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二鸟

    这三下五除二的,他已经落于下风。

    “你们是谁?”马清茗想就算大下要杀人灭口,也不需要发费周折的将他绑来这里吧。

    燕诩然一招,镇住他的脑,将他击与半睡半醒之间。

    “你们干什么?”一个人的声音。

    “这不是二下的配饰?你们是二下的人?不对,二下派我来保护马世子,你们到底是何人。”来人大吼一声。

    “与你何干!”

    “哼,竟然想诬陷二下,看招。”马清茗晕了过去。

    “嗯。”燕诩然示意,南宫浥点了他的睡

    “不错啊,我想他必然会对二下感激。”

    “哈,将他移到二皇居吧,暂时说他失踪了就是。”

    “嗯,一石二鸟。不过,我觉得建威将军可能还差一手。”言夕暮将剑背与后。

    “嗯,暗中通知张琳。”燕诩然说到。

    “嗯,这样,建威将军不反也得反了……”

    贼,南宫浥对此人下了一个定义。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马清茗醒来之时,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清晰。

    “你……”

    “你伤还没好。”言夕暮端来水,“喝吧。”

    “你救了我?”马清茗半睡半醒。

    “算是吧,是我们下要我去看看,我才顺道救的你。”

    “二下?”马清茗记起晕迷前的事

    “是。”言夕暮看了看窗外,树上已经光秃秃了,想来,冬天要来了。“你好好休息吧,一会有一个你的友人来看望你。”

    “嗯?”

    “你现在要是想回去,我也不会拦着你,只是大家都以为你失踪了,想必大下也在找你。我已经通知你父亲了,你在这里的消息。”

    马清茗细细想了想,“好,恭敬不如从命。”

    “那我不打扰你了。”言夕暮出门。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燕诩然一抹笑意。

    “我发现这些事你,还是你最会做人,不得罪别人。”

    “人在江湖,若不能先考虑到自己,这以后的子总是不好过的。我杀人之时,定会救一人。”

    “后路?”

    “嗯。我可以让穷人瞬间变富,我可以让前一秒就要处死的人,下一秒更快乐的活。”

    “嗯。”燕诩然低头沉思。“那你自己呢?”

    “嗯?什么?”言夕暮看着自己的手。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的手。

    “没什么。”燕诩然抬头笑笑。

    “我没有资格快乐吧。”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燕诩然翘起嘴角。“不,每个人都有快乐的权力。”

    “也许吧。”言夕暮淡淡的笑意出现在脸颊。

    “其实你真该多笑笑。”

    “啊?”不等言夕暮反应,燕诩然已经走远。

    “呵呵。”言夕暮低头。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