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傲世小峰 书名:神遗之界
    万峰国以山峰俊秀而闻名天下,其西有一山,尤为特别,高耸入云,直上九天,山周云雾环绕、罡风凛凛,名曰“朱云山”,只因夕阳西下天近黄昏之时,朱红色的阳光透过层层云雾照在山体之上,显出一派通红之象。

    朱云山脚下有一座小镇叫作“落阳镇”,镇中心有一颗约莫百年年寿的大树,此树高约半百,宽约数十人合抱,隐隐有直上青天之意,整颗大树枝繁叶茂,干粗根固,而与众不同的是,大树的叶子竟是如同夕阳一般的艳红色,使得整棵大树看起来就像是一把鲜红大伞立于镇子的正中心,镇中的房屋民舍俱都依树而建,将这红叶大树围在正中,整个城镇就像似一个大圆,而这棵树便是大圆的圆心,镇中的男女老少闲暇空余之时,都喜欢来这大树底下或乘凉,或玩耍,或聊些闲话家常,一些小贩看中这宝树的地利,便将摊子迁至大树之下,久而久之,这颗红叶大树不知不觉便成了落阳镇最闹之所在,而村中的人们俱都认为是这颗非比寻常的奇树带给了小镇和平、安定与繁荣,所以给这树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即“福树”。

    落阳镇以东有一个书院,此时此刻,正有一群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郎们正在随着教书的老先生朗朗有声。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大家跟着我念一遍。”站在讲台之上的老先生边摇头晃脑边用他那明亮的嗓音高声道。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坐在下面的学生们也学着老先生将脑袋左摇右晃,左摆摆,右顿顿,除了一个学生。

    “唉,峰哥,今天放学你有时间么······峰哥,峰哥?”一个方脸小眼着灰色衣袍的少年趁着读书停顿的时候把脑袋凑到坐在他前面的一个着白色背心的少年后悄声说道。

    “哎哟~吵死了!没看见你哥我正在睡觉吗?”扑在课桌上面的白背心的少年抬手挠了挠睡的凌乱的头发,从前上课放书所用的四角短腿方桌上懒懒的撑起貌似沉重的体,露出一张朦胧睡脸,然后回头狠声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峰哥休息了~”方脸少年将头一缩,诺诺道。

    “嗯,知道就好,再别吵了啊,放学之后的事放学在说。”言罢,白背心的少年把头一转,再次扑倒在课桌之上,呼呼大睡起来。

    “哦···”方脸少年低声应道,然后继续跟着先生念起了之乎者也。站在讲台之上的先生看着睡的如同死猪一般的白背心少年,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镇子中心,带着喜气的红艳福树之下,人们络绎不绝的穿行在大树之下的小贩商铺之间,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此消彼长,街上的人们俱是和颜悦色,面带微笑,福光满面,在这密如繁星的人群之中,只听得福树之下百十小摊之中一个卖衣服的样貌和睦材偏瘦的红衣妇人与旁边摊位卖香粉的脸型较方子略显发福的蓝衣妇人交谈甚欢。

    “最近新国君上任,举国同庆,免收税银三年,我们老百姓可享福了啊!”蓝衣妇女激动的说。

    “是啊,新的国君一上任就出台了种种利民亲民政策,我们老百姓是不用再愁吃穿了,而且听说新国君注重文化发展,喜琴文诗画,真盼着我家那不成器的儿子能读书读出来,将来也好在混个职位养家糊口啊。”红衣妇女摆弄着前罗列着各种颜色、布匹不一的服饰,叹然道。

    “清梅姐,你就别担心啦,你家阿峰聪明的紧,将来必是干大事儿的人,哪像我家阿通,呆呆愣愣,还胆小怕事!”蓝衣妇女随手将捏在掌心的香粉往铺子上重重一放,恨声道。

    “阿秀,你可别这么说,你们家阿通那是老实,有个这样的儿子是你的福气啊,不会到处惹祸······”言毕,蓝衣女子面带忧色的望向东方。

    落阳镇东的书院中,讲台之上的教书老先生将手中书本一合,朗声道:“好了,今天就教到这里了,大家明天记得交我给你们布置的任务,清楚了么?”

    “清楚了~~~!"书院的学生们带着整齐划一的声音应答道,随着“了”字音毕,众少年立马提起背包如同坐牢被放出来的犯人一般争先恐后抢着往门口冲去。

    “峰哥,放学了,该起来了!”方脸的灰色少年起推了推白背心的少年。

    “呃,知道了······”带着慵懒的声音,白背心的少年从课桌上撑起来,仰天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提上了了挎包与方脸少年一同奔出书院。话说这个白色背心的少年名叫梁锦峰,亦是那红衣妇女薛清梅的儿子,而方脸少年名叫李思通,不用说,自是那蓝衣妇女杨秀之子。二人老娘乃好姐妹,可落到这一代,变成了一个是大哥,一个成小弟······

    梁锦峰与李思通二人快步走出书院,并肩走在镇内横纵穿插的街道上,锦峰双手插在黑色的紧裤的口袋之中悠闲地在路上漫步,而在书院内还挂在肩上的包包不知何时,已然转移到他小弟李思通的肩膀之上了······街道之上人来人往,古朴的房屋楼宇分立道旁,此时正值书院教书结束、学生放学回家之际,路上的行人多半都是背包捧书的学生打扮,他们服装不同,相貌各异,亦或三五成群,亦或一人独行,但是唯一一样的一点就是,每个学生临走之前都会和梁锦峰打声招呼再归家而去,仿佛整个书院里面没有人不认识梁锦峰这个着白背心相貌并不出众,学识也并不渊博的与常人无异的少年。

    “峰哥,我先回家去了,你们慢走啊。”行于梁锦峰侧的一名绿衣少年和梁锦峰二人作别道。

    “哦,好。”锦峰随口应道。

    “路上小心啊。”李思通也和绿衣少年说道。那绿衣少年应了一声便独自朝着西北方一条小巷子去了。

    “对了。”锦峰将一直插在裤袋里的手从口袋里面抽了出来,随手用手肘顶了一下李思通的腰间,问道:“你刚在书院找我有什么事来着?”

    “哎哟~”只听得一声惨叫,李思通面部肌顿时挤作一团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峰哥啊···哎哟···你,你下回下手可要捻着点儿呀···我这脆板可经不起你那一顶啊,哎哟···你可是我们镇出了名的劲大啊。”说完,捂着自己刚刚被锦峰顶过的地方不停地揉着。

    “哪那么脆啊你?你还是快跟我说说找我有什么事吧!”锦峰斜眼狠狠盯了思通一眼,不耐道。

    “额···是,是是。”李思通强忍住体的痛楚,勉力说道:“那个,我们书院的小五昨天从书院离开,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帮人堵在巷子里面抢了,上的银子全都被抢走了,而且那些人还要他今天放学之后到镇西郊外草地上等着,好像对他还有什么企图,小五现在很怕,不敢报官,那些人说如果报官就,就打断他的腿让他一辈子走不了路···小五昨天来找了我,我想只有峰哥你能帮到他了。”思通说完这一番话,脸上一双小眼露出黯然之色。

    锦峰听过之后又将手插入黑色裤子的口袋之中,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小五他现在人在哪?”

    “就在那里等着呢!”思通将手一抬,指向前方拐角处说道,只见一个材偏小体格瘦削的与思通穿着一样款式的灰色长衣的少年在那儿来回踱着步子,豆大的汗珠已经从蜡黄的脸颊涔涔滑落,头上被灰白方巾扎着的黑发早已凌乱不堪,像是用手挠了许多次才造成如此模样,行状甚是落魄。那人正自来回踱着步子的时候,蓦地瞧见梁李二人迎面走来,便如同在看到救星一般嗖的一声窜了过去,迎到二人跟前,忙开口道:“峰哥,峰哥···这回可真得靠你了,不然,不然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锦峰看了小五一眼,将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沉声道:“落阳镇附近一些整天不干活的那些家伙,我大概也都知道,我这人最不喜欢别人弄我边的人,这样吧,我今儿就陪你一起去,看他们耍些什么花样!小五,带路。”

    “谢谢峰哥,谢谢峰哥······”小五欣喜之无可复加,眼泪鼻涕差点一起流了出来。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神遗之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