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救人

    “好吧,我会画画。”

    看着燕诩然那一副你要是什么都不会,我就教你下棋的态度,言夕暮一个冷颤,终于妥协了。

    “画画?桌上有笔墨。”

    “嗯?可是画什么啊,黑漆漆的。”

    “随便。”撂下两个字,燕诩骞竟然坐在沿上睡着了。

    言夕暮看了半晌,拿起毛笔,一笔一划的认真的画着,天渐渐亮了……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天亮的时候,言夕暮收起画笔,将画揣进了怀中,轻轻推开房门。

    他醒来,勾起一抹笑意。

    他转,“二下,你醒啦。睡的可好?”

    “还好,替本王擦拭吧。”燕诩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言夕暮想了一下,出去端了一盆水,“你自己擦吧。”说完便要离去。

    “站住,本王让你给我擦。”

    言夕暮蹙眉,这家伙还小吗?还是说当皇子当惯了?

    算了,言夕暮转拿起毛巾,在水中洗了洗,拧干,一点点帮他擦拭着。

    他擦拭过的地方,燕诩然觉得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燕诩然屏住呼吸,以前都是侍女帮忙的,这是第一次,是一个男生,可是心里竟然有喜欢的感觉,希望会一辈子,难道我中邪了?

    言夕暮擦拭好,正想离开,手却被一把抓住。

    言夕暮看着燕诩然,讯问他想干什么。

    燕诩然放开了手,觉得手心传来麻麻的感觉,“没事。”

    言夕暮一笑,端着水出去了。

    看着他端水出去,燕诩然深深吸了口气。

    该行动了!

    —————————————魅皇的杀手皇妃•倾雨飘落—————————————

    夜黑,有微风,刑部大牢

    后跟着一个大块头,言夕暮觉得很不习惯。

    燕诩然非要跟上来,言夕暮没办法。

    “你……”言夕暮调整好呼吸。

    燕诩然不解的看着他。

    言夕暮此刻仿佛要说一件大事,那微微颤抖着的睫毛,和刚刚那一个‘你’字的轻颤。

    “你喜欢杀手……不是,你讨厌杀手吗?”言夕暮终于问出声。

    刚刚心里那紧张的感觉慢慢缓解,问出去,心里送了口气。

    “杀手不过是一个职业罢了,无所谓好坏。”

    真的吗?

    言夕暮兴奋起来。

    燕诩然看他好像孩子般的神,不动容。

    这个人,若是可以,真的好想好好疼……

    突然,燕诩然回神。

    该死,他是男人啊,燕诩然,你怎么……

    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燕诩然将所有思绪都向刑部内部看去。

    站在刑部屋顶,他和他安静的察看里面的况。

    天更加暗了,街上已无行人,灯一盏一盏熄灭。

重要声明:小说《魅皇的杀手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