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照料

    “草民赵阿牛叩见二下。”

    “免了。言夕暮呢?”

    “夕暮在后山上……”赵阿牛没有说下去。

    燕诩然看着赵阿牛,感觉他好像似恐惧,又像是惊讶。

    说不出的表,却那么深刻。

    燕诩然来到后山上。

    “你怎伤的如此严重?”

    燕诩然怒,看着那许久不见的人儿,全虚弱无力的躺在一间茅草屋内。

    苍白的脸色,全透漏着虚弱的感觉。

    眉宇间在梦中也强忍着的痛苦。

    唇角撕裂。

    “他已经昏迷很久了。”赵阿牛说到。

    “为何?”

    “半月前,有人来偷袭,他说是老大的人……”

    阿牛有些不忍去看言夕暮。

    “依他的手,怎么会受这样严重的伤?”燕诩然不太置信。

    “对方招来一百个杀手,加上那前些跳崖,元气大伤……”

    还有一点,言夕暮告诫赵阿牛一定不可以说出去。

    赵阿牛很心痛眼前的人。

    明明还是孩子,却……

    “大哥?”燕诩然怒气横生。“我将他带去修养……”

    燕诩然不顾他回答,便抱起言夕暮离开。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几几夜,燕诩然无法安心去睡觉,一直陪着言夕暮。

    细细的照料。

    他一咳,他便马上起倒水。

    他一呻吟,他便马上跳起来,细细的扶着他的脸颊,希望这样可以减轻他的痛苦。

    中途言夕暮有醒来一次,燕诩然趴着边睡着了。

    言夕暮看着眼前的人,不笑了。

    他睡觉的样子,很可

    拿起他的一撮头发,言夕暮挑弄着他的鼻子。

    “你醒了?”感觉到鼻子痒痒的,燕诩然猛然起

    这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稍稍一点点动静,他便马上反应。

    “累吗?”言夕暮淡笑着,将他的发放开。

    “不。”燕诩然也轻轻的笑了。

    “咳……”言夕暮想起,却发现这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没有一点力气。

    “喝水吗?”燕诩然温柔的说。

    “嗯。”言夕暮眼眸微湿。

    “二下,若是我做事没了分寸,你会怎么办?”言夕暮向后望着抱着自己脑袋的人。

    “嗯?你做事什么时候没有分寸了。来先喝了。”燕诩然将水端在他嘴边,细细的喂他喝下。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