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身死道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缘灭 书名:异世逆天魔主
    第一章死道散

    沧桑悠久的神州大地上,东部的海之崖掀起百丈大浪,咆哮之声震动天地,无数修者抬头眺望,因为此时这里正进行着一场大战,并且这是神州大陆上最顶尖强者之间的战斗。

    东部,海之崖下。

    在浪尖之上傲立着一个约十五六岁左右的俊朗少年,一颀长的水蓝色长袍,腰间围着镶着金色花边的流苏腰带,头发用一根兰草轻系着,手中握着一把雪白的修长之剑,冰冷刺骨,似乎可以冻结万物;剑之上有流光涌动,内封一头蓝色五爪神龙张牙舞爪对着四周之人咆哮,其声震得海水齐卷而回。

    少年被三个人围在中间,互相对峙。这三人亦站在百丈大的水龙上,其中一人年约中旬,威武彪悍,手中握着把血红色大刀,晶莹流转,似乎有鲜血溢出;其左侧是一个潇洒俊逸的约二十过半的青年,拿着一支青光熠熠的笛子,嘴角一直闪烁着懒散的笑意,仿佛这世间的一切对他而言均只是一场游戏;剩下之人是一个年迈的老者,手里吞吐着一把泛着银色光芒的长剑,白发飘飘,仙风道骨。

    "魔主,你毁我万刀宗,杀我无数弟子晚辈,今一战必让你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中年人发出滔天恨意,手中血刀瞬间伸长到千丈之长,遮天蔽,对着魔主力劈而下,散出无尽威压,"一刀开天,以开天之力淬炼我刀灵,太古刀魂!”

    "魔主,你纵横神州也有三千年了,你的时代和传奇从今天结束,也该道消了,作为敬意,我会用九曲仙殇送你上路!"青年说罢轻轻把笛子斜倚在唇边,顿时一阵青色的死亡之音波及开来,弥漫星空,所过之处,空间全部裂开成漆黑间隙,肃杀之意直指魔主。

    "魔头,你杀我师弟,更残害大陆无数生灵,我今天要替天行道!万古星辰,集至坚之气凝我至金之剑,斩杀此人!"老者举起长剑,天上亿万星辰显现,完全遮掩了太阳,每个星辰都散发出无尽光芒,垂落而下,连接在长剑之上,耀眼烁烁。他举剑向着魔主口刺去,仿佛整个星空都承受不了威压,将要崩溃,海水卷起数千丈之高,声音直冲天际,云朵倒卷。

    魔主冷眼看着三人,眼中一片平静。他收起长剑,双手结印放于前,手势复杂之极,不停转动,直到血刀临近,他双手上举,低喝"远古不灭战体,容我不化,经万古不朽,不灭印!"随之一股沧桑的气息从天而降,笼罩在魔主上,发出一片赤色光芒,似一头远古蛮兽复苏而来。他一跃迎上开天血刀,与血刀碰撞,激起无数碰撞的火星,反弹而起,体盘旋向上避开音波,随后长剑幻化而出斜向下与老者之剑碰撞在一起,"因果之剑,斩灭轮回,灭!灭!灭!”

    老者和中年当即被震出数十丈,站立不稳。魔主趁此机会剑指青年,其内五爪神龙咆哮着冲出,张开龙嘴,顿时涨到百丈大小,对着青年吞下。这龙魂是灵魂之体,无视音波,横冲而下。这时琴音逐渐变得轻缓起来,似从悠远传来,一缕缕相互交错,冲到龙魂面前组成一个个金色的符文印在龙魂的口中,慢慢越来越多的字符形成,最后连成一片,在龙魂口中金色滔天,封死了龙魂之口,龙魂骤然神色扭曲,痛苦异常,子不断翻滚。

    青年嘴角划上诡异的微笑,看向魔主。魔主也神色平静地看着青年,然后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然来到青年侧。青年感到一阵危机,子迅速后退,并用手不断捏动笛子,像弹琴一样弹出了优美之音,只是这音里的凶险已然无法形容"鸣音葬仙,九曲为极,神伤之曲",奏出的音波化成一股风暴直向魔主神识而去。

    魔主双目凝成月,呼啸而出,左手抬起,指向青年,"以我目成天地,化月,炼万物!"他所指之处立马与外界隔绝,月幻化,形成世界,无尽沧桑气息向青年笼罩而去。二人神通相碰,只听一阵巨响,东海之水已然蒸发了大半,一望无垠,成了陆地,脚下成了望不到底的的深渊,他们各自向后退出数十丈。

    魔主与三人第一次交锋中略占上风,但这三人几乎都是人间界中最强者,时间久了魔主的体肯定也不好受,这是魔主三千年来争斗最艰难的几场之一。

    他们没有再次出手,又变成了对峙,魔主冷眼看了看三人,然后把目光移向天际:"四界中魂界、妖界和天界已经消失很久了,人间界的六道已破碎,轮回不再,我想重建秩序;将来人间界会有毁灭之灾,必须重建六道轮回才可避免灭世,我们之间的战斗没有意义,等各界回归,那时才是我们的战斗的开始。”

    "魔主,你别太自以为是了,你没那个能力而且靠你自己的力量也不可能重建六道轮回。天界飞升的那么多祖先,他们的本源都是在人间界,他们会毁坏自己的根吗,到时候肯定会帮我们对付妖界和魂界,再说,从一万年前起人界至皇以上大能全都神秘消失,三界不见六道毁灭,再没人达到这境界,他们或许已经毁灭在岁月里,再不会出现了,你这是在为自己的存活找借口,你今必亡。"中年男子轻蔑说道。

    "你一个人灭了这么多门派,也该血债偿还了,六道对我们修士已没多大用处,一死就是魂魄消散,这么多年你还没看透吗,为了那些凡人蝼蚁重建六道毁灭我天剑门,杀死我天昊师弟,老夫问你,这一切值得吗?"老者最后几乎成了咆哮之声,充满怨恨。

    "几千年了,魔主,我都忘记你的名字了,今你也彻底消散吧,我的天资和你不相上下,我会替你走到天尊这一步的。至于魂界和妖界入侵之事,如果是真的,我们自会处理;六道我也会重建的,其实我们都明白你所作,只是这一切不应该由你来完成,你进过天尊洞府,他们怕最后都只能以你为尊,所以你才会有今天的杀之祸,我们最后一招决一死战罢。"青年收起笑容,严肃说着。

    魔主不再看他们,而是转过去看向大海深处,影充斥着无尽的孤独和落寞"来吧!"没有人理解他,是的,自从一千年前他只差一步就达到至皇,一种危机感就开始伴随。他想要查清万年前至皇以上大能消失的原因,他消灭了一切阻碍,可是迷雾越来越多,他只是推测出要重建六道才是查出真相的落脚点。

    后来他在一个古修天尊洞府中查到一些端倪,这个天尊耗费生命卜算出十二字真言:"血月临,葬月回,人主归,三界碎。”

    并且天尊留下的玉简中记载,只有重建六道,后世才有希望保住各界火种,避免毁灭之劫。魔主猜测不出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冥冥中感觉人界在后将会有大难,而建六道才能有可能避免毁灭。他推测人界的难应该由其他三界所引起。

    他告知天下,想一同找出修建六道的方法,却没修士认同。他们要求观看天尊玉简,可是当魔主看完玉简之后,它就消散了,所以他们认为魔主自作主张欺骗他们,其实在利用他们修炼天尊留下的功法。并且他们担心,六道回归之后,会有大人物转世逆天归来,扰乱现在的修行界。魔主自己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有大人物在担心他会成为人间界领军人,才故意陷害于他的,才导致后来的越演越烈。

    最后魔主不得不强行进入各门派翻看古老典籍,想找出重建六道的方法。各派祖师都放话说魔主这是在以修建六道轮回之名借机观看各门派修行真经,从而找出突破到至皇甚至天尊境界的方法。故而天下为敌,他这一千年来几乎都是在厮杀中度过的。

    且在五百年前,他的双修道侣紫水莲被万刀宗和天剑门的祖师活活打得魂飞魄散,也正是今围攻他的其中两个人古道和清一水。魔主那时迷茫了,到底这是对还是错,心的女子惨死前。因为用太深,心灰意冷,被围攻的差点死。他把自己冰封在北原,沉睡了一百年,然后挥刀自斩丝,把紫水莲生生从记忆中扣除,这是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古道使出绝技"刀裂灭世","以星空为吾刀,刀裂则空碎,空碎则世灭!"只见他右手高举,整个星空向他涌来,最后形成一把万丈黑色刀罡,随后一化二,二化四,最后越来越多,形成一个刀罡的世界,仿佛要辟碎一个世界,然后双手紧握斩向魔主。

    清一水从丹田中吐出一把七彩小剑,晶莹剔透,龙气涌动,光芒万,他双手捏诀,"七彩天剑,斩轮回灭世界,斩过去现世未来,成为混沌!七彩混沌!"七彩小剑涨大成千丈,刀分三节,仔细看去仿佛能看到自己的前生来世,分成三波攻击向魔主而去。

    七音谷谷主晓风盘坐而下,玉笛在头顶回旋,他口型不断变化,却没有声音,之后就见笛子慢慢蠕动,化成一条七尺长的迷你青龙,浑剔透流萤。突然晓风睁开双目,朝魔主出两道金光,小龙直冲而去,穿穿透一切阻碍,无视结界,直指魔主。

    魔主向远处看了一眼神州大地,充满留恋和不舍,他的路还没走完,有很多遗憾没有完成。他把目光收回,看向三人,变得无冷漠。

    "以我化世界,以我目成月星辰,以我魂成混沌,以我神成荒古雷霆,我死,魂灭,目瞑,神散,重现荒古!"魔主冲向天空,似要撕开刀罡,破开三世。慢慢魔主消神散,出现了一个蛮兽盛行,冥蒙不清,月坠落,雷霆灭世的世界,笼罩三人。

    刀罡斩碎了混沌,七彩剑撕开了雷霆,小龙突然伸张到万丈,直接穿透了这个世界。

    荒古世界消散,魔主死。

    刀罡破碎,雷霆打散了古道元神,道消。

    七彩剑残,清一水毁于灭世,道消。

    青龙消散,晓风重伤垂死,直往七音谷方向而去。

    东海被生生斩去,出现一个空间裂缝,其中常年有打斗声呼啸传来……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逆天魔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