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将都是我的,何况一个区区女子

    “李渝齐?敢背叛我?”此处是京城的市中,依水有一处叫芙花的酒馆,风景甚是宜人。

    燕诩骞面对湖面,双手靠着背后,“怪不得镇压这么迅速,饶是这李渝齐帮助。”

    “据探子回报,好像是另有其人。”徐忠缓缓开口。

    “哦?那应也是李渝齐不敢贸然开口让我知晓吧。”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徐忠沉思。

    “那是谁?”燕诩骞撇向路间,一男一女正站在那里。

    女的丰姿百态,饶有兴致。

    “马清茗。”

    “他边的女子是谁?”

    “这,郑琳。”徐忠看了一眼燕诩骞。

    当初若非他救下上刑场的自己,如今自己也不会,这般忍气吞声吧。

    “早上郑原理府传来消息,郑姑娘早上死于非命。”

    “我知道。”燕诩骞洒下鱼食,“打听下那姑娘,本……”

    “下,大事面前……”徐忠不提醒到。

    “徐忠,这天下将都是我的,何况一个区区女子,本王要便要,你去办吧。”

    “是。”徐忠暗暗叹了口气。

    上次军中传来,那二弟竟然在军营中花天酒地,如此不堪的人物,怎么能抵得过我?我要谁谁便不能反抗,这天下,终究要是我的了,哈哈……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郑媛媛被杀。”言夕暮漫不经心的说到。

    燕诩然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嗯。”

    “哼,那位下的手?”

    “对。我在街上看见一个有趣的事,你要听听吗?”

    言夕暮抬头,“嗯。”

    “那位在街上,调戏良家妇女。”

    “哦?”言夕暮看着燕诩然不明所以的笑,“想必与郑媛媛有关系了?”

    “对,他调戏的女子,是郑媛媛的表姐——郑琳。”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言夕暮深有感悟,“想必这把刀已经可以够得到他的脖子了吧。”

    “我这还有一计,看来需找你帮忙。”

    “好。”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为啥我老要演反面角色?”南宫浥发表自己的不满。

    “不然还有谁去办?”言夕暮将蒙面黑布拿过,帮南宫浥系上。

    南宫浥看着他认真的表,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干什么?”

    “师弟啊,如果你扮女装一定倾国倾城。”

    “正事要紧,速度准备好。”

    门外脚步声响起。

    “我们这就要出发了。”言夕暮说着看向看人,然后他睁大了双眼,“你干什么?”

    燕诩然一夜行衣,出现在他们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