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亲人们的变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寻祖的征途 书名:回家寻祖
    “欠揍!既然你不想问了,就老老实实的待着。”二姐淡淡的声音又传到李信耳里。

    走到趴在地上的李信边,“把你脖子上的贝壳链子给我,待会在还你。”二姐说着就把李信脖子上的贝壳链子拿到手上开始摆弄,根本无视李信同意不同意。

    悲愤绝的李信心里正在不断画圈圈诅咒,原来只是嘴皮子厉害,现在手上功夫也无比强大,这让人怎么活呀!

    李信脖子上贝壳项链,顾名思义是以贝壳为原料做成的,白的颜色,3厘米左右的三角形,中间挖空了很多小孔,小孔间隔很匀称,看上去很美观;李信上初中时,姨妈去外地旅行回来,买了好多这种项链,家人们每人都带一个,代表着姨妈的祝福,只不过到现在为止,就仅剩李信这一个还存在着。

    纠结的李信又爬上自己的软,恨恨的看着二姐摆弄着自己的贝壳链子。只见二姐摊开手掌,让贝壳链子空悬在手掌上方,手臂不断涌出各种颜色的小字符,字符让白的贝壳链子开始分解,然后又重新组合,期间紫色光芒像调和剂一般,围绕着贝壳链子不断旋转,不时的还上去点缀下。几分钟后,二姐一把抓住贝壳链子扔到李信边,淡淡道:“戴上。没事不要拿下来。”

    “噢!姐,你刚才在给我弄神器吗?是不是觉得我力量太弱了,弄个神器来加强我的力量呀。不过就是时间短了点,小说里都是动不动几天、几月、几年的,你不会是随便凑合给我弄个吧!”李信眉飞色舞的打量着泛光的贝壳链子。

    二姐走到椅子上重新坐好,淡淡道:“你小说看多了。这不是神器,更不是加强你力量的饰品;你的战魂让你散发出不小的纯净血脉气息,让那些狩猎者很容易捕捉到你在哪,从而连累家人;刚才我只是注入我变异的血脉气息,你戴上后,可以掩盖你的气息,只能散发出变异后的血脉气息。有效期90天,这段时间你们必须得觉醒起自己的血脉,然后去你该去的地方。”

    “呃?空欢喜一场。竟然还有保质期,还要觉醒血脉,该怎么去觉醒呀?该去的地方?哦,对,刚才睡觉时有好多人在我耳边喊着‘昆仑’,是不是这地方?”李信又满脑子狐疑,担心二姐再来个不能说。

    “觉醒血脉,是你自己的问题,我们帮不上忙。要是你不争气的话,我们宁愿亲手杀掉你,也不要你被那些种族猎取。90天就是90天,不要多问了,你有伴生战魂,应该很容易觉醒,给自己点压力,越早的觉醒,家人们也会越高兴。去什么地方,自己想,我不能说。”二姐淡淡的声音让李信感到无所适从。

    李信翻出烟盒,心里感叹听二姐这么说有点像什么生存游戏,猎人与猎物之间的博弈,还好,不用在愁什么吃饭、喝水了,OHYE,更不用在找什么劳子的工作了。掏出根烟,恭维的对着二姐说:“敬的姐姐,来个火吧!”

    “滚!”二姐温柔的望着小子萱,头也不抬。“最后一次,下次再要我会让你尝尝烈焰焚的滋味!”

    “……………………”李信认为二姐变异后,变的有暴力倾向。

    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黑色光芒开始慢慢消散,白色光芒逐渐取代它的位置,唯一不变的是紫色光芒,面对换了个对象,固执的继续跟白色光芒纠缠;紫色光芒很强大,打跑了黑色光芒,又开始战白色光芒。

    “姐,这算是天亮了吧!紫色光芒一直存在呀,很坚!我能出去找我妈了么?”李信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白天。

    “去吧。看到变异的家人,不要害怕,记得他们是你的亲人!”二姐挥挥手让开卧室门。

    李信欣喜若狂的窜出卧室门,向客厅跑去,刚出卧室门转向,“啪!”的一声,李信眼中噙着泪跪了下来……

    李信的母亲,本来不长的头发泛着青亮,并且模糊不堪。李信眼中母亲年轻的脸庞已经在看不到了,只能看到一片青色,没有一点生气,只有紫色的眼眸为其增加点灵动的色彩。上半穿着古朴的青色甲,精致而又典雅,清晰的雕文隐隐漏出远古苍老的气息,9道深青色的光芒不断在青色甲上无规则簌簌流动,更是显露出强大的气势。肩膀上着淡紫色的护肩,每个护肩都刻画了一个深奥的字符,不过这字符更像纹路一些,可还是能让人感到这是神秘的字符;每个字符旁边都围绕着无数泛着淡青色的小圈圈,而这些小圈圈竟然还不时的在护肩上动来动去,调皮的像个孩子,让淡紫色的护肩更显神秘。护肩下淡青色的臂铠一节接着一节,由一条紫色光带连接起来,没有任何字符、雕文,每一节臂铠都光滑无比,泛着淡淡青光不断起伏,给人一种微风吹过柔和的感觉;紫色光带连接着臂铠丝毫没破坏其平滑柔美的外观,反而使臂铠更显英气。臂铠下依稀还能分辨出俩只双手,还是原来的颜色,没有青光,可就是模糊的很,像隐藏在雾中,时隐时现;每只手都围着一团淡紫色光晕,并且还有空中的紫色光芒不断加入,手一动,紫晕像冒着气一样拉长消失,然后又有紫色光芒前来加入,美轮美奂,很是惬意。紫色护肩画龙点睛般的把青色甲和淡青色臂铠接连起来形成一个整体,散发着柔和、苍老、古朴、神秘的气息,强大的气势更是扑面而来。下半,李信根本没有看到母亲的下半,密集的点点青光和紫色光芒交织在一起构成母亲的下半,把母亲的上半衬托在空中悬浮;移动起来就在后拖出一条绚丽的青芒,但是不动的话,下半就会显出一丝诡异的气息,虽然有点瑕疵,但丝毫没减弱母亲整体的英气。

    李信的外公,原本老迈充满皱纹的脸皮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年轻坚毅的脸庞;炯炯有神的紫眸比起先前浑浊的眼神,天地之别;光着脑袋,也没有之前稀少的白发;坦露着膛和手臂,棱角分明黝黑的肌,皮肤上淡紫色的血管暴露着,图腾一般的纹粗犷的布满膛和手臂。双手、下、脚部,覆盖着黑色铠甲,镶着细小的紫色线条,刻画着的雕文只显凶悍、狰狞的气息。配合着2米多高的材,散发着彪悍、凶猛的气势,无一不说明是力量形的变异。

    李信的外婆,也是焕发年轻的脸庞,紫色的眼眸不复被岁月造成的老化眼盲,一如既往的表露出对小辈们的慈。一淡黄的巫师袍,带着大地的厚重与平和,紫气缭绕。让李信心痛的是外婆少了右臂,巫师袍好像根本没有右袖的存在,只有一条衣袖,竟然看起来还浑然天成!

    李信的,浑上下缠绕着毁灭气息的紫色雷电,紫色的头发也不能称之为头发,全部转化为闪电一样的发丝,“噼里啪啦”的声音一直没断过。全紫色的铠甲,刻写着大大小小的闪电一样的符文,镶着的紫色纹路要不是簌簌流动,根本无法看清这些纹路,美丽的紫色眼眸更是显得黯淡无光。舅舅抽烟吐出来的烟气飘到一米之前,就会突兀的消失,是上缠绕着的紫色雷光把其化为虚无,看到此景,李信想到再也不能拉着的手谈天说地了。

    李信的姨妈,白色的头发,白色的脸庞,白色的布袍……布袍没有双袖,露出白色的双臂,**着双脚。全是白色,只有紫色的眼眸列外,还有上窜流着细细的紫芒;但是周边水雾缭绕,让姨妈看上去不是那么的真实,好像随时都会变成水一样流失,一个模糊版的水中仙子。

    李信的姨父也在,全在燃烧,是剧烈的燃烧。火红的一片,火红的头发,火红的脸庞,火红的战铠,火焰组成的羽翼,一切的一切就是火焰组成的,除过紫色的眼眸没有燃烧。空中紫色光芒像救火一般,前仆后继的冲向姨父,让燃烧的火焰一回喷发,一回收缩,空气好像都已被烧尽,眼可辨。

    最后李信的舅舅,还是原来黑色的短发,脸上已经不再有被生活所的老象,不过从额头到鼻下长着不知名的青黄色鳞甲,连眉毛都被鳞甲覆盖,紫眸挥洒着淡淡紫光辐在鳞甲上,为其增添神秘感。张开嘴,俩排森然的尖牙,让人想到鲨鱼的尖牙也不过如此。坦露着的膛和手臂也长满了青黄色鳞甲,不过鳞甲上竟也刻录着不少深奥、精密的紫色字符,犹如长在鳞甲上面一样。双臂上的鳞甲各自长着大小不一的青黄色利刃,大的快有20公分,小的确不到3公分,排成一条直线,看上去有着自己的规律。双掌只能说是双爪了,锋利的双爪闪闪发亮,丝毫不怀疑这有着强横的破坏力。

重要声明:小说《回家寻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