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傲世小峰 书名:神遗之界
    却见那黄袍老人转过头来,露出他那虽布满皱纹和花白胡子,却是仍不失笑意的脸庞,然后双眼一眯,看了锦峰一眼,开口笑道:“这个行,你就把这小子放我这儿吧,我收了就是了!”

    “多谢师伯!”雪昭笑着恭声道。

    锦峰不想这三才真人这么轻松就答应了收自己为徒,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原地愣了半响,才缓过神来,单膝跪地惊喜拜道:“师傅在上,请受梁锦峰一拜!”正拜下之时,却听三才真人忙道:“唉唉唉···别跟我来这啊,在我这儿可没那么多麻烦事儿。”伴随着话语,三才真人枯槁的大手轻轻一抬,锦峰只觉虚空之中一股沛然大力硬生生将自己从黄土之上给拉了起来,然后堪堪站稳脚跟,只觉方才之事甚是神奇,正自吃惊之时,却听三才真人接口又道:“原来你叫锦峰啊,不过既然你做了我的徒弟···可就该遵循我定的规矩了。”

    锦峰闻言正答应,却听一旁雪昭颇有些焦急的开口先道:“师伯,锦峰他可是刚入门啊!”

    “诶,入门虽有先后,可一但入门便是我三才真人的弟子,他如今只要一认我做师傅,便要一遵照我的规矩做事。”话语间望向锦峰问道:“锦峰,你可愿意?”

    锦峰一愣,颇有些迷惑地看了雪昭一眼,糊里糊涂的应道:“是,弟子愿意!”

    三才真人闻言微微一笑,探手捋了捋胡须,而石台之上的那个白脸男子脸上却有喜色一闪而逝,却听那三才真人长袖一挥:“指着比武的石台之上那个脸色瘦白的男子道:“好,那你现在就上台去和白山比试比试!我这儿的规矩就是······每天切磋比试落在最后一名的弟子晚上要打扫所有师兄弟的房间卫生,所以若是你输给白山,今天晚上可就得无条件的给大家打工了。”锦峰闻言有些惊讶,雪昭在一旁则是急道:“锦峰他都不会灵术,怎么是白师弟的对手······”

    三才真人将手一伸,止住了雪昭说话,向锦峰问道:“如此这般···你还愿在我这儿修习御灵神术吗?”

    锦峰心道:“不就是扫扫地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便开口答应道:“没问题!”

    三才真人闻言微微一笑,随即便大笑道:“好,那你便上台与白山比划比划!”

    锦峰闻言,望了有些焦虑雪昭一眼,只瞧得佳人明眸之中满是紧张神色,锦峰冲她微微笑了笑,便三步化做两步跳上了那宽广的白色方形比试石台之上,面对眼前形略瘦面皮白净的青衣男子白山,一个抱拳,白山也是礼貌的还了一礼,却听台下黄袍三才真人高声道:“白山,锦峰手无寸铁,你也须得放下灵剑,一决胜负,切记,点到即止!”

    白山应了一声“是”。便笑嘻嘻的将手中长剑入鞘,拱手对锦峰道:“峰师弟,请吧。”台下弟子看着台上二人,也是面带笑意,怕是都想看看锦峰一个平凡小子如何拜倒在清风门的灵术之下,台下纷纷你一句我一句的窃窃私语起来了,有人说:“哈哈,白山这小子今天算是捡了个大便宜了,来了个替罪羊帮他做卫生。”亦有人开口给锦峰加油道:“峰师弟,白山那小子弱的狠,别紧张!”

    白山听在耳里,脸上怒色一闪而逝,锦峰也不顾其他一袭银色衣衫迅速攻向了白山。锦峰毕竟打过不少的架,对于战斗的一些基本的道理也略通一二,看着眼前青衣男子松懈之时,一个腾空侧踢,一只强有力的右腿与半空之中踹向白山,白山微微一惊,不想这小子体素质如此之好,心中口诀默念灵力汇聚于周寸许,正是灵术‘流风甲’!锦峰明明看着一脚击中了白山的口,但觉右脚似踏入一片泥沼一般,劲力四泻,他心中诧异,又见白山绿色大袖一挥将锦峰右腿开,单拳倏至,锦峰于半空中失去重心,只得横起双手挡在面前,锦峰只觉前虚空之中一股沛然大力汹涌袭来,白山的拳头带着滔滔风劲将锦峰震的飞出丈余,轰然一声,重重的摔在后方白色石板之上。

    “哇!”一口鲜红色的血液自锦峰口中喷出,吐在了这亮白的比武石台之上,白色的石台与艳红的鲜血形成一种极不和谐之感,锦峰心中纳罕,这人拳头尚未击中便有这么强的力量,若是被直接命中,那可就惨了······

    看着眼前锦峰吐血的模样,白山神色一缓道:“峰师弟,咱们现在再怎么说也是师兄弟了,你若直接认输的话,便可少去许多不必要的痛苦,毕竟你我之间的差别是有本质上的不同。”

    锦峰抬手拭了拭嘴角鲜血,嘿嘿一笑,道:“多谢师兄关心,不过···我长这么大,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服输!”言罢,又毋勉强自撑起子,昂首面向前方,雪昭在台下却是看的双手合心,紧紧握在一起。

    “那就没办法了···”白山整顿形,作势上,锦峰只瞧得一道绿影飘然腾空,势如闪电,携着狂风,飞沙走石一般的袭了过来,他心头倏然一紧,心知此招定是威力更胜,白山拳上所携劲风铺天盖地而来,直叫人避无可避,锦峰此前从未碰到过如此景,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思绪一瞬之间飘回到巨兽袭击落阳镇的时候。

    想当初也是如此形,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自己根本就无所适从,彷徨无助,就是想给母亲报仇斩杀妖兽也是不能,自己是多么的无力,多么的弱小,倘若自己再多一些力量,自己在强大一些,那该有多好,自己要是有力量,母亲也就不会不明不白的离开自己,落阳镇的悲剧也许就根本不会发生了。“······我,需要力量······”锦峰这时的脑海里仿佛就只剩下这唯一的一个念头了。

    当此之时,锦峰戴在前的蔚蓝色小珠似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亮了一亮,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辉,锦峰只觉从体内深处,一股烈的浩然暖流如江河决提一般蓦地淌遍全所有角落,一时之间,全上下仿佛焕然一新,一股奇异的能量从体内伸出源源不断的激流而出,体不由自主的做出了本能的反映,紧握的拳头猛然击向来人,锦峰只觉此时此刻,自己的拳头似是坚如磐石,硬似钢铁,硬生生的穿入前烈风之中,正朝着那白山的口打去,白山大惊,不料锦峰竟能打破自己猛烈的拳风,当下急运‘清风灵虚诀’,强制止住形,紧接着足尖连点,猛地向后退去,堪堪避过锦峰突如其来的一拳,锦峰见状也顾不得其他,追击,一个箭步向着白山冲去。

    白山方才避开锦峰一记重拳所用灵术即清风灵虚诀之“乘风之术”,精通此术者能以风为媒,踏风而行,上至九天而未有不可,亦或以清风之力使人凌空而动,随风走,乃是清风灵虚诀之中一门极为重要的灵术。白山以乘风术急速退去,锦峰也是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穷追不舍,可毕竟白山为御灵者终修练奥妙灵术,对于战斗的经验相比与锦峰也只是有多无少,此刻凭藉这乘风之术,子犹如风中绿叶一般随风起舞,在这偌大石台之上就似那水中鱼儿一般灵动自如,锦峰无论怎么也是不能靠近,更别谈击败白山了。

    “这小子竟能凭借血之躯打穿我拳上罡风,真是不可思议,看来我不可小看于他了。”白山心中想着对策,倏尔,一个旋至半空之上稳住形,由上而下俯视台上一袭银衣的锦峰,紧接着加速向下坠去。

    “峰师弟,小心了!”白山伴随着快速下落的形高声道,然后再次蓄力于拳上,“裂风拳!”白山喝了出来,而与此同时出现的是自白山拳上所喷发而出的较之方才更为猛烈的劲风!

    漫天狂风向着锦峰狠狠扑来,锦峰只觉自己的上方似有一堵厚实的大墙快速压向自己,强烈的气压让锦峰连呼吸都变的颇为艰难,头上黑发随风乱舞,然而不变的却是那从未动摇的坚定眼神,锦峰一双明眸紧紧盯着那扑天劲风之后的那个绿色影。“我不想再输了······”这个声音依然回在他的心中。

    伴着锦峰体内那一股神秘的流涌遍全,锦峰只觉得全血沸腾,力量就似取之不尽一般,只一声暴喝,锦峰向着来自白山的当头重击迎面而上,双腿齐齐发力,奋力向半空跃去,然后同样以自己引以为豪的拳头卯足了十成劲力击向白山,白山一惊,只看锦峰来拳较之方才一拳更加迅猛,直如钢锥一般层层刺穿了“裂风拳”所携清风之力,与他双拳相撞。

    白山心头一急,更是一咬牙,拳上清风之力蓦地一增,劲风轰然一声陡然大涨,将半空之中锦峰硬生生给震了开来,锦峰只觉喉头一甜,脑中嗡嗡作响,紧接着腾于半空之中的躯被突然暴涨的狂风猛地一震,飞速向下摔去。

    只听得一声闷响,锦峰扎扎实实的撞到了坚硬的石板之上,一口鲜血又是吐了出来,未及起,空中的白山早已飘然而至,将锦峰按住,喘着些许粗气道:“峰师弟······承让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遗之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