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不安

    言夕暮在没有说话。

    “我去叫医生。”放下碗,燕诩然急切的出门。

    小然,小然,若是你知道了,会不会怪我……

    言夕暮眼底露出不安。

    医生来的时候,言夕暮让他们都出去,连燕诩然都出去了。

    跟医生交代了不知道什么,整整半个时辰。

    当将他抱来的时候,赵阿牛便将这个医生一起跟来。

    并且说言夕暮在治伤的时候,只要医生一个人在便好。

    站在门外的燕诩然此刻才清醒。

    眼底深深的不安。

    言夕暮,你到底是何人?

    竟能在一天内让起义军心甘愿的放下武器。

    越是接近你,我竟然越看不清你,你是敌是友。

    应该是友吧……

    是夜,燕诩然照例陪在言夕暮边。

    傻傻的看着他。

    窗外风起,吹动窗户呼呼作响。

    燕诩然起,走到窗边,将窗户关紧。

    言夕暮在梦中翻了个,怀中一张纸滑落,仿佛是一幅画。

    纸上有些许仿佛是被刀砍过的痕迹。

    燕诩然回头,笑了笑。

    捡起纸,便想像他怀里放去。

    可是,手顿在了空中。

    原来,你竟是这般恨我吗?

    这画上的人,正是燕诩然。

    这满纸张的刀痕,刺痛了燕诩然的心……

    望着晕迷的人儿,将纸放回他的怀中。

    竟然如此,你又何必,来到我边……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班师回朝

    由于这一场战役,南方人对燕诩然也渐渐开始改变了态度。

    回头望了一眼洛阳,笑了笑。

    燕诩然一挥手,示意大军开始出发。

    “禀告二下,大军后跟了两个人,说是找言夕暮。”

    “嗯,你们先行,我去看看。”燕诩然来到军队后方。

    一大一小正站在那里。

    小孩一脸茫然,但是燕诩然知道,这个人便是那刑部言夕暮所救的小孩。

    至于他边的这个……

    “你是二下?夕暮哥哥呢?”小孩出声说话到。

    “参见二下。”郑媛媛行李。

    这种气质,这样的礼节。

    燕诩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人便是郑媛媛。

    准备了马车,将他二人安置,告诉沈谦别担心,便准备向前走去。

    “夕暮在哪里?”董琳琳挡住了燕诩然的去路。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