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傲世小峰 书名:神遗之界
    “真的么?”雪昭高兴的叫出声来。

    “嗯,男子汉大丈夫,说一不二!”锦峰又恢复到从前那股自信说道。

    “好,那你随我走!”雪昭将锦峰手一拉,正离开,却听锦峰道:“不成,我还有些东西在家里,须得带上。”

    雪昭“哦”了一声,便随锦峰来到落阳镇西边的一个略靠镇口的普通的民宅之前,雪昭只觉得这屋子朴实无华,与其他的房屋没什么特别。

    “你在外面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锦峰交待道,待雪昭应了声,便独自进了屋。

    回到曾经对自己来说的无比温暖的家里,锦峰蓦地放满了脚步,重新将周遭景物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想要把这居住了十几年的家的样子牢牢地刻在心里,那普普通通静静摆在客厅中心自己与母亲每天一起吃饭的方桌,那靠在墙边母亲每天回家都要踩个不停的针织机,还有那放在柜子上每次打完架回来母亲都会给自己上药装满了药品的木箱,这一切的一切,对自己来说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些画面,在此刻的锦峰脑海里是无比的清晰而又令人怀念,只可惜物是人非,娘亲却再也不会回来了,锦峰愣愣的看了一会,过了一阵,锦峰这才转走进母亲的卧室里面。

    母亲的房间是那样的干净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是放的整整齐齐的,锦峰来到边,依母亲所说,趴到地上,往底摸去,不久,便摸到一个冰凉的铁盒,锦峰立马将其拿了出来,吹开上面灰尘,发现那铁盒呈古铜色,做工十分精巧,锦峰将那铁盒的开口处开关一按,却听的“咔嚓”一声响,那古铜色的铁盒的盖子竟自己弹了开来,只瞧得那精致铁盒之中,有一条用结实的黑绳串着一颗淡蓝色小珠的项链,而那蓝珠项链之下,有一个略显发黄的陈旧信封安静的躺在那儿,锦峰将那蓝珠项链看了看,便依母亲的话将其解开,戴在前,又看了看那封似乎装了许多纸张的信封,也不知其中内容为何,便在家里找来打火石,将打火石一打了两打,可那打火石像是用多了的缘故以致于锦峰怎么打都打不出火来,却听屋外雪昭在外面等的急了,喊了起来,锦峰无奈,扔了打火石,心想,也罢,再怎么说这也算是母亲的遗物,待会儿去娘亲坟头将它埋在母亲坟边,自也是无人知晓,与烧了它别无二致,想着便揣上了铁盒出了家门,然后与雪昭讲明缘由,二人便再次来到梁母坟前,将那古铜色铁盒深深的埋入了地下,之后锦峰便随雪昭启程前往清风门。

    二人沿着小溪一直向西走,走了一会儿,锦峰突然开口问道:“雪昭,我们这般走下去须得多长时间到清风门?”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走过嘛。”雪昭随口说道。

    “啊?你没走过?难不成你是长着翅膀从天上飞到落阳镇来的?”锦峰闻言脱口而出,但随即一想,人家乃修真练道的奇人异士,腾云驾雾也非不能,顿时明白自己问了个愚笨的问题。却听得雪昭面带得色的笑着说道:“虽也不是用翅膀从天上飞过来的,但是呢···你试一下便知道了!”

    话音刚落,锦峰就发现手腕已经被雪昭突然牢牢抓住,而之后的景象,便是锦峰从出生到现在从未见过的令人激澎湃的一幕。锦峰只觉周空气流动骤然加速,体重力仿佛突然消失一般,体竟似一片羽毛一般轻盈无比,紧接着背后又似有一双无形巨手将自己猛地将自己向前方推去,只听得耳边呜呜风声,只见得眼前景物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向自己的后方退去,浑衣衫被劲风刮得猎猎作响,满头黑发尽皆随风飘舞,如此这般牵着雪昭的素手,疾速的奔驰,滑翔于这广阔无垠的青草碧水之上,锦峰只觉得此刻自己竟是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仿佛自己即将羽化登仙,直奔苍穹。

    “呼···累死我了···”一路狂奔了约半柱香的时间,雪昭携着锦峰停在了一处山脚下,锦峰也随之停了下来,脸上还有因为刚才过于兴奋而泛起的潮红。

    雪昭看着锦峰略泛红光又带着一些英气的脸颊笑道:“你这人还真与其他人不一样啊!”

    锦峰闻言一愣,反问道:“哪儿不一样了?”

    雪昭笑道:“上次出去办事,要保护一个普通人,不得已,也拉着那人一顿狂飙,可你猜怎么着,那人被我拽着跑了一会儿,谁知刚刚停下,那人就立马趴在地上吐了起来,哈哈,你被我拉着跑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有什么不适,这不是和其他人不一样是什么?”

    锦峰闻言哈哈一笑道:“那只能说那人体没我结实罢了!”

    雪昭也是一笑,将手往前方一指道:“你看,那便是朱云山,清风门的所在了。”

    随着雪昭纤细的玉手方向看去,只见前方群山跌宕起伏,各有千秋,云雾缭绕,然,在众山之中,唯独有一山高入青天,气吞山河,不可见其全貌,想必那便是朱云山了。二人向着朱云山的方向踏着崎岖山路,一路行去,沿路绿树成荫,碧草遍地,清新的空气迎面吹来,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轻松之感,翻过了两个山头,只觉周遭树木花草渐行渐少,最后以至于完全不见一丝绿影红斑,四周的空气流动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不断加快,直到二人来到距朱云山不过百丈之远的时候,锦峰只感到阵阵罡风扑面而来,卷起一片尘土碎石,在脸上刮得生疼,就连眼睛都有些难以睁开,眯眼往旁雪昭看去,却发现雪昭一袭红衣仿佛没有事一般的安然立于旁,乌发衣袖红衣皆只是轻轻摆动,如浴微风,完全没有自己这样被罡风吹的找不着北的窘迫之象,,锦峰瞧得出奇,却见雪昭也瞧了过来,微露嫣然笑容,伸出白皙嫩的小手,将锦峰那微有些粗糙的大手紧紧握住,道:“朱云山周有护山阵法七星云波阵,你没有流风甲是过不去的。”

    此时此刻,锦峰只觉得雪昭小手握在手心是如此的温软舒适,让他顿时忘了自己在何处,忘了扑面劲风猎猎吹来,不一时,他只感觉到随着雪昭握着自己之后,那愈来愈急的狂风劲气竟都不知觉间慢慢减弱,以至于丝毫感觉不到刚才那般飞沙走石之感,只有微微清风缓缓的流淌在周寸余,环眼四顾,周遭仍是风沙漫天,自己竟然都毫不知觉,只觉自己便似那虚空中的灵魂,脱离了眼前世界,全然不似处狂沙烈风之中。

    却听握着锦峰大手的雪昭开口诉道:“流风甲是以清风流动之力来保护施术者的一种用于防的灵术,也是清风弟子们入门必学的入门之术,因为没有这等灵术,就连正常的出入清风门那也是做不到的,师傅们立此法阵,便是担心一般份不明或者心怀不轨的外来之人扰了清风门之中御灵者的清修,所以才将其拒之门外,而且就算有人或妖仗着强横力量破阵而入,掌管七星云波镇的师傅们那也是可以立刻感知从而及时做出行动的。锦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便继续与雪昭漫步踏上朱云山蜿蜒曲折的山间小路向着山顶清风门而去。

    拾着朱云山间的级级石阶,伴着山道两旁重新映入眼帘的碧草鲜花和通天绿树,锦峰边走便观赏着旁景致,不感慨道:“我还以为这朱云山如同山脚之下寸草不生呢。”

    雪昭轻轻一笑,将手慢慢放了开来,道:“山周有罡风护山,那山下自是何种草木也都无法生存的,可是呢,山上却不一样了,被法阵保护着的内部,却是平静的很。”

    随着雪昭放开手来,锦峰也发觉朱云山内却是没有了适才那穷凶极恶的风沙,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行了大约半个时辰,二人一路上爬,不知不觉便到了半山腰,锦峰行的久了,不免有些气喘吁吁,雪昭见状便陪着锦峰在山腰一块大石附近坐下休息,锦峰趁着休息的时间,放眼望去,满天白云尽收眼底,就连脚下青砖也甚至于有些云雾飘渺,锦峰看的心舒畅,仿佛置人间仙境一般,试想,就连半山腰的景致都是如此动人,那山顶之上,又该是一幅怎么样的光景呢,想到这里,锦峰不由得又精神抖擞,与雪昭再次往着山顶爬去。

    然此后的山路却不如方才那般平坦,石阶渐渐的变得稀少,甚至于连道路都开始模糊不清,再行一会儿,二人到了一处山侧陡壁之上,锦峰背贴着山体一步一步慢慢前挪,看着下方白云飘渺万物如毛,倒吸了一口气,更是不敢大意向前挪去,雪昭也紧随其后,不过却不似锦峰那般紧张罢了。

    朱云山至高至险,就算锦峰从七星云波阵被雪昭给带了进来,可是一路之上有些险路断崖仍是叫人触目惊心,若非雪昭处处留心,说不准锦峰一个不小心便从这陡壁之上摔了下去,在历尽辛苦,种种曲折之后,锦峰终于在雪昭的带领下攀上这朱云山的顶峰!

    随着眼前视野陡然开阔,锦峰二人站在朱云山顶平坦宽阔的土地之上,锦峰轻轻的吸了口气,随着雪昭踏上前方用正方形灰白石砖铺成两旁青松林立的宽广大道之上,放眼望去,远远看见前方两个冲天而起的红漆石柱高高地立在石砖大道尽头的两旁,红漆石柱之间一块宽大华丽的松木牌匾端端正正的挂在两个高大红柱之间同样鲜红的横梁之上,而在那宽大精致的黑底牌匾之上,“清风门”三个金漆大字以一种极其潇洒旷达的字体清晰地镶于其上。

    “这便是清风门么?”锦峰口中喃喃道。

重要声明:小说《神遗之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