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诡异的梦中黑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寻祖的征途 书名:回家寻祖
    又是爬到6楼,李信深信学校弄个6层楼是让学生们锻炼体用的,自己是受到波及。推开门,进入宿舍,耿新趴在电脑前看游戏视频;华仔坐在铺上对着电脑和美眉聊天;还是老樊榜样,这么早钻被窝里睡觉,呃,定睛一看,原来侧着头看小说。华仔看李信后面没人问道:“咋你一个人呀?阿斗呢?”

    “阿斗今天不回来了,你们太坏了,都祈盼着阿斗回来么?阿斗的幸福生活将要开始了。”李信摸着下巴无耻道。

    华仔惊讶的说:“不是吧,阿斗啥时候变这么厉害了。”耿新也附和道:“就是啊,难道阿斗今天穿的红内裤?但他没把内裤反穿外面,超人也没变彻底呀。”

    老樊强烈怀疑道:“阿斗在面前,通常都是很温顺的小猫,今天咋突然长大变大老虎了?”

    华仔很淡定的说:“阿斗没希望,看着,一回铁定回来;大家要淡定,事实证明,阿斗VS,一般都是KO阿斗!”李信一看他们肯定会爆出好多内幕,决定八卦下,拉着耿新开始了解黑幕……

    晚10点多,斗子回来了,群众们一看果然如此,该干啥干啥去。斗子优哉游哉的从走进门,脸上猥琐的笑容就没断过,李信说:“看你的样子脚也不疼了,明天去找房子。”

    斗子拿起课本说:“明天早上得补考,下午才能去;今天又没学习,明天在挂的话就得重修来;都怨你,你不来,我就会安安静静看一天书了,明天补考肯定过的去。”

    李信笑骂道:“拉倒吧!我来了你就不能看书啊,你那是一直在玩DOTA,下午又是佳人有约,关我哪门子事。”

    耿新公正道:“是你自己要玩DOTA,我也没让你玩,要怪就怪你的去,她把你魂都勾跑了。”李信补充道:“高挂算个啥;你说要是愿意和你在一起,但必须要高挂;不高挂的话,又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选哪个咧?”

    斗子立马一拍大腿,气势凶悍的说:“这还需要选择吗?啊?高挂算个啥,我肯定去找!今天你先睡我那铺,明天中午吃完饭,咱们在去找房子。”

    李信点点头,跟着洗了下脚,准备上睡觉,已经到凌晨了,3月5号结束了,3月6号来临……

    模糊的世界,一切都是模糊不清而且很混乱,只能感觉到有个黑影双手拿着东西不断挥舞;不多时,那黑影把一只手上的东西仍到地上,开始捶打脯,没有任何声音,但李信还是能感到这黑影愤怒的咆哮;接着黑影又开始不停的舞动,李信感觉那不是跳舞,那黑影模糊的下半基本不动。梦中的世界就是很模糊,没有声音,没有色彩,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凭感觉,李信也清楚这是梦的世界,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地方,然后一直看着黑影时而捶打部,时而不断舞动,周而复始;李信感觉很奇怪,原来做梦也没这么单调,梦见狗的话,至少不是一只狗,而是一群狗追着他跑。李信非常肯定这次的梦中世界是头一次,模糊的世界有个模糊的黑影,就只能感到俩动作;想换个梦来做,不管美梦还是噩梦都行,这个梦让李信感到很不舒服;李信无能为力的继续“注视”着黑影,自主换梦是很奢侈的想法;李信这时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的体,连掐下自己大腿的动作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好像已经失去体的控制权。李信也不慌,原来也有类似的经历,做到噩梦,他就集中精神去感应体,只要感应到自己能动下小手指,这就没问题了,然后体的控制权会立马回归。李信无语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也许是几分,还是没感觉到体;李信多么想跟那黑影说:“大哥,放我回家吧。我老妈在家已经做好饭了,不按时回去吃饭,她会生气的。”是啊,那黑影是男的,还是很年轻的男子,这点李信感觉的出来,甚至比李信还年轻。又过了段不确定的时间,本来模糊的黑影慢慢变的更模糊了,终于消失不见,李信感觉不到那黑影的存在了,就剩这模糊的世界;这下李信准备起来抽根烟,集中精神感应小手指,感应小手指最容易了,这可是李信的实践经验。

    突然,李信听到自己手机响了,好了,也不用感应了,体的支配权回来了。疏懒的在头摸出手机,眯起眼睛看,是老妈的。李信连忙打开手机:“妈,你咋这么早打来电话呀,我都没起来呢。”

    “现在已经11点多了,哪里还早。你那没事吧?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母亲不敢肯定的语气问。

    “我这能有什么事呀?一个大男人,还怕吃亏么。我今天就去找房子租,找好房子安定下来,在看有啥工作自己能干的。妈,你就放心吧。”李信笑着安慰道。

    “嗯。先去吧,还是小心点,出了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找工作的话,你慢慢找。好了,就这样,赶紧起来去吃饭吧。”母亲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信感到很好笑,能出什么事呀,自己又不是小姑娘,母亲真是过于担心了。李信坐起来伸个懒腰,感觉很不错,虽然还有点累,但比昨天强,肚子稍微有点饿,睡觉睡到11点多,这才正常嘛,说明他很健康。穿戴好衣服,爬下铺,李信端着盆子先去洗个脸,回来就看到斗子考完归来。

    斗子怨天尤人的喊:“我大早上6点多就得起来看书,看不了多久就得去补考,到现在才回来;没想到你小子才睡醒!”

    李信擦着脸回答道:“如果你过年没有吃着火锅,喝着可乐,说不定就没有人给你打电话说你挂科了。”

    斗子掏出根烟点着,吐个圈圈说:“你说的很有道理,都怪我当时非要吃什么火锅,如果改吃其他的,也就没这档子事了。走,马上12点了,去吃饭,完了去找房子。”

    到了食堂,斗子买了俩份西红柿汤面,看上去分量不少,李信认为自己能吃掉这碗。一碗下肚,李信皱着眉头感觉到又闹肚子,让他联想到当年上初中得的急肠胃炎。这不会是水土不服吧,李信哭丧着脸承认自己肚子很金贵并且还很挑剔,斗子表示理解,左手往前面一指:“下楼,前走,左拐就是厕所,我上没纸,自己解决,速去速回。”李信听话的跑到楼下,闹肚子的感觉不那么强烈了,看到前面有个学校超市,进去买了盒烟,掉头跑回食堂。斗子很惊讶:“你速度很快,我连面汤都没喝俩口。”李信无视他的话:“赶紧喝完走了,早点找到房子也好安心。”

    斗子指着前面的路:“前面有个伞儿村,那里都是出租房,去那瞧瞧,应该不远,咱们走着上去。”

    李信点头道:“你去过吧。别到时,你都要迷路。”

    “什么话,想当初我大一时,大二的兄弟就告诉我们,从这条路上去有个广播学院,里面全是美女,走不了多远就到了;我们很听话的走了上去,没想到走了半个小时。”斗子辩解道。

    李信抽抽嘴:“望山跑死马,大城市就这样;这点我就很不喜欢,咱们家乡多好,随便走几步,哪都到了。真搞不懂你们为啥都喜欢待大城市里,强烈诅咒你们吃方便面没调料包,R点不过20。”

    “什么R点不过20,你以为是个人就知道WOW呀,傻蛋。”斗子鄙视道。“话又说回来了,你到底想找什么工作呀?在这租到房子,待一个月就死皮赖脸的回去绝对不行。这都玷污了我一世英名,你说我咋认识你这混蛋呀。我都变成你妈了,光这问题,翻来覆去的跟你讨论!你到淡定的很,一直无视这问题的存在。”斗子恨铁不成钢的表让李信看的心惊跳。“我知道你不喜欢现在社会这个样子,天天抱着电脑看小说,那也不能当饭吃。现在本就是功利的社会,从古到今,一直都是,你生在哪都是被社会淘汰的类型!”

    李信反驳道:“不要以你现代人的思维来考虑古人,虽说都是大争之世,但争夺目的是不同的。咱们现代人是以金钱来衡量一切,追逐的是大量的金钱、财富来达到物质享受;古人大部分争的是名,是权利,是荣耀!商人本逐利而为,古时一直是受歧视的阶层,我还没见过,有商人在朝堂上大谈政治,他们都是受贵族驾驭的棋子;现在呢,不说老美就是商业国家,咱们的天朝也像这方面发展。出发点也不同,我们现在的人都是站在古人的肩膀上,他们是从无到有,咱们是直接享受他们的成果;所以说思想是截然不同的。你认为正确的,古人可不认为是对的。你认为古人的作风是傻帽,人家还鄙视咱们是**呢。”

    “你就是这一根筋,嫌这说那的;你又不是女的,人家能一脱成名;你行么?你要敢脱,我还得去派出所把你领回来!说你脸皮厚,你又薄的很;在家乡,你去找你大伯呀,要不去找你姨父,人家都是有权有势的,随便就能把你塞哪里,你还就不去,不知道该咋说你。”斗子苦口婆心的劝道。

    “我为啥要找他们,他们也有儿有女的,干嘛要多此一举管我。”李信不耐烦的回答。

    “嘿!你爸要是在,你确实不用找他们,可你爸不在了呀。这时,你还傲气的很。你爸当年检察院的,到现在的话,你什么都不用愁了,我也能跟着沾点光;你说不定也变成二世祖了呢。”斗子幻想着说。

    李信肯定的说:“我百分百变不成二世祖!”

    斗子愣了下说“呃,对。你爸厉害的很,揍你就像凹凸曼打小怪兽,应该比这还容易,我都害怕的很。你爸瞪下眼,你连耗子都不如,至少耗子还会吓的乱跑,你是站那不动;怒吼下,你就该直接躺下,口吐白沫,装死三分钟了。”

    “胡说八道,什么耗子,什么装死,你哪回看到了,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李信怒道。

    “也没有胡说呀,我只是按照你爸的作风和你的举止推测出来的;虽然没看到过,也**不离十了。”斗子一副我是侦探的表比划着说。

    李信强烈鄙视道:“滚蛋吧!你还推测!你要会推测,2012就提前到了!你要会推测,公鸡都会被说成会下蛋的!”

    “毛的2012,你竟然信这瞎话;小说看多了你,咋不去死咧,去跳河算了,来年我去坟头给你烧个电脑!看我多好,既替你收尸,还给你烧电脑!”斗子自我感觉良好。

    “咱家乡的汾河已经干了,跳下去的话是摔死不是淹死,兴许还摔不死呢!我不要你烧电脑,只有一个要求。”李信郑重的说。

    斗子摸着头问:“啥要求呀?竟然连电脑都不要,我太高兴了,你终于长大了,做兄弟的我太欣慰了。”

    “你只要把买来的电脑给我,让我活着在玩20年的电脑!”李信悲的看着斗子。“你这混蛋,老天该降个雷把你劈死!”斗子诅咒着。

重要声明:小说《回家寻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