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 回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寻祖的征途 书名:回家寻祖
    3月7号晚7点多,李信心愉悦的坐到火车上,火车上再多的人头已经干扰不到李信回家的决心。心里一个劲的骂:“斗子那傻蛋,说什么就是不相信,竟然还说自己今天这招很犀利,差点就陷落了,勉励自己继续努力!真气死我也,本来肚子就不饿,还闹革命,今天一天又没吃东西,又委屈自己肚子了。算了,本来自己也不知道那到底咋回事,也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说服他,不信拉到。哇,回家的火车是多么美好啊,比来时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几天时间,好怀念老妈做的饭,自己的电脑,还有那张软!”

    3月8号凌晨1点,李信满心欢喜的站在家里大门前;随意的拍了俩下大门,就听到母亲走出来的声音。李信激动哇,笑的嘴都合不拢,母亲把门打开,看了看站在外面的李信,温柔的说:“回来的晚,赶紧进来洗洗睡觉吧。现在有什么话都不要说,等明天起来在说;我先进去睡觉了,记得把门锁好。”母亲说完就回卧室了。李信高兴的跑了进来,颠的把大门锁上,也不去洗了,看到母亲卧室的灯已经灭了,就直奔自己的卧室往上一躺,美美的说:“还是自己的舒服!家里的感觉太好了,明天起来就能吃老妈做的饭菜,这才是人生哇……”

    李信闭着眼睛就是不想起来,在母亲边感到很安心,很宁静,就算梦中的战场都冲不走李信心中的安宁。李信舒服的在上滚来滚去,温暖的被子,柔软的铺,让他恋恋不舍。就这样,李信在上无聊的打滚好长时间,终于决定起了。穿上衣服,踏着拖鞋,习惯的喊:“妈,几点拉?”

    母亲从卧室走了出来,古怪的看了看李信:“体还感到累吗?睡觉梦到什么了没?”李信愕然道:“昨天一回来我就躺下睡觉,一觉睡到大天亮,什么梦都没做呀;现在刚起来,一点都不累呢,就是感到很饿。妈,做好饭了吗,我要好好吃一顿。”母亲很吃惊,又皱了皱眉头说:“现在才是早上8点钟,做什么饭,等中午在说。今天是9号了,你睡了一天一夜,穿好衣服,等回带着鎣鎣跟我去你外公外婆那。”李信感觉母亲的举止很奇怪,对自己能睡这么长时间表示纠结,但一听小妹没去上学就问道:“今天好像不是礼拜天吧,鎣鎣咋没去上学呀?”母亲淡然的回答道:“嗯,她今天不用去上学,还没起,现在我去叫醒她。没你什么事,去玩会电脑,待会叫你。”

    李信摸着脑袋,看着离去的母亲,总感觉母亲哪里不对劲,要不是母亲望着自己宠的眼神,都怀疑母亲换了个人。李信又踏着拖鞋跑到厨房,胡乱洗了把脸,准备先找点吃的;找了半天一点剩菜都没有,就一个硬馒头。李信的郁闷的把馒头放下,准备老老实实的等中午开饭吧,自己不在家几天,老妈都不好好做饭了。

    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点根烟,熟练的打开电脑,李信心想这才是自己的生活。不多时,小妹跑了过来,欣喜的喊:“哥哥,妈说前天晚上你回来的,昨天竟然还睡了一天,都不让我叫你起来。你属猪的哇!”“胡说,哥哥我是在外面太累了,所以回到家是缓解疲劳,小孩子知道啥!”李信教训道,妹妹比自己小了11岁多,父亲也是在妹妹一岁时失踪的,想不到,一转眼就过了这么多年,李信心中无限感慨。“哥哥,昨天咱妈说,今天不让我去学校了呢,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给我请假了没。”小妹不解的诉说。“嗯?今天有什么事呀?不让你上学,难道是外公或者外婆生?这也不对呀,好像已过去了吧。我过去问问咱妈。”李信有点难为的说,竟然又忘了外公、外婆的生

    走到母亲卧室门口,听到母亲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推开门问:“妈,今天有啥事呀?都不让鎣鎣去学校?”只见母亲瞪了下眼睛:“你这孩子,问那么多干嘛。要是闲的没事干,就去外面拿拖把把家里地板拖干净!”李信悻悻的往后退:“没,我有事,有事。刚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说完就跑回电脑旁,对着小妹说:“笑什么笑,去写作业!”小妹笑着翻着白眼说:“我今天都没去学校了,哪里有什么作业。”李信大手一摆:“没作业,就去看电视!去看你的喜羊羊。”接着李信又拿出来不少好吃的,小妹往怀里一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打开魔兽世界,准备上去玩会,就听到母亲喊:“我先去你外公、外婆那,到中午给你打电话,你在和鎣鎣一起过来。没事不要乱跑,尤其是鎣鎣,在家看你的电视,别乱跑。”李信随便答应了声,鎣鎣强烈表示不会出去乱跑,母亲这才走了。李信的家离外公、外婆家就几步路,顶多一分钟的路程,这房子还是当年外公主持,舅舅、姨妈掏钱给盖的呢,母亲的娘家人感都非常好,连带李信和表弟都很亲近外公、外婆。

    9号10点多,姨妈跟前的表弟和表妹来到李信家里;不一会,舅舅跟前的表妹也跑来了,这下闹的很。

    表弟只比李信小俩岁,从小一起玩到大,叫乔小尘,1米8的个头,长得很结实,脸上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就是长了几颗痘痘,生胆小,但能说会道,甜言蜜语接连不断,这比李信强好多;小时经常被李信带着去打电子游戏机,事实证明他没有玩电子游戏的天赋,现在玩那网络游戏天下贰,就对李信拍着脯说自己很牛X,各大职业无所不精,战场上斩杀、游走是大神级别,不止一次鼓动李信玩,李信对此表示很强大的质疑。目前大学刚毕业,在家学会了开车,被姨父送入官场,好好磨炼下,期盼以后能更好的生活。当时只有他最小,名字还带个小字,所以大家都亲昵的喊他“小小”。

    表妹乔小月还小,上初二;舅舅跟前的表妹李晓玲最小,上小学3年级,比李信的妹妹鎣鎣还小2岁,三个小丫头总在一起疯;这是目前李信这一辈最小的三个。李信上面还俩表姐呢,遗憾的是大舅几年前得病死了;大表姐可就比李信大多了,俩孩子;女儿上小学1年级,儿子上幼儿园的中班。每次过年,都让李信和小小无地自容,因为总不给那俩孩子的压岁钱,为此总是受到大表姐的强烈谴责。

    二表姐比李信大四岁,前年才结的婚,去年四月份才有了个小女儿;本来二姐夫对二表姐很迁就,有了小女儿后,这下迁就更是升级,让李信和小小总是在二表姐面前为此打抱不平,二姐表示很淡定,直指俩弟弟胳膊肘往外拐。二表姐,1米65的个头,瓜子脸,大眼睛,戴上眼镜,很有淑女的文静气质,人也长的漂亮,现在又是正式老师,一副成功女士的表现,不过嘴皮子很厉害,经常凶的李信和小小无言以对。个是很坚强,当年师范学校毕业,就去一所小学实习,每天工作很晚,一个月工资才100块钱,也不能回家,每次抽空回家都很累,估计也偷偷哭过,不过她都坚持下来了,三年的实习,让她终于翻农奴把歌唱,目前在一所名气不小的小学当班主任。

    先不管客厅里三个丫头叽叽喳喳,小小跑进来就对李信吆喝:“哎哟,起来了呀!我以为你还在睡觉呢,昨天听说你回来了,就想跑过来慰问慰问,没想到,家里人都不让过来,很是奇怪。”李信无所谓道:“有什么可奇怪的,不就是多睡了一天么,我还变成大熊猫呀!”

    “不是,你回来后,我爸、我妈,还有咱们舅舅、外公、外婆都很古怪,在一起商量什么,都不让我听;我姨妈,呃,也就是你妈,好像还哭过呢。”小小抓着李信的肩膀使劲摇,目的是让李信把烟给拿出来。

    李信从口袋里掏出烟放在桌子上,眉毛上挑怒道:“我妈为什么哭?发生什么事了?谁惹我妈了?啊!”

    小小摇摇头说:“在咱们家,除过你,是没人惹你妈生气的;我想,肯定你又做什么坏事惹人家生气了。”

    李信尴尬的摸摸鼻子:“绝对没有,我在外面怎么惹她生气呀;我天天想着回家呢,哪里敢惹我妈生气呀。回到家,我看她很正常呀,和以前一样,就是今天问了俩个古怪的问题,还有不让鎣鎣去上学。”

    “什么古怪的问题呀。今天我爸也不让小月去上学呢,初中抓的可比小学紧张,我还纳闷呢。至于我,巴不得不去上班呢。”小小猥琐的翻开李信的烟盒问。

    “就是问我睡觉做梦了没,还有累不累。我根本没做梦,一觉起来就到今天了呢,睡了那么长时间,休息的够久了,怎么还会感到累!看来老妈是怕我病了。”李信摸出打火机仍到小小跟前,鄙视的看着他。

    “别这么看着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就敢跑你这抽俩根烟。每次都这么看我,反正我也习惯了。”小小无视李信的眼神,美滋滋的抽着。

    “呦,你们兄弟俩都在呀;小小抽烟的动作很帅气!信子,终于睡醒了,外面待几天,感觉怎么样。”二姐夫突然推开卧室门走了进来。

    二姐夫,人很好,微胖的脸上总带着温和的笑容,对二表姐那简直是好的没边;二表姐天天回李信的外公、外婆那,二姐夫都不厌其烦的去送、去接,想吃好的,又立马去外面买回来,不过现在多了个女儿,但也没减少对二表姐的宠、迁就。对此,李信兄弟俩表示不解,二姐夫很博

    “冯哥,姐夫,你还不知道我么;我最不去外面待了,这不待俩天就回来么。小子萱呢,没抱过来么?”李信笑容满面的说。

    “姐夫来,坐,坐,别客气!来,抽烟。今天不用去上班么,都有空这时间来?”小小殷勤的抢过李信的烟交到姐夫手里。

    姐夫抓了抓头发说:“子萱在外面和那三个丫头玩呢。很奇怪,今天,你们的姐姐不让我上班,她也不知道和我爸妈讨论什么,然后我爸妈就回村里了,让我抱着小子萱跟着一起来你们这,都怪里怪气的。”

    “嗯,待会我们俩去质问她,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李信正气凛然的拍着小小说。

    姐夫微胖的脸上露出俩酒窝,大笑着说:“算了吧,别到时你们俩又被批的抱头乱窜,还得连累到我。她可是老师呢,批评你们小菜一碟!”

    小小眯着眼睛振奋的说:“不要担心,我们俩不是她班上的学生,不怕她;再说我们都已经免疫了她那攻势,有很强的抵抗力了。”

    三个男人抽着烟继续讨论今天到底有什么重要事,期待着中午饭的到来……

重要声明:小说《回家寻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