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傲世小峰 书名:神遗之界
    感受着体内不知为何而突然涌上的莫名能量,锦峰只觉一时之间,体似乎在正在进行着某种不知名的变化,源源不断的暖流自体内深处喷薄而出,流经体的各个角落,与此同时,**的痛楚也在一个极短的时间之内快速的消散,逝去,就连方才战斗之时那受到重创的左肩,也竟是以一种眼看到的速度在逐渐愈合,先前骇人的血洞正在锦峰左肩缩小直至完全消失。

    那静静被锦峰紧握的黑天长剑,此时此刻,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变化,像是在回应着主人似的,周的紫色气焰节节攀升,并在剑附近快速的溢出,流淌,跳跃,如同一股清泉围绕在锦峰旁,似是在保护着灵器的主人一般,又像是随时蓄势待发的随从,只等主人一声令下就豁然出击。强大的气焰强度让得锦峰都开始怀疑,自己真的能够控制这么巨大的能量么?

    也不知为何自己突然会有着这般的变化,也并不明白这股力量究竟是从何而来,但是有一件事是锦峰知道的,那便是有了这股力量的他,不会再输给眼前的妖灵了。

    低头看了一眼那安静的躺在自己怀中的美丽女子,锦峰方才那一股凶煞的气息在这一刻却是完全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温柔。看着怀中女子本应清秀漂亮几如天上仙子的白净脸颊,此时此刻却由于没有血色而尽显憔悴,锦峰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倏地一痛,手中的黑天不自觉的又握得更紧了。

    紧握黑天的右臂猛然一挥,一道雄厚紫焰所凝聚的剑气如同奔涌的洪流迅速袭向此时仍在半空之中的红翼妖灵。远远便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凶煞气息,红翼女子很明智的没有选择硬碰硬,巨大双翼加速挥动,侧避过这当头一击,低头一看,却发现只一瞬间的功夫,锦峰早已抱着雪昭闪来到了仍在苦苦抵抗低等妖灵的方丈边,长剑再舞,凶猛的紫焰犹如那从九幽地狱所散发出来的一般铺天盖地地向着那些低级妖灵们扫而去,只听得一声声的惨嚎,那些方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抵挡下来的凶猛妖灵们,被锦峰那轻描淡写的随意一招给尽数灭去,被化为虚无。在锦峰旁的智清方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方才那一招,其上所含的能量,是何等的凶煞,何等的狂暴,使得常年在蓝若寺此等清净之地清修的方丈在那某一瞬间感到突然的窒息。

    只见锦峰将重伤昏迷的雪昭轻轻交到方丈手中,低声对其说了些许言语,方丈闻言在最初的迟疑之后,便点了点头,转走向蓝若寺后深处,瞧那方向,貌似就是通往蓝若镇中居民们避难的地下室,眼见两个一老一伤的御灵者即将遁走,红翼女子如何不怒,翻掌间,两道红光再次下,遥指雪昭与方丈二人,锦峰瞧了,冷哼一声转在半空中舞了个剑花,黑剑过处,紫焰形成一个漩涡的样子,将向雪昭二人的两道光束卷了进去,随着紫、红两种能量的相互抵消,红色能量最终被那半空之中犹如圆形盾牌一般的紫色漩涡给完全抵下。

    “怎,怎么可能?”看着接连受到自己重创方才还是如同死人一般奄奄一息的锦峰,现在竟然散发出令自己都有些惧怕的力量,红翼妖灵一时之间还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你的对手是我!”,举剑指天,锦峰愤怒的声音回在这空的广场之上,“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打其他人的主意!”

    趁着刚才交锋,方丈带着雪昭早已远去不见踪影,空中的妖灵顿时更加急躁,掌心红光陡然大盛,“你这低等的人类,去死吧!”随着犹如诅咒一般的话语,红翼女子掌心的红光化为漫天光束全数向那仍旧在地面之上一动不动的锦峰。

    只见漫天红光如同流星雨一般带着炙而又凶悍的妖力一道紧接着一道的向锦峰砸下,那独立于地面的锦峰不仅没有丝毫惧意,俊朗的脸庞之上,反而有一抹兴奋的狂,嘴角微扬,淡淡的浅笑浮现在脸上,那是自信的笑容。

    “黑天暗盾!”随着一声清晰而又响亮的声音,锦峰像刚才一般将长剑舞成一个大圆,片刻之后,一扇比方才大上一倍的由暗紫色气焰组成的巨大圆盾便赫然浮现在锦峰前,紫色圆盾之上,气焰绕着圆心处疾速的流转,几如迎风舞动的风车,又似吞噬一切的黑洞,在这面暗紫色的圆盾面前,似乎所有的事物都将被吸收进去,然后在激烈的紫焰激流之中,被绞得粉碎。

    但听一阵阵沉闷的呯嘭之声,一束又一束的红色妖力重重地打在了暗紫色圆盾之上,暗盾之坚固,远远地超出了妖灵的预料,一次又一次凶猛的红色妖力,所能起到的作用便仅仅只有削弱暗盾的强度,不过饶是如此,在最后一道红色光束的冲击之下,坚固的黑天暗盾也最终被冲散,化为虚无。

    然而,另红翼妖灵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在那坚固的圆盾之下,空无一人,妖灵心中暗道:“不好!”果不其然,一道白色影不知什么时候悄然闪到了自己漏洞大开的背后,意识到危机的妖灵大翼挥舞,意图远离后这危险的家伙,不过一切都太迟了,那红翼妖灵只瞧见眼前一道紫芒一闪而过,那原本长在背后挥舞的血红双翼顿时被硬生生地给砍了下来,只见巨大的红色翅膀与体分开而去,血流如注,一股剧烈的疼痛感涌上心头,饶是妖灵也是痛苦的哀号出声来。

    眼瞧着失去双翼的妖灵如同那坠落的风筝一般,晃晃悠悠地向着地面栽去,半空之中的锦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握紧长剑,将力量最大限度的注入黑天之中,只瞧黑天剑上,紫色气焰焕发出从未有过的光彩,强烈的紫焰奔腾不息,等待着主人的号令。

    “结束了···”冷淡的话语在妖灵耳边传来,下一刻,流动的紫焰转瞬间聚集在一起,随着锦峰发自心底的怒吼轰然冲向虚空之中即将坠地的妖灵,“这是我用尽最后力量的,黑阎罗之刃!”,紫色洪流好似一匹脱缰野马,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住、阻挡住它,与那坠落妖灵两两相撞。

    炸响声,冲击声,连绵不绝,震聋发聩,余音缭绕,不绝于耳。掀起的灰尘遮云蔽,经久不散,过了好半响,才能隐隐看见烟尘之中,一个约莫十丈的大坑轮廓缓缓浮现在眼前,凹坑之中,毫无生气的妖灵女子地静静躺在巨坑中心,动也不动。

    “受到这种力量的攻击竟然还没有灰飞烟灭···这妖灵果然不是一般的强啊···”落到地面之上的锦峰看着深坑之中的妖灵女子暗自叹道,此时此刻,黑天剑上的强横气焰早已消失殆尽,重新变成了那柄朴实无华的黑色铁剑,喘着些许粗气的锦峰撑着长剑慢慢坐下,一股强烈的疲惫之感突然之间迅速占据了全,锦峰把长剑丢到一边,狠狠地躺到了地上,这一仗,对于刚刚步入御灵者之列的锦峰实在是太过于惨烈了,若不是自己突然之间有一股莫名的力量相助,可能自己真的就要去见自己的母亲了。“终于,结束了啊···”抬头看着宁静的夜空,锦峰轻轻叹道。

    随着激烈战斗的平息,守护蓝心法杖的数百弟子缓缓放下手掌,解除了辟邪镜阵,只瞧得金色光幕渐渐黯淡下来以至于消失的无影无踪。在地上躺了一会儿之后,锦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也顾不得体的疲惫,立马爬了起来,将黑天剑融入体内,向着寺院后方跑去,那些刚刚解除法阵的弟子们还没来得及与他道谢,锦峰便已消失在广场之上。

    也不知转了几道弯,锦峰跑到一处端庄大前,大步而入,只瞧其中桌椅分立两旁,乃是大堂模样,正前方乃是一幅画有乾武真君的巨大画卷,画卷下方,一张供桌放着几个香炉,金黄色的香炉上正插着几只燃着的香火,锦峰看见快步跑到香炉跟前,把双手放到最中间的一个香炉面前捧住,然后向右扭了一圈,只听机关暗响之声不绝于耳,掀开桌布,只看供桌下方一道石门缓缓移开,锦峰二话不说,冲了进去。

    密道之中昏昏暗暗,只有两旁微弱的火把隐隐的照亮足下的台阶,拾阶而下,走了许久,却见道路转平,一条笔直的暗道一直向前方延伸,锦峰见状不由得加快脚步,跑了起来,不一时便到了暗道尽头,一扇与暗道相同大小的厚重铁门赫然出现在眼前,锦峰上前敲了两敲,大声道:“方丈,我是锦峰!”

    又过了一会,铁门缓缓开启,开门乃是方丈,抬头看着眼前完好无损的拔少年,方丈一双老眼之中顿时显露一股兴奋之色,激动的道:“赢了么!”

    “恩,赢了!”锦峰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神遗之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