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幽VS时 融合的终焉

    “这是什么地方?”幽看着四周林立的高楼大厦,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看着不断穿行的车辆,游走的人群,以及正在向家里走的幽。

    “这是我?”看着自己孤单的行走在大街上,周围的人群好像跟自己没有一点关联。天开始下雨了,路上的人们纷纷快步向家中跑去。淋着雨水,幽依然缓步的走着。

    “对,这是我,是前世的我。”幽站在自己对面,好像是在看电影,在前世一幕幕的景象在这里不断地呈现出来。

    两个幽面对面的站着,同时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一方是慎重和警惕,另一方是孤独和淡漠。面对这样的景,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时间再变,幽已经不在大街上了,而是静静地躺在上,看着房间的天花板。“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孤独。”

    “不对,这不是我,我应该已经死了才对?”幽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场景,百感交集。“对的,我应该是在那次任务之后死去了才对。”

    “幽,好好活下去,你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虽然没法继续陪着你,但是就让我永远的守护着你吧!”长官的声音在幽的耳边再度响起。“谁?不是的,长官。不要死,不要去死啊!”幽猛然回过,看到的依旧只是长官那支离破碎的背影。

    “我是的能力比较特殊,所以以我的力量才能不受你的影响,你的力量注定你边不会有太多的朋友。所以,就让我来当你的朋友吧!”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长官依旧站在幽的面前,向幽伸出了手。

    “长官”幽心切的喊着,将手递了过去。

    “喂,幽。长官为什么还不来,貌似这次的任务是长官的最后一次任务了吧。我们要好好干啊!话说幽啊,这次任务之后和我约会吧……”“呃。”拉住幽手的人并不是长官,维斯冲着幽傻傻的笑着。

    两行眼泪从幽的眼角滑下。“维斯,是你吗?呜呜,又见到你了啊。”紧紧的感受着手中人的温度,幽喜极而泣。

    维斯猛力的甩开幽的手,“幽!其实我很喜欢你啊!”一连串的爆炸声回响在幽的耳中。“不,不要了,求你了,停下,我不要再看了啊!”幽对着天空大声地叫喊着,泪水覆盖了幽的一切悲伤。

    “原来是这样啊。另一个世界的来客,从出生开始就具有本源之力的你,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应有的强大啊。”幻象消失,一个穿黑色西装,银白色短发,金黄色的瞳孔,显示出的是伏在地上浑颤抖,满面泪水的女孩。

    时蹲下子,用手抬起幽的下巴,望着幽悲伤的面孔。“生活在孤独世界中的人啊。你所与生俱来的力量正是罪恶的根源,那是被诅咒的力量,是一个世界本悲哀的体现。”凝视着幽,时不断地在幽的伤口上撒盐。

    “看看你的人生,前世的你被着罪恶的力量支配着,尝尽了孤独与冷漠,仅有的亲人和朋友也纷纷因为你而死,不堪重负的你选择了逃避,自我放逐的下场就是你的体灰飞烟灭。在看看这一世的你,刚刚出生就杀死了你的母亲和父亲,连累了不少无辜的人。虽然有人帮你制止了你体内的力量,让你活了下来。可是之后呢,她还是为了你死去了。哦,我在你的记忆中看到了叫拉克萨斯的孩子是吧!父亲的野心与朋友的友谊吗?真是可笑。”

    幽惊恐的望着时,好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猫。“你,在读取我的记忆?”内心深处地脆弱被时无的发掘着,幽只能抱着头不断地哀号。“不要说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别去读取我的记忆,别这样。”

    抚摸着颤抖的幽,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在害怕?你在怕什么,在怕我?不,你是在怕你自己,你是在惧怕力量。”看着不断闪躲着自己手臂的幽,时缓缓的站了起来。“沉睡吧!带着你的罪恶沉睡吧!当你睡着的时候,你就解脱了。睡吧!”

    一滴泪水滴落在了地上,幽软绵绵的躺倒在地。心灵上的不断创伤让幽终于承受不住了,沉沉的睡了过去。

    “果然,本源力量最大的弱点在与心灵,看来当年大贤者说的没错。”时扭头看着倒地不起的幽,准备离开了。

    “我是谁?我在那?”看着四周空无一人的世界,幽无助的叫喊着。“要死了吗?可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我是谁,到底是谁。”完全将自己沉入精神力中,幽开始寻找自己存在的痕迹。“真的没有吗?好可惜!”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幽失去了意识。

    已经顺利解决对手的时,不在驻留,向着更深处走去。刚刚走开没两步,时就被后暴起的精神力惊住了。转过头去,看着从地上站起来的幽。黑紫色的长发在瞬间变成了纯紫色,原本紧闭的双眼也睁开了,漆黑的瞳孔闪烁着氤氲的光芒,盯着站咋面前的时。

    “将她欺负的这么惨,也不问问我的意思?”一股带着浓重邪气的话语从幽的口中发出。

    “你?你居然?”看着面前大变的幽,时的鬓角留下了一滴汗。

    “哈哈哈!这里居然有同样的力量,很好。那个白痴不会用的,不代表我不会。”话音一落,幽的精神力开始暴走了。

    “快住手,在时间使用如此强大的精神力的话会导致传承开始的啊!”时焦急的想要阻止幽的力量,但是对于此时此刻的幽来说,这句话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效用。。

    时间内的空间开始出现扭曲,空间的时间则发生了对冲。

    “时,发生什么事了?”感觉到整个遗迹都在动的空连忙感到了时间,来到时的边。

    “大意了,没想到那个叫幽的女孩子居然会在关键时刻将精神力爆发出来,不光破除了我的幻境,但是也开启了本源的传承法阵。现在整个遗迹的时空都出现问题了,传承已经开始了。本来想等她醒来之后,给她灌注时空的守护,看现在的况必须要使用最后的手段了,不然的话,以她现在的状况百分之一百会死的。而且,那个人,我也很在意。”时边说边脱去上衣,而一边的空也同样脱去了上衣。

    “那个人?时,你说谁?”空完全不明白时在说什么。“别多话,立刻开始。”催促着空准备好,两人也用处了最后的手段。

    “时,万物流动,生生不息;空,转瞬流逝,无边无际。”两人相互吟唱着,开始使用它们最后的手段。地下一道繁杂到极致的魔法阵中本源的力量已经破封而出,涌进了幽的体。

    “时空之塔!”时和空两人化成一道光芒,将幽包裹了进去。底下的魔法阵随着本源之力的流出,也开始从大地脱离,涌向幽的体。

    “啊啊啊啊啊!”瞬间被两股强大力量包围的幽,发出了凄惨的叫声。两股力量在幽的体中不断地冲撞着,致使幽的体再度向着崩溃的边缘靠拢。

    “啊啊!不能死的,我不可以死啊!”在极限力量的冲击下,幽再度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波流希娅在幽上留下的“虚无·古封阵!”同样开始模糊化,化成了另外一种力量,参与进了幽体内能量的混战。

    三种不同的力量不断地交汇、分解、融合,幽已经无法在这种程度的能量中做什么了,意识开始渐渐的离她而去。三股能量的变化,使得幽上接连出现了三道终极形态的魔法阵。

    “怎么会这样?”这是幽最后想到的四个字,之后幽就昏迷了过去。

    遗迹开始崩塌,整座岛屿分崩离析,天地间风云际会,电闪雷鸣,宛如世界末一样。

    “幽,不可以死呢!经过了这次之后,你就好好的活着吧!”一道淡淡的光影浮现在了幽的上方,眼看不同的力量即将产生毁灭的效果是时,那道光影触摸到了幽口处波流希娅送给幽的项链。

    一股柔和的亮光从项链中飘了出来,分别连通了本源的封印阵、时空之塔和波流希娅的虚无·古封阵。在这道光的引导下,本源的封印阵出现在了幽心口的地方,化成了以一个紫色水晶为中心,四周有祥云花纹的刻印;时空之塔封印阵在幽的后背化成了一个以太极图案为基础,四周形成了以花藤纹样向肩膀和大腿扩散的刻印;虚无·古封阵则出现在幽额头水晶刻印的地方,化成了一道由符文组成的羽翼,向两边张开。

    当三处刻印全部完成的时候,幽体的多种能量立刻开始转化成一种,在幽体内缓缓的流动,直到全部转化完成。随着力量转化的完成,幽上的三处刻印也形成了最终形态。额头的咒文羽翼隐没在幽紫黑色的长发之中,依然只能看到额头的水晶刻印;口的祥云和后背的花藤被一道项链样子的咒文锁链连接在了左半边子,形成了一种连体刻印。过了良久,幽上的被串联的连体刻印渐渐变成了深灰色,并变得若隐若现起来。

    大海上一个**着体的少女躺在海中一块巨大的礁石上,夕阳照映着她紫色的长发,精致的脸孔,饱满的躯,使得她格外的迷人。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尾巴之本源法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