”沈谦认真起来。

    “好好好,这才是好男儿。”言夕暮笑。

    来来回回几时回,沈谦有点自暴自弃了,“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被你躲过?”

    “沈谦,习武之人切忌急躁。今你若是能不动声色的出现在我后,便可去休息,否则我们一直练下去。”

    “嗯。”沈谦点点头。

    十岁的小毛孩,拿着剑,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汗水倾泄。

    寅时时,小毛孩已经气喘吁吁。

    言夕暮借着三分醉意,微微一笑,“罢了,是我太心急了。”

    言夕暮一个闪,刚刚真不该他,心中虽知道这个毛孩还是比较倔强的,他闪到他边,点了他的睡

    “好好休息吧。”他对着明月淡淡的说到。

    是该好好休息了……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