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奶奶

    再次睁开双眼,幽只觉得什么地方不对了,周围是漆黑的一片。幽想要伸手揉揉眼,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束缚住了自己一样。张了下嘴,只觉得有什么液态的东西涌进嘴里。

    “这是什么况?”幽不明所以的想着,缓缓地运起了自己那奇异的力量。忽然,四周一阵动,整个空间传来一阵阵压力,而幽也不由己的向一个方向涌去。

    “看到了,已经看到婴儿的头了。”陌生的声音传进了幽的耳朵,紧跟着是一股大力,幽整个子被提了起来。幽想要说话,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缓缓地睁开眼,却看到一个水盆。不一会,幽就被洗干净放到了一个小里。

    “恭喜老爷,是个小女孩,看样子很健康。”“啊!”“莱丝,你怎么了?莱丝?”“啊!夫人死了!”“快来人!”

    幽静静的听着边发生的一切,慢慢的幽知道了。她重生了,变成了一个婴儿,刚刚说话的是她的父母,和家里的佣人。她的母亲死了,因为她刚刚使用了自己的力量,作为与母体相连的婴儿,那股力量直接传给了母亲。

    “被你力量入侵的话,只有灭亡一途。”之前长官对她说的话重新呈现在她耳畔。幽知道,她再次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来人,将这个小灾星给我扔到庄园外面去,因为她莱丝死了啊!快带那灾星滚开这里。”“可是,老爷…”“住嘴,赶快去!”“是,老爷。”

    听到这里,幽心中已经了然。“依旧是因为拥有了力量吗?平凡的人总是那么脆弱。”涌起的绝望,将刚刚诞生的心灵充满,幽仿佛再度变回了过去的魔女。

    就在有人要抱起幽的时候,幽蓦地睁开了双眼,完全漆黑的眼瞳迸发出无尽的光辉。整个庄园瞬间被这股力量包围,庄园里的人全部都倒在了地上,庄园内部瞬间死气沉沉,没有了生机。

    在庄园几公里之外的一个小屋中,一位苍老的妇人猛地睁开了双眼。透过窗子望向庄园的方向。“糟糕,刚刚的那股魔力是怎么回事?”老妇人起着装,向着庄园的方向赶去。

    力量爆发之后的幽,痛苦的呆在小中。刚刚出生的体无法承受幽那庞大的力量,已经出现要迅速崩溃的预兆了。就在这时,老妇人进入了庄园,望着充斥了整个庄园的魔力和倒在地上毫无生气的人们之后,老妇人眼神一凛,快步向着幽所在的房间走去。

    这时,幽的体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皮肤开始渗血,幽的神智也已经模糊了。门被打开了,老妇人神警惕的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在目光移到幽的上时,老妇人的瞳孔一阵收缩,快步走上前去将幽抱了起来。

    鲜血顺着老妇人的手滴到地面上,老妇人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将幽重新放回去。“居然真的出现了遗迹中的魔力和先天化的精神力,还是在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上,真是难以置信,看来真的有人能使用那魔法阵。”

    老妇人用沾了幽血液的双手在幽上刻画着什么。就在幽的体即将崩溃的瞬间,老妇人将双手按在了幽的额头上。

    “虚无·古封阵!”九个不同颜色的魔法阵出现在幽的额头上,形成了一个深黑色的圆水晶刻印,并在幽的体不同部位形成了带有符文的花纹。同时,幽那即将崩溃的体也回复了原样。

    做完这一切后,老妇人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真没想到,波柳丝卡,真的有人让我用这个遗迹魔法的时候。呵呵,波柳丝卡,看来我也不是错的很离谱啊。”

    过了好久,老妇人站起,缓缓的抱起已经深深睡去的幽,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时间的分割线================================

    4年后

    “波流希娅,听说最近时间已经有人开始打听这件东西的下落了,可能平静的子过不了多久了。”一个老妇人盘坐在波流希娅的对面,手中的魔法浮现出了一些文字。

    波流希娅看着正在使用魔法的老妇人,缓缓的抬起头来。“艾莲,不用担心,他们只知道那个东西的存在,并不知道那件东西的样子。而且,我不认为连我都无法使用的东西到了他们手中就能发挥作用。”

    艾莲取消了手中的魔法,对着波流希娅笑了笑。“也是,作为封印魔法阵的专家级人物都无法使用的东西,他们确实没那个本事。不过也要小心为妙啊!话说你准备把它放在哪?”

    “我要把它放在我孙女的上,只有她才配得上那个从遗迹中得到的东西。”波流希娅欣慰的笑着,好像有什么开心事一样。

    “,我回来了!”一道好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房间里正在聊天的连个老妇人纷纷看向门口。“波流希娅,你的孙女回来了啊。”“嗯,看来是又从山上回来呢!艾莲。”

    门被打开了,4岁的幽手中拿着一篮野果,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到屋里的境,立刻从篮子里拿出两个果子,递给面前的两个老妇人。“哎!艾莲也在啊。这是幽从山上采下来的果子呢!要不要尝尝啊?”

    艾莲看着面前紫黑色头发及腰,眨着墨色的眼睛,穿一件白色体恤衫,淡蓝色短裤的可少女,不转头看着波流希娅。“你有了一个好孙女呢。呵呵!”说完,从幽的手中接过果子,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波流希娅,我就先回去了,小幽要乖乖的啊!下次艾莲给你好东西哦。”

    “嗯!小幽会乖的,嘻嘻!”幽跑过去关上门,坐到了波流希娅的对面。

    “哎!小幽为什么不想好好的练习魔法阵,总是想要往外跑呢。”波流希娅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救回来的孩子。

    自从将是婴儿的幽救回来之后,波流希娅就发现她对幽使用的魔法阵并没有产生什么具体的变化,只是将幽的魔力牢牢的锢在了幽的体内,不断地强化幽的体。发现这一点的波流希娅开始使用魔法阵对幽的体开始了一系列的探索,最终想到一个可以使幽能够将体内的力量化为己用的办法。那就是在幽上刻画一个拟态魔法阵,让幽可以根据不同的况改变自己的魔力,从而不会伤害到他人。

    于是,波流希娅决定让幽做自己的孙女,并学习自己的魔法。

    就在波流希娅下决定之后,幽就缓缓的醒了过来,双眼正好和波流希娅的眼神交汇。感受到自己没死的幽望着眼前这个老妇人,幽只知道是她救了自己,并在自己上用了什么,使自己感觉十分的舒服。

    “呵呵,可的小家伙,看样子你刚出生没多久,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望着幽墨色的眼瞳,波流希娅决定给幽起个名字。

    “呦…呦。”躺着的幽听到这里,立刻大声的喊着自己的名字,想吸引波流希娅的注意。而正在思考的波流希娅听到了幽的喊声,想了一下。将幽抱了起来,笑呵呵的对幽说:“以后就叫你幽吧!幽·瑞德安丝,是个好名字呢!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呢。”

    “幽·瑞德安丝吗?”幽望着给自己起名字的老妇人,眼泪流了下来。

    “哇啊啊!”一哭声从屋子中传了出去。

    从此幽·瑞德安丝就成了波流希娅的孙女。

    ========时间的分割线===============================

    “?”幽望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波流希娅,抬起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哎?小幽?怎么了?”还沉浸在过去时间的波流希娅莫名的看着正在晃手臂的幽。

    “啊~~,,我是说只要学会可以控制魔力的魔法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学习别的啊?”幽撅着嘴,满是抱怨的对波流希娅述说着自己的想法。

    波流希娅抚摸着幽的紫黑色长发,缓缓的叹了口气。“小幽,我会慢慢的教你的,你要记住学魔法可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啊!”

    幽仔细想了一会,不明白波流希娅话中的意思,厚着脸皮问道“,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意义啊!相信在你学会之后就能渐渐明白了。”波流希娅从脖子上取下一串项链,戴在幽的脖子上。“也许等你明白的时候,你就会更加努力地学习魔法了呢!”波流希娅抬头望着窗户外边的景色,心切的对幽说着。

    幽听着波流希娅似是而非的话,内心一片平静。“终于也可以像个常人一样生活了,不会担心自己伤害到别人,也不用担心没有亲人。波流希娅,真的谢谢你了。”

    幽顺着波流希娅的目光看去,窗户外面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橘黄色的光辉洒遍了整个世界,一阵风吹过,树叶和沙尘合抱着向远方飞去。

    “幽·瑞德安丝吗?光辉的意思啊!。但是为什么总觉得跟什么很像啊!为什么前世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楚了啊!看来我也渐渐变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尾巴之本源法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