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古怪的举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寻祖的征途 书名:回家寻祖
    中午12点多,姐夫的手机响了,是二姐打来的说是要我们全过来吃饭。姐夫喊着:“好拉,开饭了,大家准备出动;你们三个把小子萱抱好,去你外婆家拉。”李信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再度鄙视了下小小,这才多长时间,就抽了4根烟,还在外面无耻的表示从不抽烟。小小气愤的威胁道:“还这么看我,再看我,我就把这盒烟拿走了!”

    锁好大门,李信、小小和姐夫这才开始走,那些小丫头早已经跑了,还抱着最小的子萱。来到外公家,除了小姑娘们的吵闹声,根本没大人们的说话声,李信他们面面相觑,都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推开客厅门,就只看到舅舅和姨父坐在沙发上抽着闷烟,也不说话;李信很惊讶,姨父可是很忙的呢,今天竟也来了。卧室里,外公、外婆无力的躺在上,李信估计他们体又病了;母亲、姨妈低头坐在边上也不说话,心里不知道在想啥;最可疑的是二姐坐在边的椅子上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看到这况,李信、小小,还有姐夫谁都不敢多说话,姐夫看着二姐这样子,心疼的跑过去小声的问怎么回事。二姐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问。李信担心的喊:“妈,出什么事了,你们怎么都垂头丧气的。”说完,李信感到后悔了,外公、外婆突然坐了起来看着李信,母亲、姨妈也抬起头看着他,二姐转过头古怪的瞧着李信,同时舅舅和姨父站了起来打量着李信。李信郁闷了,难道我走进门来,大家都没看到我么!虽然都是自己的至亲,但全部视线集中在自己上,太不自在了,我好像没犯错呀。

    外公开口了:“信子,你到了外面,有没有感到不适的地方?仔细想下。”

    李信很疑惑外公问这问题,想了想,老老实实的说:“在外面就是感觉累,估计是走路走多了;还有一直闹肚子,本来没吃多少东西,全跑厕所了。在旅馆里我就跑了一晚上厕所呢。不过也没感觉有多饿,好像俩天不吃饭都没问题。最主要的是,我做了俩天很可疑的梦,第一天……”

    外公摆手打断李信的话:“好了,梦的事不用说了。”又对着李母说:“怎么办,很明显了,你拿主意吧。”

    母亲慈的看着李信,坚定的说:“他是我儿子,从小都没和我分开过,以后也不会!”

    李信虽然水里雾里,不知道外公和母亲在搞什么,但听到母亲的话,非常高兴:“妈,开饭吧,我现在很饿了。在外面没吃好过,现在想好好吃一顿!”说完,李信就发现大家又古怪的看着他。小小和姐夫莫名其妙的在边上,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姐夫拉了下小小,很小声的说:“信子是不是又犯大错了!”小小表示自己属于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信子,现在你不能吃饭,也不能喝水!”姨妈厉声喝到。李信懵了。

    姨父赶紧温和的说:“别发火,有话好好说了。信子根本什么都不清楚的。”

    “二姐,别激动。信子还是孩子,他和我们不一样的。”舅舅轻轻的拍着李信的肩膀安慰着。

    外公浑浊的眼神望着母亲:“唉,你把信子惯坏了,到了现在还这么依赖你,怎么办?”

    母亲无言的摇着头。外婆无可奈何的说:“要不让信子去他那边?”

    二姐立马否定,坚决的说:“信子是在我们这边长大的,属于我们这边的!我不同意!”母亲走过去拉着李信的手决然道:“我能保护自己的儿子!”

    姨妈倔强的说:“现在信子姓的是李!”

    舅舅还是笑着站在李信边说:“不要怕,没事。”李信既糊涂又委屈,在外面没吃好,睡好,被梦中世界引发的恐惧一直缠绕着自己,没回来之前无时不刻的担惊受怕、心疲惫;回到家还不让吃饭,听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还都围绕着自己,好像自己真在外面犯事了一样,现在准备让自己跑路!心中无限酸楚,阵阵怒火就要涌上喉咙。

    姨父为难的说:“形不一样了,信子那边有众多的家族成员;我是孤儿,就只有你们这些亲戚,况且信子还有点特殊!”

    姨妈不服道:“在我眼里,没有什么特殊的,和小小他们都一样!”

    小小听到自己的名字,立马跑了上来问:“妈,你叫我?出什么事了?信子难道犯重大错误了?要开家庭审判会!”

    姨妈紧绷的脸维持不住了,露出一丝笑容骂道:“你给我离远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都不要问,这不是你该知道的!”小小干笑着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还是姐夫乖巧,一直蹲在二姐跟前,沉默是金。

    外婆叹息的看了看二姐和李信,又缓缓的躺到了上。

    李信感觉很压抑,缓缓的往后靠去;这时,姨妈又悲伤的说道:“信子,你不需要知道什么,但你要记得千万不能再吃饭、喝水;姨妈不是不疼你,你妈狠不下心来,只能我来做恶人!这里都是你的亲人,没人嫌弃你,没人会害你!”

    李母好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温柔的对着李信说:“你在外面一吃东西就会闹肚子,在家里也一样;等能吃东西的时候,妈妈就给你做,你想吃什么都行。”接着又对着外公说:“我想去找信子的谈谈,希望她现在还没有离开。”外公沉重的回答:“你既然这么坚持,就带着信子一起去试试。其他人去吃饭,现在还没有变,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母亲拉着李信开始往外走,这时二姐喊道:“信子,把你上的烟留下!从现在开始,你也不准抽烟!”

    李信立马火大了:“为啥?饭不让吃,水不让喝,连烟都不能抽了?就算是犯人也没这限制吧!”

    姐夫立马跑过来安慰道:“别听你姐的,她有时也不让我抽烟呢。不用理她。”

    二姐瞪着眼睛继续道:“以前我不管你抽不抽烟,从现在开始一根都不能抽。”

    李信眼中都快冒出火来,从口袋里一把掏出烟盒,猛的拍在桌子上,连带着廉价打火机。心想:“行,你是姐!你大!我不跟你计较,大不了我再出去买一盒。”

    舅舅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又忍住了,转闭起眼睛往沙发上坐。“你以后会理解的。”姨父苦着脸也坐到沙发上沉闷道。

    走在路上,李信感觉今天家人门都中邪了,尤其是针对自己,说的话就像生离死别一样;莫名其妙的对话,不可思议的限制,让李信心里憋屈的很,脸拉的老长。

    “行了,不要摆着你那臭脸。没有人说你,今天只是特殊况,你什么都不要问,现在跟我一起找你。”母亲平静看着李信说。

    李信脱口而出:“什么特殊况,你们今天到底怎么了?我在外面也没有犯错啊!我跑回家就成了重大错误了?”

    母亲没有回话,一言不发的往前走着。看到母亲不理自己,李信气哼哼的用力踏着地面往前走……不对呀,母亲怎么要去找,这可是火星撞地球呀!李信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说:“妈,今天怎么好好的要去找我呀。都这么多年了,现在还要去和她吵架吗?妈,妈,别去拉!生气对体不好,都那么老了,就别和她计较了呀。”

    婆媳之间总是有大大小小的矛盾;自己小时候,母亲嫌不管自己,不亲自己,对父亲也不闻不问,总是认为刻意针对自己这一家三口;在自己还上小学5年级时,由于维护四叔放出狠话,说没父亲这儿子;这下母亲和的矛盾彻底爆发,直到现在都不和说话,除了吵架。父亲失踪后,母亲和的关系再度升级,大有不死不休的气势。李信越想,脸越难看,今天母亲和将要来个决定的大战役么?只能一方存活?

    李信眼泪汪汪的死死拽住母亲,坚决不让其走一步。母亲乐了,“傻孩子,乱想什么呢;赶紧放手,我不是去和她吵架,是真有事和她商量。快点放手,我好好的还给自己找气受么?放心,妈妈不是去吵架。还不放手,你这死心眼的孩子。”

    李信死命的摇头,就是不放手,根本不相信母亲会和坐下来好好谈话。母亲怒道:“你找打是不是?我是去问你爸的事,你肯定知道点什么。我会闲的没事去吵架吗?就你一个,都快把我气死了!”

    “真的?”李信怀疑的问。“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哪像你,嘴里说出的话,十句话就有十一句假的!”母亲郑重的说。

    李信放开手,不好意思的反驳:“咋这么说你儿子,我哪里有十一句都是假话。”

    “十句话说完,第十一句还在心里酝酿,没说出来。”母亲解释道。

    “………………”李信无语。

重要声明:小说《回家寻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